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的Blade归来了吗

让死者有不朽的名,让生者有无尽的爱

弹幕拯救世界,直播美好人生

●被23集虐到给自己发糖的产物
●檀黎斗中心,CP为帕拉德x檀黎斗
●毫不意外地被和谐了,肉渣走微博


   檀黎斗发现,偶尔会有一些奇怪的白字从自己眼前飘过。
   “一直直播电脑屏幕不无聊吗?”
   “拜托有谁想看大叔开会啊。”
   几乎都是类似于这样的话语。
   “社长,您是不是有点走神?”
   “啊,抱歉。”檀黎斗对正在作报告的市场部主任微笑,“有些没休息好,这一季的业绩很不错,请继续保持。”
   他才不会承认自己是因为看见了白字对那位主任发型的吐槽才走神的。

   虽然这些突如其来的白字很奇怪,但它们毕竟只是偶尔出现,而且每次都只有一两条而已,既然不会影响正常生活和工作,久而久之他也就不怎么在意了。
   异变是在某天他编程游戏时发生的。
  首先飘过的是一条比平时的白字大了整整一倍的红字。
   “卧槽,居然有高手直播编程!向大佬献上膝盖!”
   他还没有来得及思考献上膝盖是什么意思,眼前又瞬间涌入了十几条白字,大意都是“给大大跪下”“卧槽这个语言是怎么做到的”之类的内容。
   有些看不清屏幕了啊。
   檀黎斗第一次产生了清除这些文字的想法。

   那些文字并不是一直出现的,事实上他们出现的时间段非常不稳定,可能是在吃饭的时候(“哇这个牛排看起来不错哦”),也可能是在睡觉的时候(“怎么一片黑?直播坏了?”),不过大部分时候都是在他工作时出现的。
   那条大大的红色文字似乎成了他的忠实粉丝,几乎每次都会在他编程时冒出来,刷一句“向大大上交今天的膝盖”。
   还是挺有趣的,和这些奇怪的东西互动。
   只是有一天一条黄字突然出现。
   “这就是你们说的编程高手吗?我看他水平也不怎么样啊。”
   然后黄字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布满了整个视野,指责他的编程出了什么错误。
  愚蠢,檀黎斗评价到,果然以一般人的智商还是无法理解他的程序。
   只是红字似乎也很激动地和黄字吵了起来,两人的交战使檀黎斗眼前布满红黄两色。
  为什么要维护我?明明他错的那么可笑,而且你们这样真的很影响我工作啊。
  檀黎斗向后靠到椅背上,打算等这波文字过去再继续他的编程。
   半小时后交战似乎结束了,黄字留下一句“反正你就是他的脑残粉吧,都不愿意承认错误”便离开了。
  檀黎斗注意到有一条红字在顶部悬停了很久。
  “对不起了,大大,我们的争吵影响您的心情了吧,您都不继续编程了,很抱歉,我没有资格做您的粉丝,不过大大的程序鼓励我在开发这条路上走下去了,谢谢大大!再见了!”
   后来他再也没有见过那个显眼的红字。
   比起文字,更像是人吗?
  不过竟然有人会为了完全不相干的人置气,真是有趣。
   他这样想着,敲下又一行代码。

   红字消失后,他看见的文字又恢复了以前的状态,只偶尔稀稀落落地飘过几条。
   第二次异变是某日他起床整理仪容时,一条粉色的文字从眼前飘过。
   “这么早居然有人直播,还是直播洗漱?”
   而当他在镜子前站定准备刷牙时,他的视野里刷出了铺天盖地的粉色感叹号。
   “卧槽小哥哥真好看!”
   “这是刚刚起床吧!睡衣福利啊!”
   “头发乱乱的也这么好看啊!”
   “锁骨!锁骨!小哥哥的锁骨!啊,我要失血倒地了!”
   瞬间出现的五颜六色的文字使他甚至看不清镜中的自己,这应该是一群咋咋呼呼的小姑娘吧?
   不过现实中的小姑娘可没这么大胆。
   檀黎斗顶着充斥视线的文字,勉强洗漱完毕。
   值得庆幸的事在他回房间换衣服这些文字消失了,不然他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去工作。
   只是以后每次一有文字出现,必成铺天盖地之势。
   “小哥哥的声音也好好听啊!”
   “在讲工作唉,小哥哥是精英型的吗?”
   “感觉比较像总裁大大啊!”
   “小哥哥求露脸啊!”
   我该怎么把这些文字去掉?檀黎斗扶着自己的额头,我连PPT都看不到了。

