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的Blade归来了吗

让死者有不朽的名,让生者有无尽的爱

记一场别开生面的国王游戏·①

●虽然开始写国王游戏了却完全没有考虑过惩罚,所以请把你们想看的惩罚砸给我好吗?
●CP为九条贵利矢x宝生永梦,花家大我x镜飞彩,帕拉德x檀黎斗,你说古拉法德?让石墨出场不就是为了欺负他吗(x)
●我不是故意黑飞彩的唱歌水平的,真的
●Genm外传很甜,打了鸡血,痛哭流涕,旋转升天

   尽管在这个世界人类与Bugster达成了诡异的和平,但这并不意味着CR的骑士们在看见了檀黎斗一行人时不会想怼上去。
   起码他们得找点什么事情来做,不然很有可能下一秒这里就会变成聚众斗殴现场。
   这就是他们出现在KTV包厢里,拿着话筒面面相觑的原因。
   尽管九条贵利矢的提议一如他自己一样跳脱,但为了双方好不容易维系的和平考虑,他们还是决定采纳这个意见。
   反正唱歌死不了人。
   其实一开始他们确实相处得还不错。
   九条先亮了一嗓子,唱了首抒情性的老歌,然后拖着宝生永梦硬生生把Might Action X的游戏主题曲搞成了对唱,也不知道坐在底下身为开发者的檀黎斗会有什么感想。古拉法德唱起歌来倒是很温柔,而帕拉德出乎意料地是个高音担当。在花家大我一曲《Unite ~为了与你相连~》完成后,檀黎斗拿到了话筒。
   万万没想到看上去一本正经的檀黎斗,居然会是个摇滚爱好者。
   到现在一切看上去都很和谐,直到镜飞彩在众人的怂恿下拿起了话筒。
   我错了,唱歌也是会死人的。
   九条贵利矢用悲哀的目光望向其他人,示意他们快点上去把意外陶醉的镜飞彩的话筒抢下来,而其他人则死死捂着耳朵表示我们才不想上去找死。一曲终了时宝生永梦已经瘫在了九条贵利矢身上,眼中红光若隐若现,嘴里还喃喃着“放我出来我要打死他”这一类的话,转头又看见坐在一旁的帕拉德已经准备伸手去摸卡带了。
说实话作为一个LV 3是音游的骑士你把歌唱成这样真的好吗……
   不对,现在的重点是,再这样唱下去真的要出人命了。
   最终还是九条贵利矢本着大无畏的精神上前把话筒从镜飞彩手里抽出来——虽然力道大的接近于抢就是了——然后在对方逼问性的目光下耸耸肩,故作轻松地说道:“飞彩啊,你看一直唱歌也挺无聊的不是吗,把话筒放下我们来玩玩游戏吧?”
   “可是我们才唱了半个小时吧?”
   要是再这样唱半个小时骑士就要全军覆没了好吗。
   “怎么,小少爷你怕了吗,没想到堂堂天才外科医生连玩个游戏都不敢啊。”
   花家Good job,这个激将法用的好啊!
   “谁说我不敢了,玩就玩,玩什么?”
   看来镜飞彩还是一如既往地容易炸毛呢。
   趁他与花家陷入下一轮拌嘴的间隙,九条从桌下摸出了一盒扑克,但是以目前的人数,打牌显然不是一个好选择。
   “我们来玩国王游戏吧。”他将扑克打开摊到桌上,摸出红桃A到7,又抽了一张Joker放在上方,“抽到Joker的就是国王了,可以命令其他人哦,不过可要小心别坑到自己啊。”
   “听上去很蠢。”被九条强行收走话筒的镜飞彩依旧有些忿忿不平,抱着胳膊站在一边,语气非常冷漠。
   “虽然很难得,但是这次我赞成小少爷的看法。”花家点点头。
   “如果聚集在一起只是为了这种无意义的活动的话,我就要回去继续开发游戏了。”第二个附议的是檀黎斗。
   “能不能快点,我还要回去做饭。”古拉法德皱着眉看了看墙上的时钟,直白地表达了自己的不满。
   我说你们,我提出这个活动还不是为了你们的生命安全着想啊!檀黎斗也就算了,花家大我你要不要这么容易叛变啊,还有古拉法德,做饭就那么重要吗,你作为Bugster的尊严呢?
   九条贵利矢第一次感受到了什么叫做一群猪队友。
   “我说,我们还是继续唱歌吧。”镜飞彩试图伸手去拿放在桌上的话筒。
   下一秒永梦扑到桌上用身体死死挡住了话筒。
   “那个,飞彩桑啊,这个游戏其实挺有意思的。”
   干得好,名人,果然只有你才是我的天使!
   “听上去很有趣啊,社长,我们来玩玩看吧。”帕拉德举起手中的游戏机,对檀黎斗露出一个笑容。
   你们两个的距离是不是越来越近了?坐在你们中间的石墨都要被挤下去了好吗?
   “既然你这么说了……”
   看来你们幻梦的人都是一样的没原则。
   “可是我还要做饭。”
   请不要把原则用在这种地方,你的行为会给你的Bugster同胞们丢脸的。
   帕拉德微笑着亮出了卡带,而檀黎斗扬起眉毛,俨然一副看戏的样子。
   古拉法德屈服了。
   其余人不知为何突然对古拉法德生出了一丝同情。
   “好啦好啦,五对二,少数服从多数,我们开始玩吧。”
   九条拍拍手打破沉默。
   “那么第一局就由我来发牌吧。”

评论(5)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