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的Blade归来了吗

让死者有不朽的名,让生者有无尽的爱

我的檀黎斗不可能这么可爱·②

●没想到大家都这么喜欢搞事……
●CP为(依然看不出来的)帕拉德x檀黎斗
●本集梗由医学生安儿提供

   然而另一边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
   降落的地点选在了基地,只是显然这个“檀黎斗”还不适应这种移动方式,到达时帕拉德眼疾手快地拉了他一把才使他勉强站稳。
   “你不是檀黎斗。”帕拉德把人逼到墙角,双手按在他脑侧的墙壁上,以一种逼视性的目光望着他,“你到底是谁?”
   即使长相看起来一模一样,神情气质却是截然不同。
   “帕拉德,”对面的人微微喘着气,“这个问题有点复杂,我一会儿再解释。你能把医药箱拿来吗?我觉得我需要处理一下伤口。”
   这时帕拉德才注意到了对方一直捂着右手手臂,刚才怕是黑色西装盖过了血迹,但现在已经隐约可以看见鲜血从指缝流出,以他对人类的认知来看,确实是尽快处理比较好。
不过他还有一个问题。
   “医药箱是什么?”
   这个世界的人都这么不爱护自己的生命吗?
岩永彻也决定在自己找到回去的方法以后绝对要让编剧在剧本里加上在基地里准备医药箱这一条。
   还是说应该给每个Bugster科普一下医疗常识?
   他深吸几口气,努力稳住自己的声音:“那我给你一张列清单,你能把这些东西都买回来吗?”
   基地里还能找到纸和笔倒是让他有些意外,毕竟他饰演的檀黎斗似乎一直都在电脑前工作,桌面散乱的纸张上遍布密密麻麻演算的痕迹。岩永突然想起一句有些不合时宜的话,正派总是闲散地过着日常,而反派则在兢兢业业地策划统治世界的大计。
   在是个恶人之前,檀黎斗首先是个天才,他的才华确实让人惊叹。
   只是他没有太长的思考时间,随手拿过一张大部分空白的纸,在考虑到对方医疗知识匮乏的情况下尽量详细地列出了药名,然后把它递给了帕拉德。
   下一秒帕拉德出现在了药品库里。
   好好买东西什么的,才不会出现在Bugster的行动字典里。
   万幸的是那张清单确实足够详细,即使不询问店员也能按照名称找到所需的药品,看来对方在列表单时也预料到了这一点。
   看起来似乎进行的很顺利呢。
   可是岩永彻也也不能预料到的是。
   帕拉德的搞事,大概是一个被动技能。
   在他准备离开的时候,衣摆扫到货架将一盒口服液带到地上。
   “这是什么?”伸手捡起,将盒子翻面,“乳果糖口服液?”
   看起来像是饮料,而且有糖这个字,大概是吃的吧?
   思考了一下两人有多长时间没有进食,帕拉德决定把这东西也带回去算了。
   他回到基地时对方已经用翻出的衣物进行了简单的捆绑止血,微微点头示意他将药品放在桌上,便解开那块染血的布料,准备对伤口进行进一步的清洁包扎。
   帕拉德呆呆地坐在吊床上看着他用酒精淋过伤口,喉口溢出几声吃痛的闷哼,又抖开一卷绷带小心地缠上,即使是单手打结动作也十分娴熟。
   他们好像完全不知道该怎样开口,直到“檀黎斗”在那堆药品里翻出了方才的乳果糖口服液。
   “帕拉德,你把这个带回来干什么?”对方晃晃那瓶棕黄色的液体,似乎有些不解。
   “看到有糖字,大概能吃吧。”
   “你要试试吗?”
   一瓶盖口服液被递到眼前。
   帕拉德下意识地伸手接过,又被对方轻笑着敲了敲头。
   “傻,这个是泻药。”
   等等,我刚刚是不是敲了一个很危险的人?
   岩永收回手,开始思考他是不是快要死于非命了。只是刚才帕拉德带点迷茫的天真表情太像翔真,让他一时没管住自己的手。
   但帕拉德似乎再次愣在原地,他安静地坐在吊床上,没有掏出从不离手的游戏机,也没有不忿地吵闹。
   他开始怀念他认识的那个檀黎斗了。
   他该死地怀念那个人对他不言的放纵,而不是眼前的他平等的温柔。

评论(3)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