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的Blade归来了吗

让死者有不朽的名,让生者有无尽的爱

帕檀·大扫除

●一点都不好笑的同居三十题Day 6
●cp为帕拉德x檀黎斗
●我尽力了我真的想不到大扫除的梗_(:3」∠)_

   在檀黎斗结束了一天的工作推开家门时,他看见了一地的包装袋和零食残渣,以及惨遭碳酸饮料洗礼的墙壁,投影仪也没有幸免于难,斜栽在了地上。
   然而他一点都不意外,只能说,这是帕拉德入住后的日常。
   而这带来的后果就是,原本雇佣的家政人员现在就有些力不从心了,再加上檀黎斗也不想被别人发现他的住户是Bugster这件事。一来二去便干脆解雇了他们。
   所以日常的清洁就需要由自己动手了。
   檀黎斗并不介意身为幻梦的社长还要亲自做家务这件事,或者说他还有点享受扫除的时光的。
   毕竟这是他少有的能让大脑从繁忙事务中解放出来,稍稍休憩一下的时光。
   出乎大多数人意料的是檀黎斗很擅长这些,他甚至跃跃欲试地担任起了大扫除的指挥工作。
   而让这个指挥官最头疼的莫过于永远不按常理出牌的帕拉德。
   在经历了扫地扫成一阵席卷一切的狂风和擦玻璃成功报废了整幢房子大半的玻璃这样的事件之后,檀黎斗决定交给他一项最简单的工作,在一个水桶旁清洗他们换下来的抹布再拧干,并且保证自己全程停留在他的视野内。
   然而就像你永远不知道薛定谔的猫的生死一样,你永远也猜不到一个熊孩子会以一种怎样的形式作妖。
   哪怕是檀黎斗也没有料到就在自己转身擦了扇窗户的档口,他就能搞出足以淹没整个客厅的泡沫。
   看来只有水和清洁剂也是无法困住熊孩子的灵魂的。
   话说这个清洁剂有这样的发泡能力吗?化学物品碰到Bugster也会产生变异吗?
   似乎在面对帕拉德的时候自己也总会开始胡思乱想。
   这时帕拉德注意到了有人在看着自己,于是他站起来,向着檀黎斗的方向挥了挥手,趿拉着及膝深的泡沫(到底是怎么弄出这么多的?)扑了过来。
   虽然某种意义上对方确实是个五岁小孩,但他的外在是成年人,并且是个体格相对高大的成年人,这一点也是不容忽视的。
   所以檀黎斗不可避免地被他撞到玻璃上,一手后撑才勉强稳住自己,只能庆幸这批钢化玻璃还是挺结实的。
   在他因撞击的痛感发出轻哼时,对方举起沾满肥皂泡的手,毫不犹豫地抚摸上他的脸。
   同时成功把肥皂水弄进了他的眼睛里。
   化学物品带来的刺痛感逼出了泪水。
   帕拉德有些呆楞地看着他,因刺激半眯起眼,微红了眼眶,眼角似有泪水溢出,一时间瞪视的表情也带上了委屈的意味。
   “帕拉德……”声音却是含着实打实的愠怒,“你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这种语气,好像是真的生气了呢,帕拉德歪着头对他眨眨眼,失落地挪开手准备转身离开。
   下一秒他就被人从背后糊了一脸泡沫。
   转头只看见檀黎斗拿抹布慢条斯理地擦着手,唇角勾起一个挑衅的微笑。
   “不是喜欢玩吗?那就来玩啊。”
    帕拉德从不会拒绝游戏的邀请,所以他捞起一把泡沫就往檀黎斗的方向扔去,自然也得到了回击。
   最后两个人都有些脱力地瘫在了沙发上。
   似乎已经完全背离了大扫除的初衷了。
   不过很开心就是了。
   檀黎斗闭上眼,任由对方在额头上落下浅吻。

一点花絮:
   最后石墨妈妈苦逼地做完了所有工作。
   哦他还要帮他们收拾烂摊子。
   石墨妈妈每天都想离家出走。

评论(2)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