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的Blade归来了吗

让死者有不朽的名,让生者有无尽的爱

Honey I Shrunk The Kids·①

●空白格无限期延更,等我有脑洞再说
●檀黎斗中心,涉及CP为帕拉德x檀黎斗,九条贵利矢x宝生永梦,花家大我x镜飞彩
●本章帕拉德未登场,因为我话唠

   尽管Bugster的成型基本取决于其代表的游戏,但在某种程度上,Bugster也反应了其宿主的心理压力或是性格缺陷。因父母忙于工作忽视自己而产生的怨恨,对自我软弱性格的不满,甚至仅仅只是对当前工作的担忧,都可能导致患者感染游戏病。
   所以这个戴着高礼帽一身黑色燕尾服挥舞着一根闪着银光的长棍到处把人变成小孩的Bugster是怎么回事?他以为自己是个魔术师吗?这个宿主是个中二萝莉控吗?
   别那么早下定论啊,花家大我耸耸肩,以一种调侃的语气对用一种看垃圾般的眼神看向这个Bugster的镜飞彩说,说不定人家是个正太控呢。
   这下镜飞彩看他的眼神也不太对了。
   然而不管宿主是不是真的是个恋童癖,毫无疑问的是,再这样下去,场面就要控制不住了。
   宝生永梦,或者说M,抬头环视着四周,好容易才从周围“熙熙攘攘”的孩子里找到了Bugster和他的队友们的身形,这个Bugster似乎能把被他转变的人和自己同化,即使已经展开了游戏领域,这些无辜躺枪的路人还是被他带了进来。拜托,就算是天才游戏玩家也没法在这种情况下打怪好吗?我可以罢工吗?虽然宣称了要一命通关,但存个档也不违法吧?
   这样想着,M拔下了卡带解除变身。
   于是宝生永梦在回来的那一瞬间毫无预警地受到了极大的惊吓。
   “怎,怎么有这么多孩子,今天儿科要加班吗?”永梦有些迷糊地揉揉眼睛,他记得现在应该是在和Bugster战斗啊,发现患者时Bugster刚刚分离,他就变身把战斗交给M了,这个流程应该没错啊,不过当他抬起头时,他觉得自己可能把今年份的震惊都用完了,“唉?!贵利矢桑你怎么了?!”
   如果说其他人都只是混乱的话,那么九条贵利矢的处境可谓是凄惨了。变身后外形是摩托车的他成了孩子们的竞相攀爬的目标,甚而车头上也挂着一个瞪着变小前成人宽大衣服的小男孩。
   原谅永梦,他不是真心想笑的。
   檀黎斗可能是最游刃有余的一个,虽然眼下的情况显然也超出了他的预料——幻梦什么时候做过这种奇怪的游戏,看来回去以后要规范一下制作部门了——但Dangerous Zombie这种一看就是反派的配色使孩子们不敢轻易靠近他,眼下倒成了打得最轻松的一个。
   值得庆幸的是帕拉德缺席了这场战斗,可能是因为游戏机没电了导致他只想窝在家里,也可能是他又不知道跑到哪里去玩了,反正不论出于什么原因,帕拉德没来这件事都令人欣慰,没有人想看到一群五岁儿童碰上心理年龄不到五岁的Bugster的。
   总之,无论如何,眼下的气氛都不适合继续战斗了。
   反正这个Bugster似乎也没有什么杀伤力,他自诞生所做的事情也不过是到处把人变成小孩并且在骑士赶到后尖叫着逃跑而已,除了把街道弄得像个儿童乐园外,他真的没有造成什么破坏。
   在看见永梦解除变身后,镜飞彩和花家大我也接连拔出卡带,周围那么多孩子围着呢,这架根本没法打,到时候Bugster还没伤人反而是那些孩子被骑士误伤了就不好办了。
