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的Blade归来了吗

让死者有不朽的名,让生者有无尽的爱

帕檀·空白格③

●文力衰竭
●CP为帕拉德x檀黎斗
●有没有肝刀的一起来玩啊

   回到基地时他们遇见了正准备出门的古拉法德。古拉法德用一种狐疑的目光将他们上下扫视两遍,在看见帕拉德手中提着的购物袋时目光更添上一丝诡异。
   “我还以为你肯定会忘记要买东西呢。”我都打算自己出门采购来保证这里不会有人被饿死了,古拉法德腹诽到,不过帕拉德的行为向来无法预测,他把东西带回来了也省去麻烦,所以他只是转头看向檀黎斗,“檀,你一般不是不出门吗?”
   “我本来是个宅男吗?”檀黎斗似乎陷入了思考,“抱歉,我是说,看我自己的打扮,我还以为我是上班族呢。”
   我是听错了什么吗?古拉法德用惊愕的眼神的眼神盯着檀黎斗看了一分钟,发现对方一脸真诚后又绝望地转向了帕拉德,示意自己需要一个解释,而对方将手中的袋子放下,耸耸肩表示自己也很迷茫。
   “社长好像是失忆了。”
   这什么鬼情况?
   “不,你并不是宅男。”古拉法德犹豫了一下,所以他该怎么解释,“呃,只是,你的工作不需要出门而已,大概就是这样吧。”
   “和失忆的人解释这些很复杂吧,辛苦你们了。”檀黎斗微笑着对古拉法德鞠躬,“重新认识一下吧,请多多指教。”
   古拉法德觉得此刻自己的脸色一定很难看,因为他似乎已经引起檀黎斗的疑惑了。
   “你面色很差的样子,是生病了吗?”檀黎斗皱着眉,有些担心地问道。
   “帕拉德,你过来一下。”古拉法德觉得自己再在这里待下去心脏可能会有些不好,他一把将帕拉德拽进厨房,试图暂时逃离这个是非之地。
   “所以现在是什么情况。”微微拉开门确定檀黎斗并没有在听后,古拉法德一脸凝重地开了口,“他怎么突然就失忆了。”
   “我也不清楚啊,路上碰到他的时候就这样了。”帕拉德饶有兴趣地盯着放在桌上的饼干,“这就是你的新品吗,怎么感觉有点怪?”
   “那是失败作,你最好不要尝试。”古拉法德冷着脸拍掉他的手。
   “总之大致就是这样了,估计只能等他自然恢复了。”
   “也就是说他可能会一直这样?”
   “谁知道呢。”
   不,千万不要,这个温柔地笑得让他毛骨悚然的檀黎斗,还是不要存在太长时间比较好。
   “那现在怎么办,他还在研发的卡带呢?”
   “我觉得暂时不要告诉他Bugster和卡带的事比较好,天知道失忆会不会让他觉醒什么奇怪的正义感,而且现在的他应该忘了Bugster是什么。至于卡带,现在估计是不能继续了,虽然有点遗憾,但你不觉得现在的檀黎斗还是挺有趣的吗?”
   不,觉得有趣的只有你而已,古拉法德感到自己的胃部传来一阵抽痛,哪里有趣了,这样的檀黎斗简直是可怕好吗。虽然他笑得很温和没错,但那样的笑容下鬼知道隐藏着什么奇怪的计谋,不,说不定连失忆都是装出来的……
   “古拉法德,你不能被对人的固有印象蒙蔽啊。”帕拉德用力拍拍他的肩膀,“干脆重新认识一下他吧。”
   所以你是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的?随着檀黎斗的失忆你也觉醒了什么奇怪的技能吗?
   “阿拉你表现的很明显啊。”
   “闭嘴。”古拉法德感觉自己可能需要一打胃药。
   这时他听见了一阵敲门声。
   “抱歉,你们是在准备晚餐吗,需要我帮忙吗?”
   比起帮忙,我更需要的大概是一个人静静。
   这大概是自他诞生以来第一次,古拉法德愤怒地把帕拉德丢出了门。
   “不,如果你们还想吃上晚饭的话,现在最好离我远点。”
   他丢下一句话,冷漠地关上了门。
   “呐,帕拉德,他就是古拉法德吗?”
   “是的。”
   “现在的保姆都这么对待雇主吗,你们为什么还没向家政公司投诉?”

评论(2)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