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的Blade归来了吗

让死者有不朽的名,让生者有无尽的爱

情人节巧克力大作战

●情人节就是要吃散发恋爱的酸臭味的小甜饼嘛

●这是一个大家都在和平共处,车车和石墨妈妈都没死的我流傻白甜世界

●CP按顺序为九条贵利矢x宝生永梦,花家大我x镜飞彩,帕拉德x檀黎斗,以及语C限定邪【LOFTER说这个词不和谐】教古拉法德x巴斯克

●然而Poppy早已看穿了一切

   今天的CR依然是一派和平的景象,坐在桌边享受抹茶蛋糕的飞彩,手忙脚乱地收拾杂物的永梦,和一直坐在一旁却没有什么存在感的院长。好吧,或许坐在病床鼓着嘴还隐隐散发黑气的Poppy Pipopapo看起来不是那么和平。

   “呃,Poppy你怎么了吗?”永梦把手中的资料夹放进书架里,转头小心翼翼地问道。

   “今天可是情人节唉!情人节!”Poppy Pipopapo从病床上跳起来,挥舞着手臂,“可是这里!一点!情人节!气氛!都没有!”

   “Poppy你冷静一点……”永梦后退几步把自己缩到墙角,“我们都没有在谈恋爱这也是很正常的事啊。”

   “那么,决定了!”Poppy拍一拍手,向上挥起手臂,摆出一个朝气满满的pose,“情人节巧克力大作战!开始!”

   “唉,什……什么?”永梦觉得自己有点懵逼。

   “没关系的,Poppy已经帮大家准备好巧克力了!那么现在,情人节巧克力大作战,正式开始!”

   这就是为什么现在宝生永梦和镜飞彩拿着巧克力站在CR的门口面面相觑。

   “看来不把巧克力送出去Poppy是不会放我们进CR了呢……”

   “所以我们为什么要陪她干这种无聊的事。”

   果然是生气了吗,飞彩桑。

   永梦低头看着自己手中被Poppy强行塞入的白巧克力。

   可是Poppy,我能把这东西送给谁呢?

   永梦仔细思考了一下,他社交圈关系比较紧密的女孩大概只有Poppy和妮可了,先不说Poppy还会不会放他进去,把东西送给它的原主人怎么样都说不过去,至于妮可……

   永梦稳住自己有些发抖的身躯。

   还是算了吧,算了吧……

   所以我能把这东西送给谁啊!

   永梦感觉自己有点委屈,抱着头蹲在了地上,能不要随便把这么头痛的问题丢出来吗,Poppy,而且你是不是搞错了送巧克力的一方啊?

   “为什么我的是黑巧克力?”瞥一眼缩成一团的永梦,镜飞彩皱着眉问道。

   重点是这个吗?

   “如果是白巧克力的话飞彩桑可能会忍不住吃掉吧……”飞彩的瞪视使永梦缩得更小了,“我什么都没说!”

   一时陷入沉默。

   “那,那个飞彩桑。”在确认对方已经略微消气了之后,永梦颤颤巍巍地举起了手,“一直待在这里是不可能把巧克力送出去的,我们要不要出去走走?”

   “你自己去吧,我可不像你那么闲,我是有工作的。”飞彩转身向办公室走去,留给永梦一个白袍翻滚的背影。

 

   “所以名人就到我这里来了吗?”九条靠着办公椅转了半个圈使自己面对永梦。

   “拜托了贵利矢桑,我也没有其他地方可以去了。”永梦双手合十对九条鞠了一个躬,“起码现在,请收留我一下吧。我想明天Poppy应该就会忘了这件事的。”

   “名人能来这里我当然很高兴啦。”

   九条的目光扫过永梦白大褂下的身形,介于少年和成人间的纤细躯体,倒是和他温吞的性格十分相称。

   “啊,我的衣服都被锁在CR里了……”永梦还以为对方是奇怪于自己穿着白大褂就出了门,摸着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解释道。

   微微脸红的样子也很可爱啊。

   “不过名人,我想Poppy小姐的意思应该是让你去一个浪漫的地方来个唯美的邂逅,而不是跑到我的办公室里和一个单身汉聊天吧?”

   “可是这样的打扮根本不方便吧。”永梦有些丧气地垂下头,双手捏着衣服下摆,声音有泄气的意味,“而且我根本不会和女孩子说话。”

   “名人你这么可爱,肯定很受欢迎的啦。”

   九条拍拍他的肩膀表示鼓励。

   “不要嘲笑我了啦,贵利矢桑!”

   永梦将头埋得更低了,红晕已经蔓延到颈后,将耳尖染成一片绯色。

   这个人是完全意识不到自己有多可爱吗?

   “不过名人待在这里也可以哦,反正今天我也没有工作。”

   “真的吗,太感谢你了,贵利矢桑!”

   “可能犯人们也都去过情人节了吧,我这个监察医可是被完全抛弃了。”

   “不要开这种玩笑了,贵利矢桑。”

   两人断续地聊了一些关于游戏病、CR和各自工作的话题,然后空气再度沉寂。

   “呐,名人。”九条打破沉默,凑上前搭住永梦的肩膀,有些强势地把他往自己的方向拉了一点,“既然名人的巧克力送不出去的话,不如给我算了吧?”