   某天檀黎斗突发奇想去幻梦员工的工作区转了一圈,却发现有个员工正在看直播,而屏幕上飘过的弹幕像极了自己看见的文字。
   之前那些文字是不是也提到过直播什么的?
   他看见的不会是弹幕吧?
   于是当天文字出现时,他试探性地问了一句:“大家,都看得到直播画面吗?”
   “看得到看得到!”
   “小哥哥终于和我们互动了呜呜呜呜呜呜呜”
   “小哥哥的声音还是那么好听”
   “因为之前有些信号不稳,所以我接下来会做一些测试来调整网络,你们可以在弹幕里回答我吗?”
   “可以可以可以!小哥哥要我们做什么都行!”
  “那么,我在直播的平台叫做什么呢?”檀黎斗勾起嘴角,既然无法消除,那就学着好好利用吧。

   在檀黎斗表达了因为影响工作请节制一些刷屏后,弹幕已经收敛了不少。
   而且比起弹幕,还有一个更加麻烦的存在。
   “帕拉德,能把手从我腰上挪开吗?”
   “不要,电线不够长。”帕拉德挥挥手中的游戏机,将头枕在他的肩上。
   “这里还有别的插座吧?”檀黎斗看一眼对方连在自己脚下插座上的充电器。
   “我就要在这里嘛。”
   檀黎斗转头怒视着他。
   然后,弹幕炸了。
   “另一个小哥哥!!!!!!”
   “这个是可爱型的!卧槽!”
   “这个直播间究竟有几个好看的小哥哥!”
   为什么偏偏在这种时候开始了?
   檀黎斗表示自己已经眼花了。
   然而帕拉德并不知道这件事。
  “呐,檀,已经没有好玩的游戏了,给我做吧。”
   “别闹,帕拉德。”檀黎斗揉揉自己的太阳穴,试图找到一个能看清的角度。
   “新的小哥哥叫帕拉德吗!!!!!”
   “那之前的小哥哥就是Dan?”
   “帕拉德在撒娇啊呜呜呜呜呜呜呜好可爱”
   “Dan也好宠溺啊,别闹什么的”
   “Yooooooooooooo~”
   弹幕似乎炸得更欢了。
   不过那个铺天盖地的Yoooo是什么意思?

   帕拉德发现最近檀黎斗在躲着自己。
   他似乎拒绝和自己出现在同一个空间里,即使跟上去,檀黎斗也都扭头不看他。
   帕拉德有小情绪了。
   然而檀黎斗也很无奈,只要帕拉德出现他眼前的弹幕就像打了鸡血一样刷屏刷得停不下来。
   很影响工作的好吗?
   为了新的卡带他只能暂时躲着帕拉德了。
   但是帕拉德怎么可能就这样善罢甘休。
   某天,檀黎斗刚刚结束了一场会议。
   他收拾好资料送走了员工后,抬头瞥了一眼弹幕。
  “ Dan的声音还是那么苏”
   “最近怎么都看不见帕拉德小哥哥了,吵架了吗?”
   你们根本不理解被强行刷屏的痛苦,檀黎斗这样想到,抬手推开了会议室的门。
   在看到站在门外的帕拉德的一瞬间,他把门摔上了。
   然而这并不能阻止弹幕的原地爆炸。
   “帕拉德?!刚刚是帕拉德吗?”
   “Dan小哥居然摔门了,这是生气了吧,果然是生气了吧?”
   “帕拉德到底做了什么呢?”
   “脑补十万字剧情”
   檀黎斗真切地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心累。
   下一秒帕拉德强行推开会议室的门,逼近被弹幕轰炸得有些发愣的檀黎斗,抬起双臂将人压在了墙角。
   “你为什么要躲着我?”他的语气有些不满,更多的却是委屈,像极了被主人冷落的大型犬。
   “壁咚!!!!!!”
   “给帕拉德小哥哥表演原地爆炸”
   “给帕拉德打101分,多一分让你骄傲”
   “只有我觉得自己被逆CP了吗?我之前一直以为Dan才是攻啊”
   “闭嘴,帕拉德,离我远点。”
   檀黎斗痛苦地别开了脸。
   “不要。”帕拉德摇摇头,放下手环住他的腰,凑近看着他的眼睛,“不许不理我。”
   值得庆幸的是刚才弹幕就消失了。
   檀黎斗还不想成为史上第一个被弹幕刷屏致死的人。
   而在某个世界某个已经被切断的直播间里,评论区炸开了锅。

