今日的Blade归来了吗

让死者有不朽的名,让生者有无尽的爱

帕檀·Bleeding

●剧情捏造注意,是刀
●CP为帕拉德x檀黎斗
●最近沉迷报复社会

   “帕拉德,Bugster会流血吗?”
   他第一次问出这个问题,是为了什么?
   是好奇吗?那时自己还是唯一的Bugster,作为仅有的资料源,即使只是为了研究,他也想要了解自己的一切吧。还是说仅仅是无心之言呢?不过是青少年的好奇心作怪,让他突然想起了这个问题罢了。
   但他记得彼时少年弯起的眉眼,光影在唇角勾出上扬的弧度,洋溢成阳光的美好。
   只是檀黎斗从不适合“美好”这个词汇,他们都不,一方是蒙着十四岁姣好皮囊却能痛下杀手的少年,一方是仅仅诞生于此世便造就鲜血淋漓的Bugster,他们都不适合如此纤弱美丽的词汇。
   所以帕拉德只是抬手覆住他的脸,另一只手擦过对方的唇瓣,手指触到他舌尖的温软,对他展露笑容。
   “我也不是很清楚呢,毕竟我没有受伤过。不如亲自试试吧,黎斗。”
   他的指腹在那人的犬齿上按压摩挲,微笑着示意对方尽管咬下来,那人的舌卷过手指,使他的指尖一片濡湿。
   而檀黎斗也从不是会犹豫不决的人,少年到底不如以后那般世故圆滑,表面的恭敬有礼还是掩不了骨子里的锐气,更何况是在帕拉德面前,便连那层伪装也舍去了。
   犬齿刺破手指的皮肤,一时口腔漫延的尽是血腥气息。
   Bugster也会流血吗?但是他们明明只是数据吧,檀黎斗如同想要确认一般下意识地吸吮他的手指,试图尝到更多血液的铁锈味。
   “虽然是我的提议,但这样还是很痛的啊。你有点过分了吧?”
   对方的话语在耳畔缠绕,手指抽出时牵起一道带着隐约红色的丝线。
   Bugster也会流血,即使是数据,即使明白是自己亲手创造了他,帕拉德却有着人类的外貌人类的体温,甚至有着人类一般温暖而腥甜的血液,有时连自己都会恍惚觉得,这是一个人类。但他远超出常人的体能,诸如瞬移的不为人类掌握的技能,却一直提醒着自己帕拉德并非人类的事实。
   帕拉德也会流血,这大概是一个令他有些欣喜的事实。
   即使此时檀黎斗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想要与他亲近,或许是为了了解自己的造物吧,至少他是这样想的。
   但檀黎斗依旧感到欣喜。
   “呐,补偿一下我吧,黎斗?”
   手腕被人牵住拉至头顶,向后抵在坚实的墙面上,仰起头时看见那人靠近,下一秒,亲吻落在唇间。
   帕拉德在他的唇间尝到自己鲜血的味道,以及一丝令他深陷的甜腻。
   或许,那就是恶魔馥郁的耳语。

   第二次听到这句话,是在一个过于暧昧的场合,以至于这句问话显得过于冰冷,甚而将空气中盘亘的旖旎消耗殆尽。
   “帕拉德,Bugster会流血吗?”
   檀黎斗的语气有些慵懒,表情却带一丝餍足,他半阖着眼,目光扫过半撑在他身上的那人。
   “我会不会流血你还不清楚吗,檀?”帕拉德微凉的指尖抚过腰腹的沟壑,在青紫处略微停留打转,嗓音带着情欲后的喑哑,手指顺腰侧滑落,捕捉到他的手十指相扣,“我现在不是就在流血吗,是谁害的啊?”
   他牵着对方的手抚上颈侧微微渗血的伤口。
   “刚才还咬得那么用力,现在就忘了吗?”
檀黎斗的指尖沾上一抹殷红,他抽出自己的手置于唇边,以舌舔去那抹红色,又将对方揽下亲吻他的颈侧,舌苔舔过伤口,卷走溢出的鲜血,用暧昧的水渍取而代之。
   “也对,是我犯傻了,帕拉德。”他微笑着,咽下口中带着铁锈味的液体,将帕拉德拉入一个缠绵的吻。
   只是檀黎斗,那个人会问出多余的问题吗?即使在情欲顶峰也维持三分清醒的他,为什么会忽然问出这样的问题呢?
   帕拉德没有追问。
   而檀黎斗也无意作答。

