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的Blade归来了吗

让死者有不朽的名,让生者有无尽的爱

我的檀黎斗不可能这么可爱·①

●放个开头试水,演员穿角色梗,涉雷误入
●CP为帕拉德x檀黎斗
●放心不涉及RPS,帕拉德也不会喜欢上岩永君的!

   当岩永彻也做完变身姿势站定时,他并没有听见导演喊Cut,尽管有些疑惑,他还是选择站在原地等待下一步指示。只是下一秒耳畔响起的音乐让他有点吃惊,之前的变身音效有现场配音吗?而接来下他看见了如同钢铁侠机甲内一般的场景。
   他准备开口招呼导演,转头望去却没有发现摄像机的踪影。
   等等,这是什么情况?
   但是对面的人并没有给他思考的机会。
   他选择了直接揍上来。
   好痛……
   即使早在设定上看过骑士高达数吨的拳力,观看成片时也体会到了特效下的打击感,但亲身感受起来到底是不一样。
   他觉得有血液从胸口上冲,喉口一片腥甜。
   我是不是该庆幸一下现在是Dangerous Zombie形态?
   努力回想了一下剧本,岩永模仿特技演员的动作解除了变身。他记得这次战斗似乎是因为檀黎斗想要对永梦动手,那么只要不能对永梦构成威胁,对方应该就会停止。勉强拔出卡带时他已经被打落在地上,以手撑地站起,双腿有些颤抖,踉跄几步才算站稳。
   疼痛带来的生理性泪水终于夺眶而出。
   事实上对面的帕拉德也是懵逼的。
   他发誓他真的只是不想被阻止和M对决罢了。虽然今天的檀黎斗变身后动作迟缓得不像话,还丝毫没有还击的意图,他还是很天真地选择了直接揍上去。
   但现在对面直接解除了变身还哭了是怎么回事啊?他也很迷茫啊!
   帕拉德呆愣地环顾四周,发现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像他一样茫然,他甚至还收到了那个跟在花家大我身边的少女质问性的眼神。
   “内讧也就算了你怎么还把人弄哭了?”
   她用眼神传达出了对反派组的鄙视。
   我能怎么办啊,我也很绝望啊!
   帕拉德看着对面低着头,似乎因为疼痛而轻轻颤抖着的檀黎斗,发现自己第一次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愧疚和手足无措。
   他只能手忙脚乱地上前试图抬手帮他擦掉眼泪,用掌心的布料擦过他微红的眼眶,却在对方抬头的那一刻再次愣住了。
   卧槽,檀黎斗有这么可爱吗?!
   “那个,翔真……呃,帕拉德。”他有点呆滞地看着檀黎斗移开自己的手,开口时声音还带一点不易察觉的哭腔,比往日温柔的语调实在是好听的要命,“布料磨到伤口会痛的。”
   “啊,嗯,抱歉。”才发现对方眼角泛着血痕的帕拉德匆忙地缩回手。
   他发誓他以后再也不会嫌弃檀黎斗管得太宽了,现在的这个檀黎斗他根本应付不来。
   他只能做出了最适合眼前境况的决定。
   他拉着檀黎斗瞬移跑了。
   现在场上只剩下CR的三位骑士面面相觑。
   永梦掐了掐自己的脸,小心翼翼地开了口:“刚才那个,我应该不是在做梦吧?”
   镜飞彩保持了沉默,他觉得他现在需要一整个蛋糕屋的甜点来压压惊。
   “不,你不是在做梦。”花家大我摇摇头,给他一个悲戚的眼神,“现在只有两个可能性,要不是檀黎斗因为劳累过度疯了,要不就是这个世界坏掉了。”
   不管哪个选择都够糟糕的呢,花家先生。

评论(7)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