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的Blade归来了吗

左非
让死者有不朽的名,让生者有无尽的爱

【游戏王GX||亮艾】夏/ Summer

●摸鱼文,梗来自罚戏
●时隔半年的复健所以没有文笔
●我流人物理解所以OOC
●因个人兴趣天上院吹雪x藤原优介微量提及

   “艾德,你不觉得这个房间有点热吗?”
   斋王琢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汗水已经顺着他的额角划下,一部分被耳后垂下的长发吸收,而另一部分则掉落在摊开在桌面的塔罗牌上,在褐色的牌底上濡出深色的水痕。幸好今天没有把收藏的牌组拿来,他这样想着,抬手将头发又往耳后拨了拨,看向座椅对面有些走神的人。“艾德?”
   “啊,有吗?”难怪从刚才起就一直在出汗……似乎是刚刚回过神来,银发的少年伸手扯了一张纸巾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转头看向天花板上正在进行罢工抗议的中央空调,“应该是空调坏了,明明是新产品。”
   不过自己是因为和某位自带低气压的人一起行动太久了导致丧失感应温度的能力了吗……记得他的粉丝在网路上抱怨过看着自己的偶像的脸周围气温就能下降十度——当然,决斗的时候除外,那只会让你因为心跳加速而导致体温上升。
   “不会又是赞助商的东西吧,下次要找靠谱一点商家啊……”熟练地切好了牌往对方眼前推去,斋王的目光在他身上扫视一遍,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情,“在这种情况下还能穿着全套西装,该说你有特异的才能吗?”
   “很遗憾,这是家装公司推荐的空调,所以不能报销。请不要用这种假装惊讶的目光看着我,如果这就算特异功能的话,穿着长袍的你也差不多,斋王。”
   “所以我现在就要离开了,回到我有空调的轿车里,然后回家吹着冷风继续研究占卜,同时作为你在这种天气把我叫到没有空调的房间的报复,我不会带上你。”将塔罗牌呈牌扇形铺开,用手指扣击桌面,“快点抽牌吧,不是你说要占卜一下未来的事才把我叫来的吗?”
   “居然只有22张大阿卡那,对你来说很少见。”
纤长的食指划过卡背,最终在中间偏左的位置停了下来,在一张牌背上轻点一下。
   “拜你家的空调所赐,现在的气温已经开始影响我的情绪了,不保持平静的话会扰乱占卜结果,所以采用简单一点的方式就行了,就是它了吗?”在获得点头肯定后,斋王把那张牌翻开,“正位的命运之轮,对你来说应该是张很熟悉的牌,还需要我解析吗?”
   “大阿卡那的话我还是有点自信的,而且被美寿知抱怨我把她的哥哥热到中暑这种事实在有些丢脸,不过居然还是这张牌……”
   “我对你的恋爱状况完全没有兴趣,也无意听你描述任何细节,再见。”
   目送好友走出家门,艾德努力不将目光滞留他被汗水泅湿的后背上,虽然那片水渍像极了一只张牙舞爪的决斗怪兽,不过在这种时候掏出手机拍照脾气再好的人也会生气,所以还是想想塔罗牌的事吧。
   然而在关上门三十秒后,艾德痛苦地发现斋王说的没错,这个温度确实十分影响思考,他将手中的塔罗牌放回桌面上,放弃了解读卡牌的内容,悲鸣一声将自己扔进沙发里,然后为沙发表面超出预料的温度轻哼一声。为什么在难得的假期还会发生这种事,果然还是应该接下那份工作然后把自己扔去电视台的休息室吗?至少电视台会有空调。
   即使已经脱下了西装外套,被汗水黏附在肌肤上的衬衣还是带来了凝滞的热感,袖口被挽起,但还是缓解不了从胸口漫开的燥热,沙发略微粗糙的布料磨蹭着手腕,吸走一些汗水,却又为这种闷热的触感加上了一丝无端的瘙痒。
   日本的夏天简直就是一种酷刑!艾德觉得自己已经开始怀念那个即使是夏季也不会有多少高温日子的家乡了,明明同样是岛国,日本的酷暑却是英伦半岛从未带给自己的体验。
   真想念那个摄氏三十度就可以算作高温的地方……
   还是先去找找风扇吧……勉强催促着自己从沙发上挣扎着站起,他抬手抹过前额,汗水已经把发丝粘在了额头上,虽然对西装确实有些不合时宜的执着,但是在这种情景下还穿着长裤确实太难受了,汗水几乎使裤管完全吸附在了他的腿上,每走一步都是一种折磨。
   真的,很热啊……