   “唉?贵利矢桑?”永梦有些惊讶地望着他,挣扎着想要站起却难以挣开九条的束缚。

   “嘛,我的意思是,反正名人也找不到可爱的女孩子了,不如把巧克力当做零食送给我算了,在这里干坐一天也是很容易饿的啊。”九条放开他,拍着他的肩膀笑得爽朗。

   “也对啊……”永梦犹豫了一下,从口袋里掏出那板巧克力已经被体温熏得有些熔化的巧克力,递给了九条,“是我一直在打扰贵利矢桑啦,本来你可以出去找人约会的吧。呃,就请当做歉礼吧。”

   不管怎么样也算是把巧克力送出去了吧?这样能算完成了Poppy的任务吗?

   他看着九条撕开包装袋,掰下一点扔到口中,然后拉住他的手,另一手不知何时绕到了他的脑后,力道拉近便给他一个亲吻。

   唉?!

   永梦微微瞪大了眼。

   等等,现在是,什么状况啊?

   巧克力甜腻的味道在舌尖漫开,趁他想开口惊呼的瞬间,九条的舌沿着空隙划入,顺着甘甜气息的指引攻城掠地。

   永梦只觉得自己的大脑快要炸开了。

   直到九条将他放开,他都处于一种呆滞的状态。

   “很美味的巧克力哦,名人。”带着甜味的声音自耳侧传来,有人在他的耳畔落下亲吻,“还有,和永梦约会,我很开心……”

   所以说不要再拿我开玩笑了啊。

   都让我觉得,自己也爱上你了。

   “情人节快乐,名人。”

   “情人节快乐……”

 

   镜飞彩确实是生气了的,如果这时候出现了游戏病患者,难道也要把他们关在CR外面,不许他们进行手术吗?

   所以他将巧克力扔在了一旁,有些气愤地坐到办公桌前,拿起一册病历翻看着。

   就在这时花家带着嘲讽的声音响起。

   “这是气成河豚了吗?小少爷。”

   抬眼便看见那个随意围着黄色披肩,半靠在科室门上的身影。

   镜飞彩觉得自己更心烦了。

   “与你无关。”他将目光移回病历,冷冷地说道,“无证黑医就不要跑回医院来了。”

   “我这不是来看看小少爷情人节有没有约会吗?”花家倒不是很在意他的话,耸耸肩走上前,“这是你的新病人吗,天才外科医,还是说你看上这个患者了?我来看看,酒井美沙小姐,六十三岁。想不到小少爷这么重口啊。”

   “如你所见,我没有约会,”飞彩抬起头给他一记瞪视,“还有请你尊重我的病人。失去执照后连医德一并丢掉了吗,花家大我?”

   “真是开不起玩笑呢。”

   “谁想和你开玩笑了。”

   “不要这么凶嘛,我也算是带了点礼物过来的。”花家将一个一直提在手上的小盒子放到镜飞彩的办公桌上,“好像是什么限定100份的慕斯,某人闹着非要吃,我就买回来了。”

   不行,你不能屈服于限定慕斯,镜飞彩,你是有尊严的人。

   “哦,还有,那家的黑森林蛋糕我也一起买过来了,那个是限定20份对吧?”

   好吧他屈服了。

   在消灭了一份慕斯和半个黑森林蛋糕后镜飞彩拿起纸巾擦了擦嘴,抬头看了看围观了自己整个进食过程并保持着奇怪的微笑的花家,然后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那个一直跟着你的女孩呢?还有,请不要坐在我的办公桌上。”

   “你说妮可吗?”花家摊摊手,翻身从办公桌上下来,“她说情人节和我这样的老男人待在一起以后会找不到男朋友的,所以一早就跑出去见朋友了。”

   “青春期少女的特性吗。”

   飞彩轻轻哼了一声,将纸巾和装慕斯的的盒子一起扔进了垃圾桶,端起剩下的黑森林蛋糕准备将它放进休息室的冰箱里,但科室唯一的出口被花家堵得严严实实的。

   “让开。”

   “不让。”

   “让开!”

   花家终于忍不住伸手戳了戳他因为生气而有些鼓起的脸。

   “花家大我你想干什么!”

   镜飞彩受惊地向后退了一大步,手中的蛋糕都差点摔落在地上。

   “你真的是河豚吧,小少爷。”

   花家似乎发现了什么很好笑的事情一样,爆发出一阵不合时宜的笑声,甚至因为笑得太激烈而弯下了腰。

   直到他抬头看见镜飞彩越来越黑的脸。

   “好吧,我的错我的错。”他挥挥手,强忍住笑意,肩膀却止不住地在抖动,“不过都收了别人的礼物了,总要给个回礼吧。”

   “拿去。”飞彩抄起那板巧克力砸给他,“现在从我的办公室滚出去。”

   然后他被塞了一口黑巧克力。

   好苦。

   镜飞彩紧锁着眉,想要开口指责某个开包装过于迅速的无证医生,却给了对方侵入的机会。

   舌尖划过唇齿,将一颗圆型的物体推送进来,然后勾起他的舌与之交缠。

   蛋糕被丢在地上,他尝到了淡淡的甜味,一时掩盖了黑巧克力的苦。

   这是,那家的情人节限定糖果吗?

