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的Blade归来了吗

让死者有不朽的名,让生者有无尽的爱

帕檀·起床气

●我也不知道搞不搞笑的同居三十题Day 4
●cp为帕拉德x檀黎斗
●我就是要欺负石墨,欺负石墨真开心

   帕拉德有起床气。
   这点没有多少人知道,因为他永远是起得最晚的一个,等他晃悠着那堆数据线出现在客厅里的时候,檀黎斗早就去上班了。
   檀黎斗也有起床气。
   不过根本没人知道,因为他的起床气仅限于被吵醒的时候,但他的生物钟严格地让他在早晨六点醒来,这也意味他是醒的最早的,所以没有人能吵醒他。
   但是凡事都有例外。
   今天是檀黎斗难得的假日。
   所以当帕拉德迷迷糊糊地摸到厨房,发现并没有可以作为早餐的东西后,他愤怒地冲进了檀黎斗的房间。
   帕拉德砰的一声关上门,然后跳到了他的床上。
   而此刻的檀黎斗正在进行漫长加班后的补眠。
   所以他被吵醒了。
   “我的早饭呢?”
   帕拉德跪坐在床上,双手撑在他脑旁,自上而下瞪着他。
   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只觉得自己被吵醒了很不爽的檀黎斗不满地瞪了回去。
   互相瞪视的姿势维持了一段时间。
   事实证明起床气确实能让人做出很多平时不敢做的事。
   比如说现在的檀黎斗直接抄起枕头就往帕拉德脸上砸去。
   看着对方一脸呆滞地被枕头糊了一脸,不得不说,真他妈的解气。
   帕拉德“嗷”的一声倒在了床上,然后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照着檀黎斗的脖子咬了上去。
   “好痛……”在突然的痛感刺激之下檀黎斗清醒了过来,“我又不是早餐帕拉德你是不是有病!”
   好吧,清醒了并不意味着他就没有起床气了。
   “我不管,”帕拉德含着他的脖子模糊不清地说,舌尖舔过肌肤留下一片水渍,“我要吃早饭。”
   “那你倒是把我放开啊!”
   “我不要!”
    檀黎斗把人推开试图翻身下床,却又被帕拉德一把拉回了床上。
   然后两个人就超级幼稚地滚成了一团。
   理所当然的,没有人听见开门的声音。
   “我说你们两个一大清早闹什么闹啊?哦,抱歉,你们继续……”
   今天的檀黎斗,依旧非常想打死某个熊孩子。

一点花絮:
   负责做早饭的是古拉法德,一切的起因是帕拉德起早了。
   推开门的石墨麻麻表示自己纯洁的心灵被玷污了。
   因为帕拉德咬出了很深的牙印接下来一星期社长只能穿了高领毛衣去上班。
   整个幻梦都知道了“社长有了个很热情的情人”这件事。

评论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