   九条贵利矢的卡带是被永梦拔出来的,孩子们似乎很喜欢这个温柔的大哥哥,在他答应了待会儿还会来陪他们玩之后,姑且算是听话地从九条身上下去了。
   最后解除变身的是檀黎斗,周围的环境过于嘈杂,以致于他没有注意到身后闪过的那一道白光,而唯一注意了这点的宝生永梦大喊避开时,似乎已经来不及了。
   于是四个人呆呆地看着那道白光没入檀黎斗的身体,然后伴随着爆炸般的烟雾,Bugster消失不见了。
   果然是个魔术师吗?
   不对,现在的重点不是这个,宝生永梦呆愣地转过头,给九条贵利矢一个有些绝望的眼神,不,不要,事情最好不要是我想的那样的。
   而九条则发挥了他一如既往的大无畏的精神,拨开依旧围在附近的孩子们走了上去,当他回来时手上多了一个被西装外套包好的熟睡着的幼儿。
   不,不要这样。永梦的内心哀嚎着,Bugster和假面骑士什么的,他的人生已经够混乱了,上帝真的不需要让他再经历这种事。
   然而在面对孩子时,他总是有些压抑不住自己作为儿科医生的职业本能。
   “贵利矢你抱孩子的姿势不对,这样他会不舒服的。”
   “飞彩请停止戳他的脸的行为,你会把他弄醒的。”
   “禁止摸卡带,我知道你们有仇但现在他只是个孩子!”
   宝生永梦必须承认,有那么一瞬间他很想把这三个人都扔去儿科实习一遍,有你们这么带孩子的吗?
   在永梦从九条手上接过檀黎斗时,花家悻悻地把卡带收回口袋里,看了一眼试图用棒棒糖引诱对方让他苏醒过来的镜飞彩——话说这个人难道是随身带甜食的吗,到底放在哪里了——觉得自己大概是这里唯一保持着理智的人。
   讲道理,宝生永梦这种职业病也就算了,镜飞彩和九条贵利矢算几个意思,虽然孩子很可爱但你们忘了他是个多危险的人吗?
   “你们,有谁知道他住哪儿吗?”花家冷着脸,一针见血地指出了眼下最明显的问题。
好像……还真的没有人知道……
   “要不直接送到幻梦公司去得了。”九条耸耸肩,“反正是他们的社长。”
   “如果你希望明天的头条是惊现幻梦会长私生子并且用半份报纸来猜测这个孩子的妈妈是谁的话,可以。”不过这样的报道似乎也很有趣。
   “那就留在这里好了,待会儿CR会来处理的。”发现甜食并没有什么用的镜飞彩有些沮丧地剥开棒棒糖的包装塞进嘴里。
   “失踪了怎么办?我暂时还不想被会瞬移的Bugster找麻烦。”还有镜飞彩你是不是也中了什么奇怪的魔法,鼓着腮帮啃棒棒糖这种行为,你的心理年龄也跟着退化到五岁了吗?
   “呃,那个,要不先把他带回CR吧……”永梦举起手,又在三人的注视下瑟缩地把手收了回去,“顺便把病人也带回去观察……”
   没想到你才是最靠谱的一个啊,花家难得赞同了永梦的观点,不,你真的没必要越说越小声的,你比另外两个看见孩子就丧失理智的已经好太多了。
   看着试图给幼儿版檀黎斗带上墨镜的九条,又不知从哪里掏出了甜甜圈的飞彩,以及一直小心抱着他毫无违和感地散发出母性光辉的永梦,花家觉得假面骑士迟早要完。
   于是他夺下了飞彩的甜甜圈,狠狠咬了一口。
   带妮可一个就够了,他不想再面对一个孩子,真的不想。
   下一刻镜飞彩扑了上来,揪着他的领子要他把甜甜圈还回去。
   好吧,三个,这位在面对甜食时的心理年龄不会超过五岁,绝对的。
   今天的花家大我,依旧非常绝望。

评论(2)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