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的Blade归来了吗

左非
让死者有不朽的名,让生者有无尽的爱

【FGO||伯爵天草】到天明·②

●有FA记忆的天草和奇怪设定的伯爵
●我流迦勒底,咕哒君(立香)和咕哒子(立花)并存,并没有什么用的设定,只是为了写斗嘴x
●灵感来自那句“十夜九梦都有你,一夜无梦到天明”,但是脑洞完全跑偏
●太过啰嗦以至于完全看不出cp倾向,诸位将就着看吧……

   那人的指尖是冰凉的,不,应该说,他的一切都显得冰冷而尖锐,恰如深冬屋檐垂下的冰凌,透出一种泛着寒气的美丽,不知何时便会下落,割断某个路人的脖颈。但他偏偏被火焰围绕,那些带着不祥气息的黑炎如同它们的主人一般诡谲,在天草的脸侧、身后乃至头顶不断地炸裂开来,花火一般散落在黑暗中。这些漆黑的火焰,算是不要靠近的警告吗?但对方的手指却分明划过他的头发,灼去一缕素白的发丝,冰冷的指尖挟着滚烫的黑炎擦过脸颊,留下一道不轻不重的伤痕,重到血液自伤口溢出,在空气中晕染成腥甜,轻到魔力在下一刻便将伤痕填补,再无痕迹。
   天草四郎听见那人的嗤笑。
   “年轻的神父,我想,关于你擅自闯入我的领域这一件事,我们之间不存在什么误会吧。”他似乎刻意压低了声音,低哑如同呓语的嗓音透露着一丝不符合他苍白面孔的成熟,气息扑打在耳畔, 带来一阵轻微的瘙痒感。
   指腹刮走血液,他在对方的凝视下将那抹鲜红纳入舌尖,化作一丝微不可查的魔力混入周身的黑炎之中。
   这个动作似乎太过挑逗了,尤其是对于一位那般俊朗的先生而言。
   不可否认的是,这位先生的面容十分英俊,即使是被历史评价为“相貌俊美,举止高雅”的天草四郎也不得不承认,那种如同刀削斧凿般雕刻式的深邃轮廓与被精巧组合的五官,配合着他身上虽稍显阴郁却高贵的气质,足以构成每一个怀春少女梦中完美的情人形象——如果这位先生的表情不是那般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话。
   少年神父因自己不适时的想法稍稍红了脸,所幸此处着实昏暗,而且对方似乎也不甚在意自己的表情。
   真是太失礼了。
   他用一声轻咳掩过自己的失态。
   “这件事情解释起来可能有些复杂,先生。”他轻轻将手腕从对方手中抽出,整理好略显凌乱的祭袍,颔首行礼,然后小心地避开那些黑炎,后退了一步,“虽然很难相信,但我非有意闯入这里。”
   “我想这并不是一个良好的说辞,神父。”那人保持着笑意,瞳中的冷淡却不曾消减半分。
   “暂时相信我也没有坏处吧,先生。我想您应该也认同这里不是一个适合战斗的地方。”这里是他的空间吗?这样窄小逼仄的地方,怎么看都不适合他这般高贵的人,但他身上沉郁的气质却与这里阴森压抑的气氛不谋而合。
   他究竟经历了什么?那样完整,却又那样分裂。天草张开五指,十字架的链尾挂在小指上,在墨色的空气中划出一道浅浅的亮银色弧度。
   “那么,你也应该清楚,主动权在我这方吧。”玩味性地眯起鎏金的眸子,警觉却是真实的。
   “我无意冒犯。”礼貌地微笑着,天草在胸前划一个十字,颔首行礼,“天草四郎时贞,先生暂时将我当成一名普通的神父便可。”
   就这样将真名告诉对方,若是被御主知道的话,一定会被责备的吧。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也只有说出真实,才可以取得信任。
   “岩窟王。”
   姑且算是得到回应了吧?有些无奈地想着,天草抬起手,试图将十字架挂回胸口,才发现自己的指尖似乎渐渐透明。
   时间到了吗?看来与这位先生的际会,也只能到此为止了。
   他合上双眼。
   天草能感受到有火炎将他围绕,突然消失这种事肯定会引起那位先生的怀疑吧,虽然不能继续与这位自称“岩窟王”的先生交谈下去难免使他觉得有些遗憾,但这是最好的发展,就让他们的相遇成为偶然,让彼此成为记忆中的一段幻觉,直到岁月将最后的印记抹去,他们便不曾相遇。
   就让此刻,成为他们最后的交集。
   再睁眼时,阳光正从窗沿洒进,雪山将暖金的初阳映射成冷银,又跃过厚厚的玻璃,在地面投成半透明的影子。
   似乎比起平时起得有些迟了……天草四郎赤足踏上地面,向前迈步的同时魔力化作衣装,推开门时,已然挂上了得体的微笑,希望现在赶去餐厅的话,还能有幸品尝到卫宫先生准备的早餐。
