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的Blade归来了吗

让死者有不朽的名,让生者有无尽的爱

成为奶爸吧,骑士们!

●看了车车的程序,其他人都在喊虐,我却开出了奇怪的脑洞,来带孩子吧,骑士们!
●情人节送巧克力白色情人节带孩子并没有什么不对!
●本章涉及CP有九条贵利矢x宝生永梦,花家大我x镜飞彩,帕拉德x檀黎斗
●然而这章根本没有展现设定,可戳头像补娃的人设


   当九条刚开始知道自己的技术被用在了“造人”这种事上的时候,他是拒绝的。
   他编出那个程序明明是为了消除永梦体内的Bugster,现在Bugster没弄死还搞出个孩子是什么情况?是哪个天才想出的这种用法?
   檀黎斗表示自己只是做了一点微小的工作。
   不过在看见那个婴儿的那一刻,九条还是屈服了,没有人能抵抗来自刚出生几个月的婴儿的可爱攻势,并不是因为这是自己和永梦的儿子什么的,也不是因为和孩子待在一起的永梦特别有母性光辉。
   不过檀黎斗抱着个孩子的画面真的十分惊悚。
   旁边再配上一个黑着脸的镜飞彩就更惊悚了。
   “谁想和那个无证黑医生孩子了。”
   话是这么说,但孩子还是要养的,对吧,镜医生?

   我居然真的以为檀黎斗已经放弃毁灭世界了,我还是太天真了,他的阴谋明明才刚刚开始,这些婴儿绝对就是他毁灭世界的道具。
   在第五次被水月的哭声吵醒时,花家的内心是崩溃的。
   多年的黑医经历使他向来对周围环境十分敏感,再加上浅眠的体质,会在半夜突然开始哭闹的婴儿对他来说就是一种灾难。
   但自己的孩子,哭着也得哄下去。
   他随意披起床边的外套,向一边的婴儿床走去。
   抱起水月时,她的哭声似乎变轻了一些。
   花家自认为不适合同小孩相处,只是水月似乎一直对他和飞彩亲近。
   这大概就是血缘的力量吧。
   五分钟后水月又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果然还是个一天二十小时睡眠时间的婴儿啊。
   花家打着哈欠走回床边,准备躺回去时却发现镜飞彩似乎也醒了。
   “辛苦你了。”
   明明醒了却不来帮忙,即使说着这样的话,也要把自己整张脸埋进被窝里吗?
   真是个任性的小少爷。
   “小少爷,蒙头睡觉可不是一个好习惯啊。”
   花家俯身将薄被拉下,趁对方闭眼时亲吻他的脸颊。

   在绮罗睁开眼的一瞬间,檀黎斗意识到自己的计划可能出现了一些失误。
   她有一双紫色的眼睛。
   无论如何,这都不是一个正常人类该有的瞳色。不过考虑到她有一半的基因来自某位Bugster,这似乎也不能说是个意外。
   但在其他方面她又正常的像一个普通的人类婴儿,虽然安静了一些,但也是一个会在他偶尔心血来潮地带去公司时哭闹着打断他关于下一个游戏的思路,只能暂时停止编程去哄她的存在。
   反而是帕拉德和她相处得更好一些,可能是因为Bugster之间有什么奇怪的心灵感应,也有可能是因为对婴儿来说帕拉德比他更有趣一些——毕竟小孩都更容易被色彩绚丽的东西吸引——虽然他们的相处模式更像是两个一起胡闹的幼儿。
   而且事实上,在绝大多数时间里,照顾绮罗的都是古拉法德。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檀黎斗向来工作繁忙,而帕拉德,好吧,我强烈怀疑如果没有古拉法德他会不会把自己饿死。
   所以在忍受了三个月边带孩子边干家务边做饭的生活后,古拉法德终于爆发了。
   “我说你们两个!你们还TMD记不记得老子是Bugster的战斗队长!”
   “不记得了。”
   这是嚼着咖喱饭的帕拉德。
   “原来还有Bugster的战斗队长这种东西吗?”
   这是喝着咖啡的檀黎斗。
   我可以投诉他们虐待职工吗?
   不对我又不是他们的保姆!
   “我们来玩举高高吧!”
   “放下绮罗你是想摔死她吗?”
   被古拉法德抢过护在怀中的绮罗睁开眼,紫瞳扫过耸着肩的帕拉德,在一旁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檀黎斗和一脸紧张的古拉法德,咯咯笑了起来。
   真可爱呢。
   只希望你不要变得像你家长一样。
   如果成为父母需要考试的话,那两位绝对是不及格。
   今天的古拉法德,依旧奋斗在职业保姆的最前线。

  在带孩子的过程中,偶尔会出现一些让人非常尴尬的事。
  例如现在。
  因为永梦要值班的关系,今天休假在家的九条需要自己一个人带双叶。
  值得庆幸的是和同龄人相比双叶绝对算得上乖巧,只要喂了奶后稍稍哄一哄,便很快睡熟了。
   问题是今天,家里的奶粉吃光了。
   本来他们也不至于犯下这种低级错误,只是九条最近忙于一宗连环杀人案(事实上直到昨天才结案,九条也是因此获得了假期),而永梦刚刚升了主治医师,培训和手术也一下多了起来,导致他们一时忽略了这点。
   吃不饱当然也睡不好,向来乖巧温顺的双叶此刻似乎也有些烦躁,在九条的胸口蹭来蹭去。
   “抱歉啊,双叶,只能让你暂时挨饿一会儿了。”
   九条一手抱着双叶,一手摸出钱包打算去超市一趟。
   他就是在这个时候感到异常的。
   他低下头,看了看自己濡湿一片的夏威夷印花衬衫,尴尬地发现现在在双叶嘴里的,确实是婴儿很需要的某个部位,虽然那是女性的。
   虽然是法医,但好歹也算个医生的他,是怎么会忘了吸吮反射这种东西?
   “双叶,那东西只有你爸爸能咬。”
   九条试图把自己的乳头从双叶嘴里抢救出来。
   宝生永梦正好在这个时候推开了门。
   “名人啊,再笑下去的话,你明天就不用去上班了。”

评论(3)

热度(49)

  1. 海棠玄月今日的Blade归来了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