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的Blade归来了吗

让死者有不朽的名,让生者有无尽的爱

帕檀·太阳照常升起

●在群里立了Flag说双黑拆伙就写半夜爬墙梗,虽然跑题了不过还是当做作业吧
●CP为帕拉德x檀黎斗
●喜欢BE或者对魔改剧情不满的人不要看彩蛋

  或许是在离开檀黎斗后帕拉德才意识到自己有些被宠坏了。
   即使他可以缩在桥洞下打一天游戏,但当夕阳的余晖抹成河面粼粼的金芒,桥头的路灯转亮时,他才发现阴森湿冷的桥洞实在不算是过夜的好地方。
   Bugster也会感觉到寒冷吗?
   他将WonderSwan放在膝盖上,向后躺下,凝视着逐渐染上灰黑色的天空,闭眼却觉得睡意全无。
   他有点怀念基地里的那张吊床,吱呀摇晃下却给人难言的安全感。
   闭目凝神一会儿,再睁眼时墨色已攀上天空。没有月亮的夜晚是沉闷的黑,只有群星无力的光彩,使夜晚显得分外空荡。
   随之空荡的,是心。
   他摇摇头将这些想法甩出脑外,伸手抓起游戏机又玩了半宿,直到画面突然转黑宣告电量归零,手指仍停留在按键上。
   真是太糟糕了。
   远处昼夜不息播放着广告的大屏幕上出现了凌晨两点的倒计时,原来已经这么晚了吗?
   这个时候檀黎斗应该已经睡着了吧?那么他现在回基地一下应该也不要紧,反正只是给游戏机充个电罢了。
   他这样想着,让自己的身形自桥下消散。
   帕拉德出现在基地里时只看见一片浓厚的黑,檀黎斗是已经睡着了,还是说他根本没有回到这里来呢?只是这两种情况都与他无关,他现在要做的事情只是找到插座和充电器,把WonderSwan的电量充满就离开而已。
   只是突然身后亮起手机屏幕微弱的光,他转过身去,看到那个举着手机作为照明,神情复杂的人。
   “帕拉德?”
   他的声音充满情绪,惊讶,惶恐,或许还带一点难以察觉的喜悦。
   “我……我就回来充个电……”
   帕拉德却觉得自己不安起来,像一个被老师抓到上课传小纸条的孩子般手足无措,扬起手中的游戏机试图佐证自己的话。
   下一秒手机被摔落在地上,檀黎斗箭步上前揪住了他的衣领,身体发颤,垂着头难以看清他的表情。
   他是生气了吗?
   他确实该生气吧,即使檀黎斗现在马上将自己赶出去,或是动手打他,也是再正常不过吧。
   只是今天事情总是朝着他预料外的事情发展。
   他衬着手机幽幽的荧光,看见那人的手渐渐脱力垂下,最终只是虚虚搭在自己的衣襟上,头向前倾抵在他的胸膛上,肩膀微微颤抖着。
   这是什么?
   帕拉德感到衣襟一片濡湿,他低头,从下方照上来的微弱光线正好印出下半脸晶莹的泪痕。
   他哭了吗?
   帕拉德忍不住缚上那人握住衣襟的手,只觉得他的指尖过分冰凉。
   “为什么呢?”不同于往日自信的声音,无声地哭泣使他的语调发抖,檀黎斗依然保持着他在面对帕拉德时的隐忍,但比起歇斯底里的嘶吼,此刻他被深埋的悲戚却更加令人心痛,“帕拉德,我做的还不够吗?”
   难道我什么人都留不住吗?
   帕拉德想伸手环住他的背,却第一次发现自己也会缺乏勇气。
   你才是让他开始怀疑自己的人,你又有什么资格去拥抱他。
   但帕拉德总想做一些出格的事,作为最大的变数,他永远让檀黎斗失望,也永远能带给他惊喜。
   他双手触上檀黎斗的脸颊,迫使他抬头直视自己,一手绕到后脑,发丝从指缝穿过,另一只手仍停留在脸上,指腹擦过脸上交错的泪痕,前倾亲吻他。
   这绝对算不上一个体验良好的吻。
   流淌到唇上的泪水,唇角尚未愈合的伤口渗出的鲜血,是这个吻充斥着泪的苦咸和血的腥甜。
   而帕拉德的吻技生涩地一塌糊涂。
   毕竟这也是他第一次亲吻他人,他只能笨拙地舔舐对方的唇舌,有点焦虑地等待他的回应。
   被摔在地上的手机垂死挣扎地闪烁几下,终究还是熄灭了,空间陷入完全的黑。
   “你也忘记给电子设备充电了吗?”
   既然看不见了,便可以放纵自己了吧。
   就让黑夜,隐藏一切不该有的感情。
   “真不像你啊,檀黎斗。”
   这应该是他第一次认真地呼唤对方的名字,他牵起檀黎斗略显冰冷的手,埋头用唇烙下炽热的吻,而檀黎斗用手环在他的腰,给他一个过于用力的拥抱。
   只是现在,让他们放纵自己吧。
   待到太阳照常升起,便一切如初。
   早晨阳光透过玻璃照进时,檀黎斗的生物钟严苛地令他睁开了眼。
   基地已经恢复了空荡,仿佛那些拥抱与亲吻都只是一场梦罢了。
   他们本就是该随着阳光消散的幻梦。
   檀黎斗勉强撑起自己打开电脑,身上的伤似乎还在隐隐作痛。
   他们已经是敌人了。
   帕拉德已经去追逐更值得与他并肩的人,而自己也该专心投入下一个卡带的研发了。
   太阳照常升起,一切也都照常地过。

给我家梨子的彩蛋:
   下一瞬间一罐咖啡被放在办公桌上,抬头撞上帕拉德一如往日张狂的笑意。
   “虽然一直知道你工作起来就忘记时间,但不吃饭还是不行的。”
   他将一个面包塞到檀黎斗手里。
   “我还买了点药和绷带回来,你的伤口是不是需要处理一下。”
   “别这样看着我啊,我最受不了你哭了。”
   “现在不是应该笑吗?你看我都学会照顾人了。”
   “这可是白金VIP级的待遇。”
   “是。”檀黎斗打开咖啡抿了一口,“帕拉德。”
   “嗯?”
   “下次别买这个牌子了,不好喝。”
   “遵命,社长大人。”
   他俯身,与他交换一个有着咖啡香气的亲吻。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