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的Blade归来了吗

左非
让死者有不朽的名,让生者有无尽的爱

这破阴阳寮吃枣药丸

   把持不住的产物,放飞自我崩到飞起,阴阳师集体失踪了,涉及超大量的连若,大量的酒茨以及一定数量的荒川x椒图,或许还有微量的阎判?

   以及,让我们为大天狗提前点个蜡。

   鬼知道有没有后续。

   其实一目连也是会哭的,信不信由你。

   般若表示唉神明大人你怎么哭了?

   一目连深沉地说。

   为什么我的眼中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的深沉。

   般若当时差点脱口而出一句MDZZ。

 

   观战席上。

   般若表示你老是盯着我是有什么问题吗?

   那个式神说不觉得你的姿势有点像女孩子吗?比如坐姿,和座敷童子一模一样

   般若说好像也是哦。

   于是般若调整坐姿和一目连一样。

   出战席上。

   阿妈表示唉,连崽你怎么了脸好黑啊?

   一目连说没什么,然后告诉自己一定要记得让般若穿内裤。

 

   今天寮里又来了个SSR叫大天狗。

   阿妈心情有些复杂。

   她拿来一张晴明的画像和一张黑晴明的画像,问他哪个比较好看。

   大天狗选了黑晴明。

   阿妈气得直接把他扔进了结界和达摩为伴。

   好容易被放出来后。

   大天狗遇见了般若。

   他追在般若后面绕院子跑(飞?)了三圈。

   然后被六星满级的一目连约去谈了人生。

   你经历过被一个辅助用平A怼死对方还完全不掉血的恐惧吗?

   大天狗表示他很无辜,他只是喜欢般若身上的面具想要来收藏而已。

   他有一句妈的死给,他现在就要说。

 

   姑获鸟很讨厌一目连。

   一目连当然是个好人(神?妖?)

   但是他的风盾。

   大概只认识般若吧。

   残血的姑姑在对面萤草“叮”的一声中倒地。

   已经躺尸的阿妈拍拍她的肩膀。

   没事的,姑姑,看来今天又是靠辅助怼死对面的一天。

   当然了,阿妈,毕竟那俩都是满血。

 

   酒吞的房间在一目连隔壁。

   当然大部分时候隔壁房间绝对不止一个人。

   茨木真的是个酒吞吹,真的可以吹上三天三夜不重样的那种。

   其实一目连是不介意的,但吵得般若睡不了觉就不好了。

   第二天阿妈带着茨木和一目连出去打大蛇。

   全队都有盾,除了茨木。

   于是唯一的输出在第二轮光荣倒下。

   看来今天又是靠辅助怼死对面的一天呢。

   阿妈乐观地想。

   才怪呢。

   她要跟网易投诉,这个式神的技能绝对有BUG。

   阿妈找一目连促膝长谈了一次。

   一目连表示茨木不是有自己的房间吗天天往酒吞那里跑干嘛。

   阿妈说般若不也老往你那儿跑吗。

   一目连说我不管,不上盾就是不上盾,我是一个有原则的神。

   于是阿妈找酒吞促膝长谈了一次。

   当天晚上茨木确实安静了不少。

   虽然隐约传来的声音有些少儿不宜就是了。

   而且茨木三天没有跟他们出去打架。

   一目连很满意,他开始给输出上盾了。

   哦,其实那天晚上般若还是没有睡着。

   路过的大天狗表示:妈的死给。

 

   阿妈是个颜党。

   她在看到大天狗觉醒的样子后差点手抖把这个SSR喂给红达摩。

   所以读完般若的传记后她开始思考人生。

   然后她允许了大天狗保持觉醒后的样子。

   她还氪出了黑晴明的皮肤,告诉他他很美。

   有一天黑晴明带着大天狗出去打斗技。

   回来时告诉阿妈他们上了八段。

   因为对面看到他们就直接退了。

   大天狗很高兴,认为自己的大义终于被人认可了。

   黑晴明很高兴,看来平安京这帮阴阳师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强嘛。

   阿妈不忍心告诉他们,对面只是不想被辣眼睛。

   或许我发明了一种新的斗技流派呢。

   阿妈乐观地想。

 

   阿妈是个欧洲人。

   比如她已经拥有了全图鉴的式神。

   式神多了,没事干的式神也多了,没事找事干的式神也多了。

   比如讨论一下哪个小姐姐的腿比较漂亮之类的。

   妖狐推荐了青行灯。

   傀儡师推荐了妖刀姬。

   雨女表示SR里的骨女和凤凰火也不可忽略。

   判官红着脸表示其实阎魔大人的腿也很好看。

   所以你是怎么看见的?