   “早安,愿您今天也会有好心情。”
   他握着十字架,微微低头向在走廊偶遇的英灵致意,却还是有些在意那个梦境。不,那真的是梦吗?天草四郎无比确信这世上不会有那样的场所存在,即使天主不甚垂怜于这个世界,他也总是不吝于给所有的情景添上一丝希望,所以天草四郎将一切归于梦境,或许是自己舍弃的那部分阴暗的思想找上门来了呢,梦中的事物一切皆为可能,谁知道呢?但昨晚,那位先生,那位如此真实的人,他的话却让天草开始怀疑起自己的判断。
   是否真的存在那样黑暗的世界——被仇恨吞没,不存在救赎的世界。
   他就这样胡乱地思考着,推开了餐厅的门。
   “啊,天草先生,早安!”橙发的少女依旧元气满满,“昨天真的非常感谢,立香都告诉我了,要不是天草先生,他差点就没能打败那位影从者呢!”
   “你不许乱说啊,我怎么可能被打败!”少年的声音插入,藤丸立香挥了挥筷子,似乎在表达自己的不满,“只是因为一时大意啦,大意。”
   “可是你差点被那个影从者抓住是事实吧!”
   “你上次不也差点被奇美拉咬到!”
   “总比你直接被鬼魂吓到尖叫要好吧,胆小鬼!”
   “你还不是一看到翅刃虫就跑?”
   “女孩子对虫子有点生理性厌恶怎么了!”
   “看来两位御主之间的关系还是很好呢,但是再这样吵下去就又要被玛修小姐责备了哦。”有些无奈地微笑着,天草四郎咳嗽一声,稍稍提高音量打断他们的争执,“非常感谢您的赞扬,立花小姐。不过这不仅仅是我的功劳而已,同行的大家都在打败影从者这件事上出了不少力,我想立香先生待会儿也去和他们道个谢比较好,还有,感谢您的指挥,立香先生,我们能有那样出色的配合,都是因为御主的领导。”
   “不用向我道谢啊,天草先生。”两位年轻的御主这才意识到自己或许有些失态,立香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发,“应该是我向您道谢才是,我们还要去医生那里做个检查,暂时先告辞了。”
   “对了,天草先生最好快些去吃饭,卫宫妈妈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了哦!”少女抓起少年的手向门外跑去,被刻意拔高的音调却分明是为了让此刻身在厨房中的某位英灵听见。
   “立花,你再叫我妈妈就别想要饭后甜点了。”下一秒,系着围裙的红色弓兵从厨房中走出,将吐司和咖啡摆在桌上,“早安,天草先生。”
   “知道了,卫宫妈妈!”少女的声音伴着笑声从门口传来。
   “立花小姐,还是不要在走廊奔跑比较好哦。”拉开椅子坐下,天草带着笑容欣赏了这出时不时便在迦勒底上演的戏剧,“对了,御主。”
   “怎么了吗,天草先生?”立花探出头,对卫宫扮一个鬼脸。
   “你知道岩窟王吗?”
   如果那个人真的是英灵,是自己的同类的话,身为迦勒底御主的他们,或许会知道些什么。虽然他们可能再也不会见面,但他依然有些在意,那个人,会是真实的存在吗。不过他可能问错问题了,因为他看见两位御主难得一致地露出了同样的疑惑表情。
   “天草先生以前是对小说感兴趣的人吗?”立香附在立花耳边说,而少女回报给他一个痛苦的眼神。
   大概是“对不起虽然我是他的头号粉丝但我真的不清楚他为什么会突然对一本十九世纪的法国小说感兴趣可能是那六十年把他教坏了吧”的意思。
   “这……或许您可以问问安徒生先生,我想他或许会和这本书的作者比较熟悉……”立花迟疑地给出了自己的意见。
   书?作者?他不是在询问那位先生的事吗?难道那位先生是一个作家?真是很难想象那样的人会写出什么样的故事……
   “好了,立香,立花,医生还在等着你们去做检查呢,闲聊先结束吧。”卫宫端出最后一份煎鸡蛋,“还有,立花你今晚的甜点取消了,我说到做到。”
   “卫宫先生!”
    无视了少女的哀嚎,红色的弓兵再次转身走进厨房,开始收拾碗筷。
   虽然这么想有些失礼,但确实很像妈妈呢,卫宫先生。
   夹起一块煎蛋放入口中,不论品尝多少次都想赞美的口感。果然还是把那件事当成单纯的梦境比较好吗?还是说,按照御主的意见,去请教一下那位童话作家……
   他搅动着咖啡,盯着那杯褐色的液体形成的漩涡,有些出神。
   那位先生……

评论(2)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