   这只是一个平凡的夏日午后,本应该是这样的。
   刺眼到接近白色的太阳悬在头顶,不遗余力地向地面宣泄着它的热量,不知从何处传来蝉鸣充斥鼓膜,似乎要将行人吞没在这炎热的夏季中——不如说他更怀疑这样的天气是否还会有行人。
   虽然这些都与他无关。
   至少在推开那扇门前,丸藤亮是这样想的。
   “啊,亮,你回来了吗……”
   首先注意到的是对方明显消沉的声音。或许是因为听见了开门声,他从沙发上探出头来,却只是勉强挥挥手,算作向亮打了个招呼,然后再次懒散地躺了回去。
   “空调坏了吗?”感受到了室内明显异常的温度,亮将风衣挂在衣帽架上,走到沙发前,平静地叙述着事实,“房间里很热。”
   原本打理整齐的刘海杂乱地覆盖在额头上,被汗水粘成丝缕的碎发,大约是因为炎热的原因,艾德的耳尖泛起些许红色,向下晕染到脸颊,他半阖着眼,微微皱起的眉毛透露出主人烦躁却无力的情绪,完全不是平时那种游刃有余的姿态。
   “这种明显的事情就不需要特意说明了吧……坏掉的是控制系统。”
   如果可以的话,他今天绝对不会再有任何多余的动作,只是他的脸上突然传来了异常的触感。
   刚刚从开着空调的汽车下来,亮的指尖还带着一些凉气,只是这种贴在唇侧的微凉反而为周围的皮肤带来了更为炽热的反差感,一时间莫名的烦躁上涌。
   “让开,你挡到风扇了!还有,别戳我!”
   抬手抓住一个靠垫,力气也比平时小了不少,这么没精神吗?帮他把落到眼前的刘海拨开,忍不住挑起微笑。
   “离我远点,你那紧身衣和长裤看着就热。”
   这么说来他确实难得没有穿着他那身标志性的西装,而是套了一件宽大的纯白T恤,胸口的部分已经被汗水打湿成半透明,紧贴在皮肤上,只在腰部保留了一些原本的宽松感,看来那台从储藏室里移出来,不知被遗忘了多久的风扇也没有派上太大用场,而再往下的话……
   “艾德,你不会没穿裤子吧。”
   “我又不是变态,只是衣服太长了而已。”
   T恤的下摆没过腿根,看来是连裤子也一并遮去了。说出这句话时艾德换了一个姿势,曲着腿靠在沙发背上,白种人过分白皙的肤色即使是在纯白的T恤之前也不落下风,他微微抬眼示意亮到一边坐下,钴蓝的眼睛似乎蒙上了一层水汽,连带泛红的脸颊一起带出夏日粘腻的气息。
   于是在这样黏糊糊的氛围中,亮侧身给了他一个同样粘腻的吻。
   “这样很热啊……”
    不出所料地被抱怨了。只是温度确实使对方变得愈发慵懒,他似乎疲于做出更多的抗议,甚至没有移开视线,钴蓝的瞳孔印进,目光却似乎没有落到实处。
   “热量已经让你的大脑停滞了吗?”
   “闭嘴……”
   再次接住被对方砸过来的靠垫放到一旁的沙发上。不得不说现在的气温确实有些瘆人,不过是进门一小会的功夫,汗水便浸湿了衣物。
   “那么我也去换衣服了?”
   “嗯。”
   丸藤亮从房间里走出时,艾德似乎终于摆脱了沙发的纠缠,咬着挖刨冰的勺子坐在电风扇前的地面上,风从背后将他的头发并着宽大的衣服一并扬起。
   一副非常日式的图景,只是发生在他身上似乎有些奇异的错位。
   “要吃刨冰吗?”艾德从碗中抽出另一个勺子递给他。
   “先等一等。”亮在他前方一步的位置坐下,往他手中放了一个发圈,“帮我扎一下头发。”
   “你还真是喜欢紧身的上衣啊,都不会热吗?”将他垂在肩后的头发撩起,用手指慢慢把孔雀绿的发丝梳理成整齐的一束,刚刚接触过刨冰的指尖还带着冰凉的触感和一丝若有若无的甜腻气息,只是突然敲了敲他的肩膀,“头低点,我要够不到了。我已经给维修中心打过电话了,大概要明天才会有人来修空调,或许我们该考虑一下晚上要去哪里避难了。可以了,抬头吧。”
   “衣柜里只有这个样式而已。”转身接过对方再次递来的勺子,淋了草莓酱的刨冰在此时确实是消暑的良品,他从侧边剜了一勺沾着糖浆的碎冰放入口中,“我很好奇你的衣服和刨冰机是从哪里来的,毕竟它们都不像会出现在家里的东西。”
   “衣服是之前联盟活动发放的统一样式,没错,就是你日常缺席的那种联盟活动,顺带这件衣服其实是你的,我的那件早就扔掉了,毕竟这种款式的衣服真的很不符合我的审美,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们都开始默认把你的东西给我了……刨冰机的话是之前翔带来的,那次你因为突发奇想要挑战某个选手而不在家,不过他应该和你说过这件事,偶尔也从决斗中抽身出来关心一下弟弟吧,凯撒先生。”
   “温度还激发了你的语言能力吗?”
   “闭嘴。”
   于是他们陷入沉默,亮再次看进那对蓝色的瞳孔,然后他得到了今天的第二个吻。
   艾德向前跪坐在地上,倾身抓住他的衣领,装着刨冰的碗因他的动作翻落在地上,发出叮的一声脆响。
指节施力将两人的距离拉近,送给他一个带着冰冻和草莓气味的吻。
   带着同样香甜气息的低语从耳畔传来。
   “你的粉丝说的没错,只要看到你的脸就觉得降温了十度,作为一个公众人物你也是足够恶劣了。”
   “作为决斗者也很恶劣了,我是说地狱决斗这种东西,虽然一开始把决斗当做复仇工具的我好像也没有抱怨这点的资格。”
   “作为恋人也是有够恶劣的,那样不珍惜自己的身体,该说万幸你在死了一次以后明白了生命的可贵吗?”
   “但是谁让我喜欢你呢,大概这就是命运吧。”
   “命运可是我的关键词。”
   “但未来是我们的。”