   这之后好长时间弹幕都没有出现。
   这样挺好的,他可以顺利地继续自己的计划了。
   只是他似乎习惯了与弹幕相处,在另一个世界有人会在意他的生活,似乎也很不错。
   起码会让他感到自己不是那么孤独。
   那之后卡带的开发十分顺利,与卫生省合作,选出适合成为骑士的人,将卡带送到宝生永梦手上,一切都如他计划般进行。
   而那些弹幕再出现的时候,他正作为Genm出现在战场上。
   “咦,这里不是小哥哥的直播间吗?怎么改放儿童剧了?”
   五颜六色的骑士和奇形怪状的Bugster,对于其他世界的人来说确实很像儿童剧吧。
   “请问有谁知道这是哪部特摄吗?我查了一圈没找到啊”
   “看上去比较像假○骑士,但○映今年的企划不是这个吧?”
   “难道是同人剧吗?可是皮套和特效都超良心啊!就是那个粉色的皮套真的有点丑。”
   “别这样啊hhhhhhhhh虽然粉色的皮套确实有点丑”
   “你们就不允许热爱特摄的人有一颗少女心吗?”
   不,檀黎斗,你不能在战场上笑出来。

   那之后眼前的弹幕似乎又洗了一遍牌,从一群有些吵闹的少女变成了会在严肃的场景下揪出一切槽点进行吐槽的人。
   “游戏主题所以可以随便切场景吗?感觉○映可以学习一下,合法一秒换场景”
   “那个二头身是什么鬼啊?我不承认你这家伙是假○骑士←然而本来就不是”
   “医生们上班时间打游(guai)戏(ren)真的没人管吗?扣工资!”
   “等等,为什么会有摩托车?这个骑士就是拿来让人骑的吗?”
   “坐♂上♂来♂啊”
   “小怪皮套差评,这个头是烧鸡吗?”
   “开发者就没有想过把R18游戏做成卡带吗,像○动少女,性○沙滩之类的,想想都刺激”
   “前面的我觉得女装○脉和冲绳奴○岛更刺激”
   “丧心病狂啊hhhhhhhhh”
   还能不能好好打架了。
   CR众看着因憋笑而肩膀止不住地颤抖的Genm,感觉今年的反派大概有哪里不正常。

