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的Blade归来了吗

让死者有不朽的名,让生者有无尽的爱

帕檀·相片

●傻白甜的同居三十题Day 7
●cp为帕拉德x檀黎斗
●石墨妈妈强行出场

   在帕拉德将那本已经有些积灰的相册拿到他面前时,檀黎斗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快要忘记了他的存在。
   某种程度上他是一位未来主义者,对于他来说,过去比起财富更像是一种累赘。
   如果不是帕拉德,那么这本相册应该和之前的日记一起在某个被遗忘的角落积灰陈旧,直到这座房屋易主,被新主人当做无用的杂物遗弃。
   但现在帕拉德不知从哪里把它找了出来,一并那些无用而被尘封的回忆。
   “这是你的相册吗?一起来看看吧!”
   很奇怪吧,明明是个固守自己准则的人,檀黎斗总是无条件地不想拒绝他,所以他只是面无表情地点点头,默许了对方钻到沙发上贴近自己的行为。
   檀黎斗将相册放在膝盖上,准备伸手时对方却抢先一步翻开了第一页,指尖擦着他的手背划过,留下一点温热的触感。
   似乎是自己小时候的照片。只能说自小他便与一般人不同,在他人还待在公园里玩乐的时候,他已经把自己整日丢在图书馆里,看一些不符合他年龄的书籍,所以留下的也都是些穿着熨烫整齐的衬衫长裤,抱着厚重书本的照片,脸上已隐约可见如今倨傲的神情。
   再来是学生时代,作为“天才”的他,事实上是跳级完成了自己的学业,因此他看上去总是比周围的人更稚嫩一些,或许就是在那时他学会了世故圆滑,脸上挂起社交性的笑,眼神却是冷的。
   成年后的照片数量稀少,大多都是杂志采访后惯例发来的样片,随手放进了相册便不再去翻阅。相片上的他穿着西装笑得标准,却能看出一种疏离。
   所以说都是一些没什么价值的东西啊。
   他拿起那本相册准备收起,这时有一张照片飘落下来。
   “这是什么?”帕拉德一手撑在他腿上,俯身捡起了那张相片。
   似乎是学生时代和某个女友的合影,他向来不太擅长处理这种事,或者说只要跟他告白便不会遭到拒绝,但从来没有哪个女友能相处超过一个月。
   “你是个只在乎自己的混蛋。”某任女友离开他时这样说过。
   这张相片似乎也是对方拉进街边的自动照相亭强行留下的,他从没有主动要求过合影,因此那些和他交往过的女孩在他脑中留下了一个模糊的轮廓。
   但他似乎莫名在意帕拉德,他甚至会为了他有些幼稚的置气,以及不可否认的,帕拉德总是能轻易地挑起他的情绪波动。
   而现在帕拉德握着那张相片,保持着半趴的姿势抬头挑眉看着他。
   “这就是那个你给她做过咖喱的人吗?”
   “应该不是同一个。”
   “什么叫应该?”
   “记不清了。”
   “你有过很多女朋友吗?”
   “与你无关。”
   “你有过很多女朋友吗?”帕拉德站起挪到他面前,双手撑在靠背上,将檀黎斗围在自己身下,望向他的眼神分外认真。
   一瞬间檀黎斗觉得帕拉德的表情有些阴冷。
   “我不会拒绝她们,”他推开帕拉德的手,从他掌中拿走那张相片,“但我也不在意她们。”
   他望进他的眼,一如既往的倨傲。
   “那如果我向你告白呢?”
   永远是那样的语气,永远分不清他是否在认真,永远不知道他的话是戏言还是真心。
   所以檀黎斗的回答永远是模糊不清的,他宁愿当他是孩童心性。
   “如果我告诉你,我喜欢你呢?”
   他太擅长得寸进尺。
   而他一直在放任。
   所以檀黎斗沉迷于这种暧昧不清的关系,又不愿承认。
   但帕拉德也不是会任由他掌局的人,他乐于挑战底线。
   额头与脸颊都已经亲吻过了,那么下一步就是嘴唇了吧。
   他上前拉过檀黎斗的手,将他逼到墙边,闭目亲吻他。
   这是一个浅尝辄止的吻。
   如果我说我喜欢你,你会怎样呢?
   我期待着你的回答。

一点花絮:
   事实上就在旁边沙发上的石墨妈妈表示他想静静。
   你们都当我是透明人吗?
   今天的石墨妈妈很想让CR的骑士们把自己打死算了。

评论(2)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