   “帕拉德,Bugster会流血吗?”第三次的询问发生在夜晚,有着宽大落地窗的办公室恰好俯瞰着车水马龙的街道,广告牌的霓虹灯在瞳孔烙下或红或绿的光斑。
   Zero Day后,他的同伴骤然增多,找到同类的喜悦使他暂时忘记了自己已经好几天没有看见檀黎斗的事实。
   幸而檀黎斗也不空闲,所以他多半也没有注意到这件事。
   檀正宗顶罪入狱后,幻梦的大部分决策被移交到他手上,董事会的老古董们显然对这个年轻的新社长不甚信任,光是与他们周旋便耗去大半精力,更何况檀黎斗还要负责新游戏的制作,而骑士系统与卡带的开发也被正式提上日程,可以说忙到脚不沾地也不为过。
   因此当帕拉德出现在他的办公室时,专注于眼前程序的檀黎斗并没有注意到他。
   直到他被帕拉德一把拽起纳入怀中时,他才意识到了对方的存在。
   帕拉德在他脖颈边嗅闻几下,因古龙水的香味微微皱起眉。
   “我不喜欢这个味道。”他赌气般扯开檀黎斗的领口,啃咬着他颈侧的肌肤,“还是你自己的味道比较好闻。”
   “现在可不能像以前那样任性了。”从对方的拥抱中挣出,伸出手指挡住对方的唇,浅笑间语气却意外认真,“不能留下痕迹啊。”
   一时沉寂。
   两人似乎失去了能使对话继续的话题,只是相对无言,自顾自沉默着。
   怕是他们太熟悉对方了,熟悉到失去新鲜感,任何曾经有趣的话语再说起,都是味同嚼蜡。
   帕拉德是不变的,他始终那副鲜衣怒马的恣意模样,对刺激的热爱也是永不消退,而檀黎斗却从少年长大成人,身材拔高的同时面容褪去稚嫩,原本可以一手环抱的人此时已然比肩,只是人的本性,却是难以改变的,他不是什么崇高善良的人,却是足以改变世界的人。
   伪善的神明对他展露笑颜,而他拉过神明的右手,在手背印下浅吻。
   “帕拉德,Bugster会流血吗?”
   询问的话语在此时炸开寂静。
   “我想这是你第三次问这个问题了吧,社长大人。”
   帕拉德斜靠在落地玻璃上,有光线越过卷曲的发射入,在檀黎斗的眸中印出一片陆离的色彩。
   “我想问的是,”檀黎斗走上前,凝视对方波澜不惊的眼瞳,五指点在他的心口,“帕拉德,Bugster的这里,也会流血吗?”
   “那么好奇的话,要不要刺一刀试试呢?”帕拉德挑起眉,噙着微笑扣住他的手掌按在胸前,“如果是你的话,我大概不会介意吧。”
   掌心传来平缓的心跳与隐约的体温,多像一个人类。
   但他终究不是人类。
   即使有着相同的心跳相同的体温,甚至身体奔流着相同的赤红而温热的鲜血,他们说着相同的语言吃着相同的食物,偶尔也在相同的时间沉沉睡去,但他终究不是人类。
   所以,他也会流血吗?
   哪怕没有溢血的伤口,也会因沉痛心如刀割吗?
   Bugster,也有着人类的感情吗?
   或者说,帕拉德有没有?
   他能理解什么是喜爱,还是仅仅出于玩味才说出那般危险而暧昧的话,他的占有是源于爱意,还是对于新鲜事物的追求,抑或是觉得摧毁高高在上之人能带来更多快感?
   檀黎斗想要得到答案。
   “算了,我大概是太累了,才会问你这种问题。”他收回手,向后退到桌边,食指在桌面上轻轻叩击着,“对于Bugster来说,这样的话还是太难理解了吧。”
   只是对方恐怕连这句话都无法参透,他的思维简单直截,自不似人类拐弯抹角。帕拉德一如既往地微笑着,情绪简单到一眼看破,却显得愈发捉摸不透。
   令人恼火的笑容。
   檀黎斗选择了沉默。
   而帕拉德本就不知道如何作答。

