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的Blade归来了吗

让死者有不朽的名,让生者有无尽的爱

帕檀·空白格①

●社长失忆梗,致力于通过折腾社长折腾帕拉德
●CP为帕拉德x檀黎斗
●开学后更新速度放缓,请见谅

   有些时候帕拉德是会溜出去玩的。毕竟一直待在基地里不符合他跳脱的本性,电子游戏虽然好玩,一遍遍通关后也就失去了兴致,所以为了不让自己在基地里发霉,他总要找点事做吧。
   不过今天有点不同,帕拉德总觉得自己在路边的长椅上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檀黎斗?
   不会吧,那个人本来就不喜欢出门,离开公司到基地之后,作为失踪人口的他就愈发变本加厉地把自己埋在电脑桌前,除了收集数据之时必要的出门,就几乎足不出户,连一日三餐也基本靠他带回或是用直接用速食食品解决。虽然不是没怀疑过这样的生活对身体是不是不好,但自己似乎也没有立场去干涉对方的生活。
   那现在是怎么回事?如果是收集数据的话,这附近也没有Bugster存在啊。还是说又和CR的人起了争端?但他的衣服依旧平整熨帖,身上也没有什么明显的伤痕,怎么也不像刚打过架的样子。
   难道他终于意识到自己再在基地窝下去就要长蘑菇了,决定出来接触一下新鲜空气?
   那么这就是一件稀奇的事了,帕拉德决定过去看看。说不定只是某人长得像他而导致自己认错了而已。
   当帕拉德走到那人面前站定时,他抬起头看了帕拉德一眼。
   穿着整齐的西装,一丝不苟的发型,领边被小心别好的GENM CORP胸针甚至是那种正襟危坐的姿势,的确是檀黎斗没错,只是他看向自己的表情未免太过茫然。
   “檀,你在这里干什么?”帕拉德在他身边坐下,一只手搭在椅背上向后靠去,斜着眼望向他的侧脸,“作为失踪人员不怕被警察发现吗?”
   “你……”檀黎斗皱起眉,有些不确定地转头看了他一眼,“认识我吗?”
他刚刚是不是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
   “社长,别开玩笑了,现在可不是干这种事情的时候。”帕拉德难得收敛了玩闹般的语气,起身按住他的肩膀,认真地看着他。
回答他的是对方愈发迷茫的脸。
   “社长?我是社长吗?”檀黎斗微微歪着头,眼中尽是混沌和疑惑,实在不像是有撒谎的样子。
   况且喜欢恶作剧的那个从来就是帕拉德而非檀黎斗。
   也就是说,他是真的失忆了?
   “檀,你还记得多少?”帕拉德维持了这个姿势,按在肩头的手微微收紧,语气间也传出了些许焦急。
   “檀?是我的名字吗?”檀黎斗重复一遍那个音节,对他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我的记忆很混乱,不过我总觉得你很面熟,我们之前关系很好吗?”
   确实算得上是关系密切,但能说好吗?帕拉德眯着眼思考了一会儿,果断点点头,并决定绝对不会让对方发现自己打过他一顿这种事。
   “当然啦,我可是社长大人唯一的朋友呢。”帕拉德给他一个极其无辜地笑容,努力使自己看上去更令人信服一些。
   而檀黎斗选择干一件他从刚才就很在意的事。
   他伸出手,拽了拽一直在眼前摇晃的紫色长带。
   这样的服装设计真的不会影像活动吗?而且长带也就算了,在他腰上的是数据线吗?还是说他因为失忆把对正常服装的理解也丢掉了?
   而帕拉德显然也没有料到檀黎斗会干出这件事,他呆愣地看着对方修长的手指拉上那根长带,微微用力向前拽去。帕拉德险些被拽倒,一手向前撑在椅背上才勉强稳住自己,只是外套的领口摩擦着脖子,让他觉得有些难受。
   “啊,抱歉,实在忍不住就……”檀黎斗有些不好意思地收回手,对他露出带着一丝羞赧的笑容,“只是真的很在意那根带子,还有你腰上的那些数据线,是现在流行的款式吗?我关于时尚界那部分的记忆可能也缺失了。”
   我可没听说过失忆会激发天然黑属性啊。
   帕拉德默默直起身子,一直对着檀黎斗此刻这张分外纯良的脸,他觉得自己的心脏可能会承受不来。
   “嗯,事实上,出于某种原因,你现在待在外面可能会有些危险。”为了使自己的话更有说服力,他拉起对方的手,换上一副真诚的表情,“所以我们先回家好吗?”
   “我们在同居吗?”檀黎斗似乎突然明白了什么,有些激动地站了起来,俨然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我懂了,你是我的恋人吧!”
   不,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解释啊。
   帕拉德第一次感受到了深深的脱力感。
   不过这样也不错吧。
   他内心的某个地方,或许正在欢呼着。

评论(2)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