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的Blade归来了吗

让死者有不朽的名,让生者有无尽的爱

帕檀·Strawberry

●突发脑洞,一篇各种意义上都是草莓味的文
●CP为帕拉德x檀黎斗
●小甜饼请放心食用

   即使现在骑士与Bugster的战斗也可称得上是如火如荼,但毕竟Bugster是一种过于年轻的疾病,而骑士更是仅仅诞生了五年左右,骑士能通过展开游戏领域来战斗的历史更是短之又短。
   所以很大程度上,没有人知道游戏领域里到底存在多少Bug。
   而作为骑士转玩卡带的开发者,某种程度上檀黎斗自己就是这些Bug最开始的测试者。
   但是与做好了心理准备并制定完善计划再去测试Bug不同,在战斗中突然撞上Bug就不那么令人愉悦了,事实上直到檀黎斗撞上那颗巨大的草莓前,所以人都以为它只是这个看着就像洗劫了水果店一样的Bugster的自带背景罢了。
   然后众人就看着那颗硕大的草莓闪烁了两下,消失了。
   卧槽原来这是可以吃的道具吗?!
   檀黎斗有点懵逼地站了起来,姑且检查了一下自己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这时Bugster又攻了上来,他只能暂时把这个问题抛在脑后,投入眼前的战斗中。
   直到檀黎斗结束战斗,照例挑衅了CR的骑士,解除变身并回到基地后,他都没有发现那个奇怪的“道具”到底产生了什么作用。
   或许是个增益Buff?檀黎斗猜测着,随手将外套挂在了椅背上,坐到办公桌前准备将刚才的数据录入电脑。
   直到他发现帕拉德看向自己的眼神有点不对劲。
   “檀,你是不是换了款沐浴露?”他难得放下了手中的游戏机,十指虚搭在键位上,小小地抽了抽鼻子似乎在嗅闻什么,皱着眉开了口。
   “生活用品不是石墨负责的吗?”檀黎斗弯腰插上电源——话说帕拉德是什么时候把它拔掉的——对他的话有些疑惑,“你应该问他啊,不过这个点他大概是出去买菜了,等他回来再说吧。”
   “不,我的意思是……”帕拉德看着对方因前倾插电源的动作露出的一小截腰腹,决定以后还是让他不要把衣服穿得那么紧身比较好,“我们什么时候有过这种,嗯,散发着草莓气息的婴幼儿沐浴露?”
   “你说什么?”檀黎斗停下打字的动作,抬头看着他。
   “就是从刚才起你身上就有一股很浓的草莓味,是什么奇怪的沐浴露吗?”帕拉德从吊床上站起,将WonderSwan揣进衣兜中,走到檀黎斗身侧,伸手环住他,在他的颈侧嗅了几下,“确实是从你身上发出来的啊,难道你自己闻不到吗?”
   檀黎斗抬起手,将袖子放在鼻尖认真地闻了一会儿,然而他只感觉到了晨起时喷过的古龙水浅淡的香气。
   不会又是帕拉德的恶作剧吧?还是说,是那个草莓……
   他的思考被东西砸在地上的声音打断。
   “啊,没什么,就一盒鸡蛋没拿稳而已,你俩继续,就当我没来过。”
   发现两个人此刻出奇一致地拿一种要杀人般的锐利目光盯着自己,古拉法德表示他还是不要收拾那些砸了一地的鸡蛋,直接去避难比较好。
   “还有帕拉德你是不是点了什么奇怪的草莓味熏香?待会儿记得开窗透气啊。”
   他丢下一句话后就飞一般地窜进了厨房。
   如果Bugster也可以参加奥运会的话,古拉法德大概能拿个100米冠军吧。
   不过既然他也这样说了,是帕拉德恶作剧的可能性基本可以排除,这么看来确实是那个奇怪的道具产生的效果,只有自己闻不到草莓味吗?
   简单分析了当前的状况,檀黎斗决定先找个方法解决这个问题,虽然这个道具对身体没有什么影响,但今晚他还有个会议要参加,带着这么一身粘腻的草莓气息去总有点影响形象。
   不过在解决草莓味的麻烦前,他大概还要先收拾一下名叫帕拉德的永久性烂摊子。
   “帕拉德,你在干什么?”舌苔粗糙的质感划过皮肤带起一阵瘙痒,檀黎斗觉得对方的涎水已经沾湿了自己的衣领,后颈的一小块肌肤被牙齿剐蹭得有些发疼,总之他完全理解不了对方的行为。
   所以他转头有些愤怒地瞪视着对方,并向前拉了下衣服完全盖住了自己的脖子。
   “社长大人,”帕拉德看着他微笑起来,嫣红的舌尖划过嘴唇,似乎在回味什么甜美的食品,“是草莓味的。”
   “你当我是什么食物吗?”他的声音绝对是嫌弃的,檀黎斗发誓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觉得自己养的不是一个Bugster而是什么宠物过,“还是说你是狗吗,喜欢舔自己的主人什么的?”
   “可是檀你确实是草莓味的啊,超好吃的感觉。”帕拉德睁大眼睛无辜地望着他。
   “总之不许舔脖子。”
   “好吧。”
   “我说的不许舔脖子不是让你去舔其他部位……”
   第十七次将自己的手指从帕拉德嘴里抽出来后,檀黎斗表示自己真的受够了这个道具了。
   “帕拉德你别逼着我把你赶出去。”
   “情绪暴躁是这个道具的副作用吗?”
   “你给我闭嘴,还有把你的鼻子从我袖子上挪开。”
   “可是草莓味的社长真的超好闻也超好吃啊,超美味的。”
   “闭嘴,你再出现我半径一米之内我就要没收你的游戏机了。”
   “呐,檀,这是什么游戏的道具啊?”
   “好像不是幻梦的游戏,背景应该是童话吧。”
   “童话吗?”帕拉德将WonderSwan掏出,随手扔在檀黎斗的办公桌上,侧身挡在他与办公桌之间,双手撑在椅子的扶手上,将两人的距离拉近,“那么社长大人,要不要试试童话的解决方式。”
   他们几乎鼻尖相抵,帕拉德的鼻腔里尽是草莓甘甜的气息。
   真想,把他吃下去。
   但是还要忍耐啊。
   所以帕拉德只是压近,给他一个带有侵略性的吻。
   炽热的唇紧紧相贴,舌尖柔韧而灵活,辗转厮磨着寻找侵入的缺口,只是对方的舌一直逃避它的追逐,直到退无可退,又豁出去一般与其拼死纠缠,胸口渐渐发烫,躁动自唇角溢出的涎水泄露而出。
   檀黎斗从他口中尝到草莓的酸甜味。
   直到他因窒息而不满地踩了帕拉德的脚,对方才悻悻地将他放开,抬起他的手,唇瓣蜻蜓点水般略过手背,仿佛在请求原谅。
   “确实没有草莓味了呢……”对方将自己的五指扣入他的,“虽然有点可惜,不过问题不是解决了吗,檀?”
   “你是怎么知道解决方法的?”檀黎斗抬手擦过嘴唇,这个“道具”在各种意义上来说都太奇怪了吧。
   “这可是童话啊。”帕拉德竖起食指靠在唇边,勾起笑容。
   “所以呢?”
   “在童话世界,没有什么是一个吻解决不了的。”
   “如果没有解决呢?”
   “不是有句话叫,如果一个不够,那就两个吗?”
   “……”
   “而且能用一个游戏机换到幻梦的社长大人的话,这种买卖何乐而不为呢?”

评论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