   分开时他们都有些气喘。

   “喂,无证黑医,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

   “既然妮可一大早就出去约会了,她什么时候要你买这些的?”

   “不要在意那么多嘛,小少爷,情人节快乐。”

   “情人节快乐。”

 

   没有人知道Poppy是怎么把巧克力塞给帕拉德的,或许Bugster之间存在什么人类不能理解的沟通方式吧。

   当他揣着榛果巧克力走进基地时,檀黎斗正对着电脑屏幕打字。

   帕拉德顺着他的动作瞥了一眼,发现似乎又是工作材料和研究数据之类的东西,也不知道檀黎斗是怎么会有耐心每天对着这些枯燥无趣的文字一看就是几个小时的。

   他不会发霉吗?

   帕拉德拉一把椅子到他身边坐下,掏出他的WonderSwan开始制造噪音。

   直到檀黎斗不得不抬头把自己的注意力分给他一点。

   “能不要打扰我的工作吗,帕拉德?”

   “可是我很无聊啊。”

   “你可以出去玩,没人会阻止你的。”

   “我出去过了啊,想找M玩但是到处都找不到他。”

   “那你为什么回来?”

   “我遇到CR的那个Bugster了,好像叫Poppy是吧。”帕拉德的指尖仍在按键上舞动着,双眼盯着游戏机的屏幕,指挥着手下的角色杀掉一个又一个小怪,“她说今天是情人节,如果继续这样晃下去会打扰别人约会,打扰别人约会是会长针眼的。”

   “不过是些吓唬人的传说罢了,你居然也会信。”

   檀黎斗起身抽走了他的游戏机,帕拉德仰头望他,有些失落地撇着嘴。

   “Bugster又不像人类那样会说谎。”

   他发现了新的玩乐目标,将自己专注于檀黎斗衣摆的一小片布料上,伸手将它揉皱又铺平。

   而檀黎斗难得没有阻止他。

   “她还说了什么?”

   “她还说今天要送巧克力给自己最亲密的人。哦,她还给我巧克力了。”帕拉德放开那片布料,从衣袋里摸出一板榛果巧克力,“喏,就是这个。她好像还给这东西取了个名字,叫情人节巧克力大作战。”

   “那你打算怎么办?你根本就没有可以送巧克力的对象吧。”

   檀黎斗坐回椅子上,双腿交叠,带着微笑看着他,眼神中有些调笑的意味。

   “我可以送给你啊,反正她说是交给自己亲密的人,我找不到M当然只能送给你了。”

   帕拉德站起来,将巧克力递到檀黎斗面前,装模作样地行了个中世纪骑士面见贵族小姐般的礼节,在他的手背上印下淡淡的亲吻。

   “那我似乎也只能勉为其难地收下了。还有,我可不是什么贵族小姐,帕拉德。”

   回答他的是印在唇上的吻,帕拉德在他的下唇吸吮徘徊,似乎在请求一个许可,而檀黎斗伸手揽住他的后颈,任由他把自己拉起揽入怀中。帕拉德的舌勾过牙齿描绘轮廓,又被对方引入口中开始新一轮的纠缠,分开时舌尖勾出银丝,刹时间有了淫靡的味道。

   帕拉德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唇。

   “她还说了,如果对方收下巧克力的话,一定要亲吻对方才算完成了仪式。”

   他勾起嘴角,笑得不知是恶意还是单纯。

   “帕拉德,我想你需要知道一件事。”

   “什么?”

   “Bugster也是会说谎的,起码那个叫Poppy的会。”

   “那我也要告诉你一件事。”

   “又是什么?我希望你没对我的数据做出什么奇怪的事。”

   “Bugster确实会说谎,因为我说谎了。我从没有想把巧克力给M,只有你。”

   “我的荣幸。”

   “情人节快乐,社长大人。”

   “情人节快乐,帕拉德。”

 

彩蛋:

   此刻的古拉法德坐在早春街头的长椅上感受着料峭春寒。

   他当然不是不想待在家里,只是不想被那两个只差捅破窗户纸的人闪瞎而已,看陌生人秀恩爱总比看熟人秀好吧。

   而且他怀疑自己再待在基地里,是真的会长针眼的。

   不过真是冷啊。

   他拢拢自己不算厚的衣服,忍不住小小地打了个喷嚏。

   这时有一只拿着热可可的手伸到了他面前。

   “认识一下吧,这条街上似乎只有我们两个单身的人了。”那个带着海贼帽,穿着红色毛绒外衣,有着一头细密卷发的男子将可可塞给了他,“这个给你吧,可别感冒了。”

   他的笑容很好看。

   “你是?”

   “巴斯克·达·朱罗基亚,很高兴认识你。”

   “古拉法德,很高兴认识你。”

评论(5)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