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的Blade归来了吗

左非
让死者有不朽的名,让生者有无尽的爱

【游戏王GX||亮艾】他曾经见过精灵

●是个突发短打
●依旧是作者只是为了写了爽所以非常乱七八糟的东西
●文笔基本没有,叙事基本全崩,希望不要被2F打死【

   据说,在人类死去以后,他们的灵魂将会归于最在意之人的身侧,成为幽深暗夜的灵光一闪,或是慵倦午后的惊鸿一瞥。

   但是从未有人知道这个传闻的真伪。

   毕竟,从没有人真正的死过。

 

   八岁的丸藤亮有一个秘密,他曾经见过精灵。

   那本是一个平常的清晨,第一缕曦光穿透了黑暗,带着在晨光中漂浮的尘埃一起落在厚重的木质房梁上,他就像过去的每一天一样,准时地睁开眼,准备开始一天的功课。

   丸藤亮的师兄曾说过他有些努力过头了,即使他是电子流门下最为年幼的弟子,他确实同门间最较真的一个,只要是接收到的命令,他都会一板一眼地去完成。

   在每天的清晨准时醒来,或许也是其中的一项吧,就算再怎样贪恋梦乡的温柔,他都会以惊人的自制力在五分钟内完成起床的动作,但在今天,他少有地愣住了。

   精灵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现的,他带着破晓尚且凛白的阳光从空中落下,轻柔的好似一片羽翼,鎏银的发被光芒穿透成半透明,他睁开那对南极最深处的寒冰般钻蓝的眼瞳,晨光微微穿过了他的身躯,在地面拉成一条介于光暗之间的灰带。

   身为孩童的他,多少相信着童话,他有些焦急地下了床,顾不上穿好鞋子,便光着脚有些跌撞地跑上前去,伸出手想要触碰眼前的精灵,然后在自己的手掌穿透对方的身躯时,露出了惊讶的表情,他微微张开口,几乎要脱口而出的呼喊被对方用手指挡回了喉口。

   而那位精灵只是静静地微笑起来,抬起手指对他做出噤声的动作,他的指节纤细而苍白,仿佛只要遭受一点外力就会被折断。

   丸藤亮听见了一声带着威胁的低吼,他在此时才发现,精灵先生斜后方一步远的地方,站立着一个看上去与决斗怪兽十分相似的黑影,它扬起翅膀,对他扯出笑容,展示着锐利的獠牙,只是,如果说电子流的怪兽给人的印象是庞大和威猛,那么,他身后的那位带给人的就是深重的压迫感和若有若无萦绕在鼻尖的,属于血液的味道。

   但他是一位精灵,精灵理所当然地能驯服猛兽。更何况他看见那位精灵先生偏过头,小声地与那怪兽说了一句什么,然后它便收起了獠牙,安静地矗立在他的身后,连气息也比方才温和了不少——那股在鼻腔盘绕的血腥位消失了。

   他更加笃定了自己的猜想。

   “你是……精灵吗?”孩子扬起头,孔雀绿的瞳中满溢着惊喜与好奇。

   那位先生微楞了一会儿,大约是在咀嚼这个词汇的含义,尔后他绽放了更为温暖的笑意,开口,透彻的嗓音在他的耳畔绕着圈,直至被空气拉扯到失去形状。

   “在你的世界,是这样称呼我的吗,亮?”

   他呼唤着自己的名字,唇舌间噙着三月冰河化冻叮当碰撞的碎冰。

   “你知道我的名字?”孩童的眼中蒙上一丝疑惑。

   “我是精灵,我当然知道很多事了。”精灵抬手抚摸了他的发顶,就像完全不在意自己无法触碰到他一样,“我甚至知道你的未来。”

   精灵垂下了眼,鸦羽般的睫毛在眼中投下浓厚的阴影,他无端从他的语调里捕捉到了一丝追念。

   他望着精灵冰蓝的瞳孔,然后想起,那些故事书与绘本中的精灵总是快乐的,他们会浮在云朵上,落在花丛间,无忧无虑地哼唱着属于他们的歌谣,至少,在一位精灵的眼中,不该这样浸润着他读不透的释然与悲伤。

   “我的未来……是怎么样的呢?”