   契机,转变,进展——这便是命运之轮的含义,只不过,从相遇的那一刻起,命运就已经做好了决定吧。
   这命运,注定成为未来。
















★以下大概是个彩蛋

   “所以说你想好晚上怎么办了吗?斋王那边应该是不能去了。”
   “你又做了什么?”
   “把他叫到这里待了三小时?”
   “……”
   “吹雪那边能借住吗,明日香最近不在家吧?”
   “你还想当情感咨询师的话。”
   “他的事还没有解决吗?”
   “他不敢当面说。”
   “在面对藤原的时候还是很胆小啊,完全不像吹雪。”
   “谁知道呢。”
   “那还是算了吧,说起来之前十代和我抱怨过决斗学院的宿舍都没有空调,你在学院的时候夏天都是怎么过来的?”
   “欧贝里斯克蓝的宿舍是有空调的,欧西里斯红我不清楚,只记得那里很破烂。”
   “你刚刚说什么?”
   “欧西里斯红的宿舍很破烂。”
   “我是指前一句。”
   “欧贝里斯克蓝的宿舍有空调。”
   “亮,我需要跟你确认一件事。”
   “嗯。”
   “我还没有从决斗学院毕业吧?”
   “理论上现在的你是三年级。”
   “……”
   “……”
   “我觉得我是时候回去补一下课程了。”
    于是一小时后库洛诺斯教授被堵在了办公室门口。
   “你们怎么突然回学院了?”
   “补课。”
   “拜访校友。”
   “嗯,欢,欢迎你们?”
   “麻烦您帮我们解决一下住宿问题了。”
   总之,为了空调这种事,是不会说出口的。

评论(7)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