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的Blade归来了吗

让死者有不朽的名,让生者有无尽的爱

Honey I Shrunk The Kids·②

●我流毒舌正太社长
●檀黎斗中心,CP为帕拉德x檀黎斗,九条贵利矢x宝生永梦,花家大我x镜飞彩,看出其他CP的话,没错,是你的幻觉,所以请不要KY
●下集蛋糕大战,当熊孩子搭上熊孩子,就是搞事的阶乘

   当看见整个CR病房都被蛋糕淹没时,花家开始怀疑自己当初为什么会觉得那个实习医的提议听起来很靠谱。
   可能是因为抱着孩子的宝生永梦看上去真的很有母性光辉。
   下一瞬间妮可大笑出声,而九条投来了一个赞同的眼神并大力拍着一边的永梦的肩膀。
   我刚才说出来了吗?
   花家觉得自己的形象大概是毁了。
   不过某位监察医,我觉得你再笑下去你身边那位就要恼羞成怒地切换人格了,就算隔着一层奶油也能看出他脸红的不得了了好吗?
   他伸出手拎着瘫在桌上的镜飞彩衣领把他提起来转一个身,帮助他躲过了一团飞来的蛋糕,后者的眼神已经一片灰暗,嘴里还喃喃地念着类似于“我的甜食”“小孩去死”之类的话,周身散发的黑气快要将整个病房吞噬。
   甜食控真可怕,花家觉得自己有些发颤。
   所以为什么会变成这种状况?
   花家抬起头,看着某位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拿着蛋糕在屋子里到处瞬移的Bugster,陷入了对人生的沉思。
   下一秒一坨奶油糊在了他脸上。
   Shit!
   花家选择放弃思考,无视飞彩几乎能杀人的眼神,抄起桌上的蛋糕怼了上去。
   事情还是要从一行人准备带着五岁的檀黎斗回到CR说起。
   那时的花家表示自己没什么兴趣照顾小孩,也没什么兴趣掺和他们CR的事,就直接回了自己的诊所。
   他应该庆幸一下自己的第六感使他逃过一劫。
   事实上直到他们回到CR病房,把檀黎斗安置好时,一切都显得非常的和谐。
   甚至九条在看着小心地抱着孩子,极富耐心地铺好床并把他轻轻放上去的宝生永梦时,脑子里突然蹦出了“岁月静好”这四个字。
   我才没有想和他生个孩子什么的,真的没有。
   异变发生在镜飞彩将檀黎斗弄醒的时候。
   刚刚安置好他的永梦一时松懈,使得一直跃跃欲试的镜飞彩终于突破了防线,一手戳在了檀黎斗尚有些婴儿肥的脸上。
   宝生永梦没有想到看上去最可靠的镜飞彩会对幼儿版的檀黎斗好奇心爆棚。
   身为魔王卡带的持有者,镜飞彩也没有意识到,自己唤醒了真正的魔王。
   如果能重来,镜飞彩绝对会选择管住自己的好奇心和手,然后绕着檀黎斗建起阴森的塔楼并立起十层高墙,最后在每一寸墙面上都用最醒目的字体写上危险勿入,防止又有人因为惹到他而丢了小命。
   他们首先听到的是一阵尚未睡醒的模糊声音,檀黎斗抬起手揉了揉眼睛,小小打一个哈欠,然后睁开了眼。
   “已经早上了吗?”
   他的声音清亮,却依然带着一股幼儿的甜糯感。
   果然不管长大后有多恶劣,在小时候都像个天使嘛,宝生永梦欣慰地想。
   “现在已经是下午了哦。”
   他蹲下身,放柔自己的语调,半眯着眼对他露出了在儿科备受赞誉的笑容,虽然对方是檀黎斗,但只要是小孩子,他还是自信自己很擅长应对的。
   “啊,迟到了吗?”
   檀黎斗微微皱起眉,目光扫视房间一圈,似乎在寻找时钟。
   好可爱啊,烦恼的表情也好可爱啊。
   不,不行,身为主角你不能就这样沦陷在可爱的攻势之下。
   “你是说幼儿园吗?没关系的,今天你不用上课哦。”
   宝生永梦丝毫不为撒谎感到内疚,毕竟“现在的”檀黎斗确实不用上幼儿园。
   永梦伸出手试图摸摸他的头,却被对方冷漠地拍掉了。
   “你不觉这种说话的语气很诡异吗?”
   他刚刚说了什么?
   “你也是他也是,我看上去是个五岁的孩子,你们就喜欢用这种幼稚的语气和我说话吗,太可笑了。”
   宝生永梦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五岁的孩子要去幼儿园,常理上确实没错,但你们如果是想绑架我的话,连我一直在家里接受私教这件事情都不知道,未免也太失职了吧。”