   荒川摇着扇子说虽然不是腿但他觉得椒图的鱼尾也很美。

   犬神拒绝了狗粮。

    这时候路过的大天狗表示你们怎么能把目光局限在女孩子呢?

    看开一点啊,般若的腿也很漂亮不是吗?

    一语惊醒梦中人。

   爷爷笑呵呵地给他插了个旗子。

   然后大天狗被刚打完斗技回来的一目连约去谈了人生。

   一起回来的茨木表示,没错,我们的目光不能太短浅,明明吾友的腿才是天下第一。

   因为大天狗不在,今天的妈的死给并没有被骂出口。

 

   听说般若是个恶鬼。

   阿妈表示你们真的没有记错吗?他真的不是一个熊孩子吗?

   比如撸妖狐尾巴毛偷大天狗面具或者在妖琴师弹琴的时候跳极乐净土把他气哭这种事。

   真的是恶鬼该干的吗?

   不说了,极乐净土跳得真好看,再给阿妈跳一个。

   看来今天被一目连约去谈人生的是阿妈呢。

   不过阿妈从来不会骂妈的死给。

   她只会气得把大天狗的御魂扒给天邪鬼绿。

   大天狗表示所以为什么躺枪的又是我。

   阿妈说当然是因为单身狗没妖权了。

   犬神拍拍他的肩膀,表示我们看开点先把皮肤换回觉醒前再说话好吗?

 

   后来阿妈被酒吞约去谈了人生。

   因为般若唆使茨木女装跳极乐净土。

   所以他果然是一个熊孩子吧。

   阿妈决定以后让他们两个一起跳极乐净土。

   有没有跳成不清楚。
   
   式神们只知道这回大天狗的御魂归了寄生魂。

 

 

   其实出现在一个集齐了孟婆山兔鬼使黑白阎魔判官的房间里。

   阿妈是拒绝的。

   毕竟这会让她以为自己提前归西去了地府。

 

十一

   有一天茨木和大天狗打起来了。

   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因为茨木说大天狗的面具丑吧。

   毕竟寮里这么耿直的大概也只有他了。

   大妖打架难免有些磕磕绊绊。

   比如茨木一把拽住大天狗的翅膀把他拉下来的时候没站稳。

   这个姿势好像有些尴尬呢。

   路过的惠比寿给他们立了个Flag。

   表示年轻人打闹归打闹还是要注意身体哦。

   下一个路过的是酒吞。

   然后没有座敷童子的大天狗被酒吞和茨木追着绕院子打了三圈。

   今天的大天狗,依然很想骂妈的死给。

 

十二

   其实寮里地位最高的是座敷童子。

   毕竟没有她大半式神都是废的。

   酒吞表示不服。

   于是座敷童子克扣了给茨木的鬼火。

   她表示等着酒吞来跪下叫爸爸。

 

十三

   能和座敷童子平起平坐的。

   或许只有萤草了。

   所以这个寮地位最高的R,最低的是SSR。

   阿妈表示没毛病。

   因为萝莉就是正义。

 

十四

   大天狗和一目连说。

   我觉得你的龙的面具不好看。

   我这里有一个面具,你拿去用吧。

   一目连看了一眼大天狗的面具,转头扔给了阿妈,表示这货你不教育一下是不行了。

   毕竟连般若都嫌丑的面具可不多见。

   阿妈表示妈的辣眼睛。

   然后她让般若封了大天狗的御魂和被动,然后让阎魔把他沉默了,又让他体会了一把被辅助用平A怼死的恐惧。

   哦,这回的辅助不是一目连,是带着涅槃之火的座敷。

   鬼知道那天大天狗经历了什么。

 

十五

   其实荒川有一个难以启齿的小秘密。

   作为一只原型是水獭的妖,他很喜欢砸贝壳。

   但作为一个SSR,这样的行为似乎很掉价。

   所以他总是趁夜深人静的时候溜去院子里的水塘砸贝壳。

   荒川的习惯有没有改掉不清楚。

   反正他和椒图是这么认识的。

评论(31)

热度(6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