   第四次,事实上没有第四次,毕竟那时的檀黎斗没来得及问出口。
   染红地面的是他自己的鲜血,口腔中腥甜的血液顺着唇角滑下,声带已然撕裂,每一个字句都伴着难言的疼痛。
   他看见帕拉德向自己走来,眼角有鲜红模糊视线。
   雪中送炭与落井下石,你觉得答案是哪边?
正解是显而易见的。
   从来都知道他信奉成王败寇,败者便该有败者的结局,但在那人扶起自己时依旧心存侥幸,也是可笑吧,最了解的他的自己,竟会期冀在帕拉德眼中,自己能与众不同。
   不同的只有M,那是他的半身,剩下的万事万物,都不过是拿来寻求新鲜感的刍狗。
明明再清楚不过,他有多自私。
   怀着不该有的希望与信任,才会失败吗?因为一开始便将他错置,才落得而今被手刃的境地。
   真是奇怪啊,不是已经被背叛了一次,为何要相信他呢?
   然而拳头击打在腹部的感觉是清晰的,鲜血自胸腔上涌,在喉口哽成咽不下吐不出的沉痛。
挣扎着想要再次站起,唇齿张合间吐出一些不甘而疯狂的话语。
   血液顺着喉管逆流,在心口郁结成疾。
   终还是脱力地倒在地上,砂石蹭破皮肤染作绯红,血液的颜色。
   帕拉德在他身边蹲下,抬手温柔地抚过他凌乱的发,一如很多年前,抚过那位睡梦中的少年一般。
   他看见檀黎斗被艳红遮盖的眼,却开始怀念那双眼睛尚且澄澈的时候,他看见那人双唇张合,却没有听见哪怕最细微的声音。
   但他仍然能够辨别出那句话,那是他无比熟悉的问题。
   帕拉德,Bugster会流血吗?
   不会啊,Genm,我想我的心脏里,没有血液存在。
   他起身离开。
   檀黎斗的身影化作数据消散。
   就像从没有存在过。
   Genm,既然Bugster不是人类,他们为什么会流血呢?

   再后来,他们作为敌人相遇。
   檀黎斗到底还是檀黎斗,无论如何都不会使自己置身于绝境。
   LV0的银色条纹冷静自持,一如招式凛冽。但他明明更适合紫色,带一点神秘与自傲,浓郁而疯狂的色彩。
   他注视着那个身影,忽觉胸口泛起钝痛。
   明明还没有受伤吧?
   有风扬起披下的后摆,扯出一些猎猎的响声。
   他会说些什么呢,面对背叛多次的自己,责骂也好埋怨也罢,总好过相对无言。
   那人的面容隐藏在假面之下,看不见他的表情。
   这有如何呢?即使没有假面,现在怕是自己也无法揣摩他的想法。
   不是自作自受吗,帕拉德?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天道轮回吧。
   也是时候尝尝任性的苦果了。
   但他想再听一次那个问题,毕竟难得找到了答案。
   帕拉德,Bugster会流血吗?
   会的啊,黎斗。
   你看,我现在不就是在流血吗?
   只是你再也不会为此担忧。

评论(4)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