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的Blade归来了吗

让死者有不朽的名,让生者有无尽的爱

帕檀·心石

●抽风想写正剧的后果,我果然还是适合写段子
●CP为(其实根本看不出来的)帕拉德x檀黎斗
●主要人物死亡预警

   上帝总爱开一些奇怪的玩笑。
   比如他赐予人类极尽智慧的大脑,使他们利于世间万物的巅峰,却又创造出Bugster作为他们贪图享乐的惩罚。他使人类坚韧有脆弱,他们的身躯蕴含无尽的可能性,却有一个弱点。
   每个人类的心口都有一颗宝石,不同种类不同大小,却是一样的绮丽。宝石易碎,只得小心触碰,稍稍用力便会破碎——伴随宝石主人的心。宝石破碎的那一刻,人便化灰,消失与此世,连别人关于他的记忆都要被抹去。
   只有那个破坏了宝石的人会记得他。
   这颗宝石名为“心石”。
   然而大多数人并非因心石碎裂而死,毕竟大部分人,都被隔在安全区外,不值得心口相对。

   第一个意识到自己的记忆好像有些不对的是花家大我。他在拿出卡带时感到疑惑,轻皱着眉,发现自己似乎忘记了这盘卡带是从何处得来。只是妮可的呼喊打断了他的思考,对面的Bugster似乎来势汹汹,他来不及细思便插上卡带,喊出变身后投入了战斗。
   还是战斗结束后再去想这件事吧。他举枪射中冲上前来的Bugster,向后跃起躲避飞溅而来的砂石,比起思考卡带是怎么来的这种问题,还是眼前的打斗比较重要。 
   第二个注意到异常的人是镜飞彩,他在走出CR的大门时差点被地上的纸箱绊倒。弯腰打开纸箱却发现里面躺着Taddle Quest 和DoReMiFa Beat 卡带。但他完全没有关于自己是怎么失去卡带的记忆,照理说它们应该还在自己的口袋中。他下意识伸手探向衣袋,才发现里面除了自己随手扔进的糖果一无所有。
   看来唯一的线索就是这个箱子了。处理包装的人似乎很有耐心,在箱内空隙处都填上了防护用的泡沫,还附有一封信。镜飞彩抱起箱子连信一并拿到了办公室里,正准备拆封时对讲机响起,那头的Poppy大声喊到突然有大量Bugster出现请尽快出动。于是他也只能无奈地放下信件,拿起卡带向CR跑去。
   宝生永梦是在战斗结束后才发现异常的,解除变身时他感到一阵头痛,望向花家与飞彩却发现他们的神情都有些逃避的意味。这是隐瞒了什么事吗?但我似乎,应该已经知道了这些事……他咬着下唇,无视了略大力道带来的疼痛感,开始搜寻自己的记忆是否出现了断层。直觉告诉他,他或许遗忘了一些很不得了的事。
   花家大我与镜飞彩此刻却难得保持了沉默,这很奇怪,照理说他们应该还是剑拔弩张的关系,但现在为了不让永梦发现自己 Bugster的身份,他们暂时站到了统一战线上。只是他们为什么会知道这一点?镜飞彩知道是因为花家大我告诉了他,花家大我知道是因为他曾就这点进行了调查。那么他为什么要去调查这件事?
   记忆在此处出现了微妙的空白。
   他们沉默着。
   直到永梦颤颤巍巍地举起手问他们是不是有可能忘记了什么人时,他们两个才想起了心石的存在。
   三人记忆都有大段的扭曲空白,说明这个消失的人应该与CR关系匪浅。只是心石的力量太过彻底,让他们连最细微的线索都无法记起。
    他们决定先回到CR再从长计议。
   镜飞彩想起那封被他扔在办公室的信时,他们已经多多少少写下了自己记忆的疑点。
   绝大多数断层似乎都出现在宝生永梦入职以后,尤其集中于九条死亡前后。只是花家大我有些特别,他的记忆断层一直延续到五年前,甚至早于Zero Day的记忆都有空白存在。询问过Poppy后得知她的记忆也出现了扭曲。
   这个人一定与CR息息相关。
   镜飞彩建议Poppy联系CR的高层查阅一下有关假面骑士计划的文件,自己则起身去科室拿来了那封信。
   沉默的气氛使撕裂纸张的声音也分外明显,他抖开纸张,默许了另外两人凑上前查看的行为。
   “假面骑士先生,您好。我在受雇收拾一个废弃的仓库时发现了这两盘卡带。”
   看来写信的并非是他们要寻找的那个人。
   “之前在电视上看到你们和Bugster的战斗,感觉到自己是切实地被英雄保护着。所以在发现了卡带之后,一直想尽快归还。所以我把卡带交给了CR,希望他们可以尽快回到假面骑士先生手里。”
   也就是说CR高层恐怕早就发现这件事了,那为何不告诉他们真相?
   “我想您也不会平白无故丢失卡带,所以在此附上工厂地址……”
   “你和我想的一样吧?”花家挑眉看了看飞彩。
   “看来只能去信上的地址一探究竟了。”
   虽然很着急,但最基本的调查还是要做的,只是不论怎么查资料,那里似乎都只是一个普通的废弃工厂,唯一能从网路上得到的有效信息恐怕只有隶属于Genm这一点。
   他们出门时遇见了赶回的Poppy。
   “CR的资料变得有点奇怪。”她似乎有些垂头丧气,却又很快振奋起来,“不过Poppy还是找到了不得了的消息的,虽然只是一个名字!”
  Poppy停顿了一下,语气变得严肃。
  “檀黎斗,我想大家都没有听说过吧。”
   的确是一个他们一点记忆都没有的名字,也正是这样才显得可疑。
   “檀黎斗……”永梦掏出终端机输入了这个名字,“Genm会社的……”
   “社长?”
   他的瞳孔因紧张而微微放大,他们正在接近真相。
   记忆可以被抹消,资料却不会。这也算是现代社会的好处吧。
   可惜工厂已经空荡,难以找到进一步调查的线索,只是他们在这里遇见了一个熟人。
   “呐,M,来陪我玩吧。”
   “你为什么在这里,帕拉德?”
   “不知道,可能只是无意识地逛过来了吧。”
   他的回答带着笑意。
   “我听到一个声音,他祝我一定要玩得尽兴。”
   “奇怪的是,明明他在祝福我,却会让我心痛。”

   只有亲手捏碎宝石的人会记得他。
   但帕拉德并非人类。
   所以全世界都将檀黎斗遗忘。
   帕拉德只记得有个模糊的轮廓,他看着自己沾血的手指,感受到那人微凉的指尖扫过脸颊,声音似乎含着无奈。
   “你还是下手了。”
   “也好,就让他们把我忘了吧。”
   “电脑里设置了程序,如果我出了意外,会自动联系别人来消除这里的痕迹。”
   “你要记得离开。”
   “现在没有人会阻止你的游戏了。”
   “帕拉德,祝你玩得尽兴。”

评论(5)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