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的Blade归来了吗

让死者有不朽的名,让生者有无尽的爱

九梦·外卖

●来自@卿诗源(假装手机能艾特)的亲身经历
●CP为(其实有没有都一样的)九条贵利矢x宝生永梦
●事实证明边撸猫边写文比边打桌游边写文还要影响效率

   医生可谓是一种全年无休的职业,毕竟你永远不清楚病人会在什么时候需要你。所以医院总是繁忙的。
   但凡事总有例外。
   今天的儿科显得过于空闲,或许是因为孩子们都感染上了假期开始的喜悦,疾病也同心情一起治愈了吧。
   所以他很意外地在十一点多时就结束了自己的工作。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永梦决定订个外卖。
   昨天接到的通知说医院的餐厅后厨要进行翻修,所以这周的午饭只能自己解决了。
   下午的接诊是从一点半开始的,那么现在应该还来得及吃完饭再小睡一会儿吧。他这样想着,点下了手机屏幕上确认订单的按钮。
   等待外卖的过程总是枯燥的,一手握着鼠标在SNS上无所事事地闲逛了一会儿,永梦才想起自己似乎已经很久没有如此闲适过了。
   即使作为曾经叱咤风云的天才游戏玩家,但在立志学医后,永梦过的也只是一种普通的校园生活罢了,为了考入理想的学校而认真读书,报名参加医学院的选拔,大学时期也算是兢兢业业,虽然成绩算不上出彩,也是顺利毕了业来到圣都大学附属医院实习。
   只是那之后生活就被打乱了,他几乎是宿命般地被卷入与Bugster的战斗中。得到卡带和变身器,加入CR,结识同伴,击败Bugster以保护病人,回忆起来都有一种不切实际的梦幻感。
   他不自觉地将手插入衣服,指节勾住卡带的握柄,轻轻摩挲着。
   真像,一场游戏。
   不如说生活本就是游戏。
   只是饿意打断思考,瞥了一眼电脑的左下角,才发现已经十二点整了。
   “外卖,好慢啊……”
   永梦有些泄气地让自己向后靠在椅子上,只觉得肚子已经发出了一连串的悲鸣,这时短信铃声响起,有些艰难地起身从桌上捡起手机,感觉划开密码的简单动作就耗尽所有体力。
   “啊,是贵利矢桑吗……”自言自语的声音也比平时轻了不少,“‘午休时间要不要一起出去吃个饭?’可是我已经订了外卖啊,就是它不送到而已……”
   简单地回复了对方的消息并就不能一起吃午餐表达歉意后,永梦近乎脱力地把手机扔回桌上,双臂枕在头下,闭上眼试图缓解饥饿感,然而视觉的闭塞使肠胃的空虚变得更加清晰,他感到自己的胃部一阵绞痛,腹部似乎有一阵火在燃烧,撩灼的感觉渐渐波及全身,仿佛要夺取令他哪怕再动弹一下的力气。
   十二点半了吗……
   虚弱地睁开眼看一眼手机上的时间,他伸出一根手指点开点餐的APP,看着那个代表送餐人员的小图标在圣都大学附属医院附近徘徊。
   “还有三百米吗……”他向旁倒在桌上,用头抵住一侧倒下的病历,“快了吧……应该,马上能吃上饭了吧……”
   宝生永梦怀疑自己大概会成为第一个被饿死的假面骑士。
   APP上骑着摩托车的外卖员图标缓慢移动着。说起来九条贵利矢,他在自己脑海中留下的某个印象也是摩托车吧,只是如果是贵利矢的话,怕是不到五分钟就会带着饭菜赶来了吧。想起某人LV 2时有些令人惊异的形象,永梦又不由自主地微笑开来。
   他的笑容很温暖,九条曾这样评价过,宝生永梦的笑容,有一种使人信服的力量,只要他勾起嘴角,眉头展开,弯着那双好看的眸子,便可让人暂时抛开一切烦恼,沉浸到他的笑容中去。
   交给这个人,是没有问题的。
   宝生永梦的笑容会让人产生这样的想法。
他想留住这个笑。
   只是现在使笑容消退的是强烈的饥饿感,永梦已经能直观地感受到自己的肠胃的抽动,身体在抗议着没有足够能源的空转。
   现在是……一点……
   或许等外卖小哥到达的时候,他能看见自己的尸体吧。
   勉强抬头看了一眼手机屏幕,却悲哀地发现送餐人员似乎往更远的方向去了。
   这是迷路了吗,还是说他没找到自己?那起码,给他打个电话啊……
   宝生永梦有流泪的冲动。
   被饿哭这种事情,听上去很可笑,但事实证明,它是真的会发生的。
   永梦只觉得自己的视线被水汽充满,连近在咫尺的屏幕也变得有些模糊。
   为什么以前从来没有觉得午休时间这么难熬过。
   宝生永梦开始认真地思考自己会不会没有力气值完下午的班。
   直到他终于因为抵挡不住的饥饿昏昏沉沉地趴在桌上失去了意识。
   所以当九条又虚报了六岁的身份并在迟迟等不到叫号而选择了直接推门进去时,他成功get了一只闭着眼睛瘫在桌上,微张着嘴,脑袋上还歪歪斜斜地倒着一堆病例的宝生永梦。
   这,这是在吐魂吗?
   “喂,名人,你没事吧?”他果断走上前摇了摇永梦的肩膀,在对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时伸手在他眼前晃了两下试图让他清醒过来。
   “贵……贵利矢吗……”
   敬语都没有了吗?看来问题大条了。
   “名人你怎么了?”九条一只手环在永梦腰上,对方几乎是滑进了自己怀里才稳住身形,虽然他挺享受现在两人的距离,但是永梦出事了就不好。
   “很,很饿……”永梦的声音已然细如蚊呐,却意外地甜软好听。
   “你还没有吃饭吗?”
   “外卖……”永梦虚弱地指了指眼前的手机,姑且算是示意,“还没到……”
   代表送餐员的图标依旧在300米开外。
   “我也没带食物啊。”九条思考一会儿,从口袋里摸出一颗糖果递给他,却发现对方似乎连撕开糖果包装的力气都没有了,“名人你先垫垫,休息室有食物吗?”
   “不清楚……”剥开包装纸把糖球塞到永梦嘴里,看着他鼓起脸颊咀嚼糖果,九条感觉自己又受到了会心一击。
   效果拔群啊永梦君。
   简直就像仓鼠一样可爱嘛。
   “CR里应该有吃的吧?我记得那个外科医,很喜欢吃甜食那个,应该有在CR里囤储备粮吧?”
   宝生永梦花了几秒思考了一下揭发这一点会不会影响镜飞彩的形象,然后果断点了点头。
   对不起了,飞彩桑,如果没有他的帮助,我想我大概是不能活着走到CR的。
   “那就去吧。”九条牵起他的手,有点担心地问了一句,“名人你还有力气走路吗?”
   “呃,应该还行吧?”
   “那么为了安全考虑……”
   “不,贵利矢桑,我并没有让你抱我的意思啊!”
   连抗议都是这么小声吗?
   “哎呀万一名人半路没力气摔倒了怎么办。”
   “那也不需要公主抱啊!”
   “名人就别说话了啦,越说越饿啊。”
   那天,圣都大学附属医院有部分病人和医护人员有幸目睹了某个穿着红色皮衣的男子公主抱着一名医生在走廊上大步路过的场景。
   虽然那位医生紧紧护住了脸,不过从名牌吊带来看,应该是属于儿科吧。
   至于那份迟到多时的外卖。
   反正现在也没人在意了。
   只是以后一定要记得把这个店家拉黑哦。

评论(4)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