   他犹豫了一会儿,这样问道。

   “我可不能随意说出未来的事啊,亮,即使身为命运的主宰者,改变他人的未来也是不被允许的。”

   “命运的主宰者?”

   “没错。”精灵先生再次微笑起来,他的语调轻快,仿佛在念着一首轻盈的诗篇,“预言,光芒,消弭的仇恨,全新的自我,未知的前方,和注定的相遇,精灵就是由这些东西构成的。”

   “但是,亮。”他轻轻呼唤了这个名字,舌尖纠缠期年未散的夜晚,“偶尔,听从自己的愿望吧。”

   他的身影愈发透明了,阳光穿透了他的头发,将近似透明的银色发尾染成赤金,然后照亮那个小小的房间,倾泻一地暖意。

   “你要离开了吗?”

   “不能在人类的世界停留太久,也是属于精灵的规矩吧,你看的那些童话里没有这样说过吗?”

   “那我还能再见到你吗?”

   “在你成为你之后,我会回到你的身边。”

 

   十八岁的凯撒有过这样的梦境,当他仍在电子流道场修行的时候,他在某天见过精灵。

   只是那些比他大上几岁的师兄,在听过他的说法后,都只是给出了这样的回应。

   “原来亮也会有这样的幻想吗?”

   “是不是最近的功课太辛苦了,要和师尊说一声让你休息一下吗?”

   “我还在想你为什么会迟到呢,居然是这样的理由,果然还是个孩子啊。”

   于是他学会了将这段记忆埋进心底,将它从山巅丢落,在断崖里砸成散落的晶莹碎片,被谷底的河流冲至大海,掩埋在海底深深的泥沙之中。

   他重复着对多数人来说过于严苛的修行,他得到了师尊的认可,得到了许多人的认可,他成了电子流的继承人,他成了被无数人尊敬着的决斗者,他成了赛场上的新星,他被老师赞扬着,被对手钦佩着,同辈渐渐把他呼唤为“凯撒”,而不再叫起他的名字。

   他只会偶尔在某个夜晚,回忆起那把有如早春裂冰透彻的嗓音,那声音的主人叫着他的名字,用微微拖长的音调念着那个音节,亮。

   他似乎,找不到自己的愿望了。

   而在那天,当他踏入决斗场时,在看到那个人的第一眼,他无可避免地想起了那位精灵。

   鎏银的发,钻蓝的眼,只是那张脸上的倨傲与挑衅,是他从未见过的部分。

   “在决斗中走神可是会输的啊,前辈。”

   那位精灵,呼唤过他的名字。

   他曾经见过精灵,而精灵留下了一句无法被孩童参透的话语,消散在峰顶初升的朝阳中。

 

   十九岁的地狱凯撒看着决斗盘上的数字不断跳转,突然回想起那个传言来。

   不断从岩壁崩落的碎石砸在他的身侧,锁链被拖拽的金属响声震得鼓膜隐隐作痛,他看见那个银色的身影消弭于光芒之中。

   “快走吧,亮。”

   那个人没有回头,他的眼中,或许正如那位精灵一般,浸润着释然与哀伤。

   他曾经见过精灵,或是在某个凌晨,遇见了徘徊在人间的灵魂。

 

   二十岁的丸藤亮回到了赛场,溢散银光的机械生命在场地上舒展着它的翅膀,即使只是投影,压迫感却不减半分。

   而站在另一边的他看着手上的卡牌陷入思考,压低纤细的眉,唇被微微咬起。

   “我盖伏两张卡,回合结束。”

   他抬起头,看见那人冰蓝的瞳孔。

   他曾经见过精灵,而现在,他回到了他的身边。

   或许那个传闻是事实吧。

   他这样想着,愉快地勾起笑容。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