   檀黎斗回到幻梦大楼的办公室后,发现帕拉德正坐在他的桌上打游戏。
   这时候弹幕又飘出来了。
  “帕拉德小哥哥?是Dan拿回直播间了还是帕拉德小哥哥参演了?”
   “你回来了啊。”帕拉德看见了他,随手将游戏机扔在桌上,站起上前,伸手搭住他的肩膀,靠在他耳边说,“这次拿到了多少数据呢?”
   “帕拉德小哥哥每次都这么劲爆啊【嚎啕大哭】”
   “气音啊,这个气音!世界上没有我了!”
   “谁有血包?AB型的谢谢”
   “所以帕拉德小哥哥果然是参演了吧!”
   “是Dan赞助的吧,宠上天了!”
   “麻麻我也想要这样的男朋友”
   檀黎斗果断选择闭上眼等这波弹幕过去。
   果然帕拉德出现就没好事。
   只是,他的生活在别人眼里,只是一部戏剧吗?
十一
   “说起来,这是不是第一部第一人称视角的特摄剧?”
   “应该是吧,而且只在这个直播间不定时放送,能在网上找到的全是录屏QAQ”
   “更厉害的不是这还是反派第一人称吗?”
   “所以这个视角是大Boss?呜哇那最后不是要死啊(´இ皿இ`)我舍不得啊,这个视角超可爱的(还能看见帕拉德小哥哥)”
   “洗白也可以吧,虽然洗白很毁角色但是可以不死啊”
   “洗白只是降低死亡概率好吗,总之我先去做一下心理准备”
   在他人看来,自己是个反派。
   檀黎斗早就发现了这个事实。
   毕竟弹幕从来都是给CR的骑士们加油打劲,在他们闹矛盾时也是大呼小叫地表示想要他们快点和好。
   而对那些人来说,自己似乎是个难逃死亡命运的可悲角色。
   我明明是拥有神之才能的人啊。
   我是做错了什么吗?
   “不过真的不太懂毁灭世界有什么好玩的”
   “不是有人说过吗,所有反派都有偏执症23333333”
   “对啊明明那么厉害,干什么不会成功啊非要毁灭世界”
   “不是说为了证明自己的才能吗?”
   “你看他都能搞出一整个变身系统了,你敢不承认他的才能?”
   “于是就被主角打败了,套路”
   “天才被自己的才能杀死?这个结局不错啊”
   “毁灭世界哪有谈恋爱有意思,求给帕拉德小哥哥加戏!”
   “帕拉德小哥哥快把你家Boss泡走,世界就安全了,over”
   无论如何,你们的脑洞真的开得太大了。
   不过这么一想毁灭世界似乎确实很无聊。
十二
   檀黎斗最近有点倦怠。
   先感受到的是帕拉德。他似乎突然失去了开发卡带的动力,也不再热衷于给CR的骑士找麻烦,而是整天窝在办公室里盯着电脑屏幕发呆。
   而且他愈发变本加厉地躲着自己了。
   这是病了吗?
   为了自己以后的游戏考虑,帕拉德觉得他很有必要去关心一下檀黎斗了。
   结果是檀黎斗先来找他了。
   他站在帕拉德面前,神色凝重,经过了相当长时间的纠结才开了口。
   帕拉德觉得他告诉自己他得了什么绝症都不奇怪。
   “帕拉德,我们要不要谈个恋爱?”
   “唉?”
   我没听错吧?
   “他们说谈恋爱比毁灭世界还有意思,我想试试看。”
   “他们”是谁啊?谁给你灌输了这么奇怪的知识啊?就算我是个Bugster也觉得很不对好吗?
   “好啊。”
   然而他的字典里根本就没有合理性和羞耻心这种东西,只要有趣就行了。
   他将檀黎斗揽入怀中,一手拖住他的后脑,撬开对方的唇给他深吻。
   弹幕在他的眼中炸成烟花。
   这就是传说中的高级弹幕吗?
   很美,而且没错,谈恋爱确实很有趣。
   从此之后,直播平台多了一个虐狗的传说。
十三
   “呐,檀,CR的人不去管真的不要紧吗?”
   某个清晨洗漱时,帕拉德突然问了一句。
   你不提醒我的话我都快忘记CR这档子事了……
   不过对于CR的人来说,他们应该只是少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对手吧,毕竟他们也不知道Genm的正体是谁,而卫生省与幻梦的合约也被终止了,在他们眼里自己不过是个骑士系统的开发者而已。
   “怎么,你还对M感兴趣?”他挑眉,调笑似的问了一句。
   弹幕很及时地到来了。
   “上来就这么刺激,Dan吃醋了吗?”
   “吵起来吵起来,妈的狗粮吃饱了终于可以看见你们吵架了”
   “重点不是镜子里的Dan小哥哥没把睡衣扣好吗?这个腹肌啊prprpr”
   “那个是吻痕吧!是吻痕吧!”
   “Dan小哥你还缺腿部挂件吗?”
   “放开那个帕拉德冲着我来啊!”
   “想……想日……”
   “前面的都去排队好吗?”
   “你们是想被帕拉德打死吗?”
   “没有。”帕拉德从背后抱住他,手从腰部穿过虚虚扣在前方,胸膛贴在他身上,帕拉德在他耳边嗅到了洗发水的香气,“这个牌子的洗发水还挺好闻的……”
   “结果还是虐狗吗【手动再见】”
   “我一个单身狗为什么要手贱点开这个直播间?”
   “放开我让我烧了他们!”
   “冷静,FFF团不烧真爱!不过我还是要怒踹狗碗啊!”
   “我明明有男朋友还恍若一只单身狗,你看看人家男朋友”
   “我有一句妈的死给,我现在就要讲”
   “帕拉德,你知道吗?”檀黎斗转过身,环上他的脖子。
  “知道什么?”他从善如流地拉过檀黎斗的手,在指尖落下浅吻。
   “谈恋爱真的很有趣,特别是谈给别人看。”
   “那么社长大人,打算什么时候把我介绍给大家啊?”
   那天,直播间的服务器崩溃了。
十四

肉渣走微博
https://m.weibo.cn/2607907644/4087382507138481

十五
   那之后檀黎斗再也没有看见过弹幕。
   据说那个平台最火的直播间因为涉黄被封了。

评论(4)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