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的Blade归来了吗

让死者有不朽的名,让生者有无尽的爱

帕檀·相谈

●每天都在怀疑自己文笔的同居三十题Day 8

●CP为帕拉德x檀黎斗

●感觉连傻白甜都维持不住了QAQ

   在帕拉德摸进檀黎斗的卧室时,意外地发现本该熟睡的人此刻在黑暗中坐在床边幽幽地看着他。

   那一瞬间他似乎有点理解那些恐怖片中主角的心情了。

   突然来这么一下还真的挺吓人的。

   “帕拉德,我想我们得谈谈。”檀黎斗将手撑在下巴下方,俨然将床坐出了谈判桌的压迫感。

   “谈什么?”

   或许是今天的檀黎斗太过气势逼人,使他也难得地有些畏缩。

   檀黎斗朝他身边的位置点点头,示意他先坐下。而帕拉德轻手轻脚地挪了过去,难得没有贴住他,而是坐在了床的另一头。

   他直觉今天的檀黎斗有些吓人,或许还是听话一点的好。

   “帕拉德,先把你的WonderSwan放下。”檀黎斗对他伸出手,“真不知道你是从哪里找出这种东西的,这都是我学生时代的产品了吧。”

   帕拉德伸手将游戏机放在他的掌心,看着他随意地将它丢到床上,板直身子坐在那里,等待着下一步指示。

   不过他听到的东西有些出乎预料。

   “游戏就那么好玩吗?”

   他没听错吗?这个人真的是在委屈吗?

   帕拉德有些惊讶地望向他,微微垂着眼,手指在身侧收紧,确实是受了委屈的样子。

   好可爱!

   他忍不住凑近揉了揉檀黎斗的头发,又被对方冷着脸挥开了手。

   “回答我,游戏就那么好玩吗?”檀黎斗望着他的眼睛,又问了一遍,“游戏有好玩到你能把每天从睁开眼到睡觉十分之九的时间都耗在那上面吗?有好玩到你不惜半夜两点还在噪音扰民吗?有好玩到你明明在和我说话,也要想着自己的游戏机,想着M吗……”

   声音越来越轻,到后来已经有了憋屈撒娇的意味,让人有种把他拥入怀里安慰的冲动。

   总之今天的檀黎斗绝对有点不正常。

   “我没有……”他开口想要辩驳,却感觉自己的嗓子有些干涸,昏暗的卧房,过于贴近的距离,只穿着简单睡衣的两人,怎么看气氛都过于暧昧,他犹豫着要不要去拥抱他,现在的他完全可以将檀黎斗推倒在床上,亲吻他,安抚他,直到他除了呻吟再发不出其他声音。

   他是真的想这样做。

   犹豫间先行动却是檀黎斗,似乎下定决心一般,扯住他的领子拉近便给他深吻。

   与上次蜻蜓点水的吻不同,这次的吻太过剧烈,他们仿佛在博弈,舌尖是武器,口腔便是交战的疆场。

   一时呼吸都紊乱。

   “我没有想着游戏,更没有想着别人。”帕拉德舔过他的唇瓣,一手沿后背滑下收紧在腰间,向后将人压倒,另一只手撑在他的颈侧,认真地看着他,“我只想着你。”

   “那么,下一个问题。”檀黎斗勾起笑容,指尖擦过他垂在耳侧的发,他靠近他的耳边,一字一顿又分外清晰,“你每天晚上跑到我的房间里是想干什么,帕拉德?”

   回答他的,是又一个落在唇上的亲吻。

 

花絮:

   第二天撞见两个人一起从檀黎斗房间出来的石墨妈妈表示这日子自己真的过不下去了。

   嘴唇都肿了你们是当我瞎吗?

   有没有哪个人愿意收留一只无家可归的Bugster,会做饭会做家务的那种,挺急的,在线等。

评论(4)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