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的Blade归来了吗

让死者有不朽的名,让生者有无尽的爱

帕檀·电话

●我流温馨(?)同居三十题Day 9
●CP为帕拉德x檀黎斗
●情人节吃狗粮有什么不对

   作为日本游戏业界龙头会社的CEO,檀黎斗不可避免地会有很多需要参与的会议,随之而来的,就是三五不时的出差。
   这次他要参加的是一个远在美国号称游戏界最高盛会的集会,经历了八个小时的航行来到美国时,这片西半球的大陆正华灯初上。
   在他将行李箱搁在门后的架子上,把衣物收进衣柜时,他接到了第一个电话。
   “喂?”对面的人的声音仍带有一丝困意,帕拉德似乎是刚刚睡醒的样子,嗓音较平时格外低沉,“你已经到酒店了吗?”
   “正在收拾东西。”他歪头将电话夹在肩膀与右耳之间,抬眼看了看时钟,将一件风衣挂在衣架上,“帕拉德,日本已经是早晨十一点了吗?你该不会还没起床吧?”
   “又没事情好干。”帕拉德打了一个哈欠,“要不是古拉法德一大早就大吵大闹的我才不想起床。”
   “我诚挚地希望他没有成为你起床气的受害者。”檀黎斗不禁挑起一抹微笑,将最后一件折叠整齐的衬衫放进衣柜里,左手抽出电话放回耳边。
   “你还要倒时差是吧?”帕拉德似乎清醒了一些,恢复了平时清亮的音色。
   “淋浴之后就准备睡了。”檀黎斗一手拿起浴袍走向浴室,“不管坐过多少次飞机,八个小时还是太折磨人了。”
   “那么晚安吧,社长大人。”
   “早安,帕拉德。”
   之后的三天帕拉德一直没有来电,或许是沉迷进什么新的游戏了吧。不得不承认他有些担心,但被事务挤满没有空隙的行程使他根本没有时间思考这个问题。
   直到某次游戏发布会兼晚宴,他的电话有些不合时宜地响起。
   “檀黎斗!”对面的人似乎有些气愤,光是听着声音就能想象出帕拉德微微鼓起脸颊忿忿不平的样子,“那个女人是怎么回事?”
   “什么女人?”檀黎斗一时没反应过来,放下手中摇晃着鲜红酒液的高脚杯,向他人点头致意表示自己要暂时离场。
   “我都看到了,直播。”
   这场发布会好像确实在YouTube上有直播。
   “我一直想给你打电话,但古拉法德拿走了我的手机说不能打扰你工作。不过现在我把电话抢回来了。”帕拉德暂停了一下,深吸一口气,“所以一直在你旁边的那个女人是谁?就那个穿着大红色裙子妆化得和鬼一样的人。”
   他是在说自己的女伴吗?檀黎斗忍住笑意,也不知道身为知名美人软件开发师的她听到帕拉德的评价后会怎么想。
   “那只是我的女伴而已。”他走到宴会厅的阳台上,今晚天气很好,可以清晰地看见贯穿夜空的银河,“帕拉德,你是吃醋了吗?”
   “才没有!我只是担心你在美国人生地不熟被哪个不安好心的人拐走了而已。”
   “我可不是你,五岁的Bugster先生。这种最基本的判断我还是能做出来的。”
   “谁五岁啊!”
   “总之我是不会被拐走的。”
   “你不是被我拐走了吗,社长大人?”
   又是这样吗,本能地说着让人心悸的话。
   他不自觉弯起眼角,微笑着压低了声音:“那么你可要负责到底啊,拐走了我的Bugster先生。”
   “呐,帕拉德,这里的星星也很漂亮。”
   “嗯?”
   “下次一起来吧,不是出差,就来这里旅行,只有我们。”
   “好。”
    接到第三个电话时他正准备登机,难得地遇到了航班晚点,明明八点之前便赶到了机场,磨蹭到十点多仍没有起飞。
   “你们还没有登机吗?”对方似乎因为打通了电话而有些惊讶。
   “飞机晚点了。”檀黎斗看着自己的手表,“顺带一提,我已经打算投诉他们了。”
   “工作辛苦了。”
   “日常罢了。”阳光透过候机厅的落地窗洒进,在身上涂抹一层温暖的金,“你还没有睡吗?那边已经是凌晨了吧。”
   “我睡不着。”
   “又在玩游戏了?”
   “没有。”
   “那为什么睡不着,不是都给你买了抱枕了吗?”
   “不想要抱枕。”帕拉德吸了吸鼻子,似乎有些委屈,“只想要你。”
   “去睡吧。”檀黎斗望向窗外,一架航班滑落到停机坪上,慢慢靠近登机口,“等你醒来,我就在你身边了。”

一点花絮:
   本次石墨妈妈get的成就有:承受帕拉德的起床气,因为藏帕拉德的手机被人骚扰了三天并打个半死。
   为什么CR的骑士最近都不想找人打架了啊?
   石墨妈妈决定去给他们搞点破坏。

评论(1)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