   不,你听我解释……
   “以及我希望你们认真考虑一下做这件事的风险,幻梦社长的独子被人绑架一事绝对会引起警方的高度重视,不论从哪种角度上讲,你们都会得不偿失。”
   不,我们真的没想绑架你……
   “看周围的环境,你们是想把这里伪装成医院吗?但是正常的医院是不会出现游戏机这种设备的。”他抬手指了指Poppy,“还有,医院里不会有这种奇装异服的人,如果你们是试图通过这样的角色扮演来使我放松警惕的话,对不起,你们已经失败了。”
   宝生永梦回头看了看已经沉浸在震惊中的镜飞彩,表情复杂的九条贵利矢,以及嘴里念着“奇装异服”失落地蹲在墙角画圈的Poppy,很想一巴掌打死三分钟前的自己。
   这哪是天使啊,这分明就是撒旦转世好吗?
   恶魔,那张可爱的脸下面藏着一个恶魔!
   “我们真的没有绑架你啊……”
   永梦欲哭无泪。
   最后还是九条安抚了感觉自己儿科小王子地位不复存在并因为离他最近而受到加倍毒舌攻击的永梦,按捺住在对方吐槽自己像个夏威夷果农时想揍对方的冲动(冷静,你不能对小孩下手),在镜飞彩冷漠的眼神下——他在檀黎斗醒了之后似乎就突然对他失去兴趣了——勉强和他磕磕绊绊地解释了他们真的不是绑架犯也不是什么奇怪的坏人,只是你现在来到了二十五年后而已。
   “所以这就是二十五年后的世界,人类的发展可真是让我失望啊。”
   请不要继续这种危险发言了好吗,不是人人都像你一样是全能的天才好吗。
   宝生永梦觉得自己大概已经沦落为吐槽役了。
   “咳。”九条贵利矢同情地看一眼永梦,“你看这里有那么多好玩的东西,要不要先玩一会儿?”
   “正常情况下,”檀黎斗拨开盖在自己身上的被子,双手撑住床沿坐在床边,“五岁的孩子是会喜欢打游戏,没错,但很遗憾,我似乎不是普通的五岁儿童,比起玩游戏我更喜欢自己制作游戏。”
   为什么你五岁就能做游戏啊,你家到底都教了一个五岁的孩子什么奇怪的东西啊?
   “你的脾气似乎有些暴躁呢……”永梦抬起袖子擦擦额上的汗珠。
   “如果你的家长也忙于工作一直把你丢在家里,而你的同龄人都是一群只会留着口水堆积木的弱智的话,相信我,你也会的。”檀黎斗嫌弃地看了看自己身上宽大的已经有些破损的衬衫,“以及我现在开始怀疑你们作为医生的职业素养了,我希望五秒之后我就能看见替换用的衣服,马上。”
   永梦飞一般地奔去衣柜拿了一件小号的病号服给他。
   都已经出现残影了啊名人,你要是一直有这个速度我就要失业了。
   在檀黎斗换衣服的时候,CR突然响起了警报声。
   “发现Bugster了吗?”从刚才就一直保持沉默的镜飞彩终于开了口。
   “不,好像是门铃。”Poppy看一眼屏幕,对他们摇摇头。
   我是该先吐槽CR居然有门铃比较好还是门铃声居然和警报声一样比较好?
   不管怎么样请先去开门好吗?
   来的人是帕拉德。
   “我收到短信说社长变小了,怎么回事?”他大踏步地走进病房,这时大家才发现他身后还跟着沉着一张脸的古拉法德。
   “啊,你就是社长吗?”帕拉德在病床前站定,俯身看着抱着膝盖坐在边缘处的檀黎斗,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好可爱啊。”
   五秒之后你就会后悔的。
   “你好像很有趣。”
   在CR四人惊恐无比的目光中,檀黎斗张开手,任由帕拉德把他抱了起来。
   乖巧温顺得像一个普通的五岁儿童。
   所以才不正常好吗?
   帕拉德转过身时,感受到了粘在自己身上的视线。
   “哎呀,怎么都看着我们呢,会紧张吗,檀?”
   帕拉德,你不清楚,你刚刚降伏了恶魔。
   “没事,不用在意他们。”檀黎斗伸出手环住他的脖子,使自己的姿势更稳固一些,即使是小号的病号服对现在的他来说还是过于宽大,衣襟恰好遮住大腿,五岁孩童素白的小腿在帕拉德的胸口前晃荡,“呐,你认识未来的我吧,你叫什么名字呢?”
   “帕拉德,那个人是古拉法德。”
   “他看起来很蠢。”
   “没错,他是很蠢。”
   今天的古拉法德,依然有一种揍人的欲望。

评论(6)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