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的Blade归来了吗

让死者有不朽的名,让生者有无尽的爱

尘曦·①

明明什么都没写,非说有敏感词
错了一个很重要的字,BGM是《你曾这样问过》
看不了图的走评论

论沉迷FGO与地球毁灭之间的必然联系

帕檀·Bleeding

●剧情捏造注意,是刀
●CP为帕拉德x檀黎斗
●最近沉迷报复社会

   “帕拉德,Bugster会流血吗?”
   他第一次问出这个问题,是为了什么?
   是好奇吗?那时自己还是唯一的Bugster,作为仅有的资料源,即使只是为了研究,他也想要了解自己的一切吧。还是说仅仅是无心之言呢?不过是青少年的好奇心作怪,让他突然想起了这个问题罢了。
   但他记得彼时少年弯起的眉眼,光影在唇角勾出上扬的弧度,洋溢成阳光的美好。
   只是檀黎斗从不适合“美好”这个词汇,他们都不,一方是蒙着十四岁姣好皮囊却能痛下杀手的少年,一方是仅仅诞生于此世便造就鲜血淋漓的Bugster,他们都不适合如此纤弱美丽的词汇。
   所以帕拉德只是抬手覆住他的脸,另一只手擦过对方的唇瓣,手指触到他舌尖的温软,对他展露笑容。
   “我也不是很清楚呢,毕竟我没有受伤过。不如亲自试试吧,黎斗。”
   他的指腹在那人的犬齿上按压摩挲,微笑着示意对方尽管咬下来,那人的舌卷过手指,使他的指尖一片濡湿。
   而檀黎斗也从不是会犹豫不决的人,少年到底不如以后那般世故圆滑,表面的恭敬有礼还是掩不了骨子里的锐气,更何况是在帕拉德面前,便连那层伪装也舍去了。
   犬齿刺破手指的皮肤,一时口腔漫延的尽是血腥气息。
   Bugster也会流血吗?但是他们明明只是数据吧,檀黎斗如同想要确认一般下意识地吸吮他的手指,试图尝到更多血液的铁锈味。
   “虽然是我的提议,但这样还是很痛的啊。你有点过分了吧?”
   对方的话语在耳畔缠绕,手指抽出时牵起一道带着隐约红色的丝线。
   Bugster也会流血,即使是数据,即使明白是自己亲手创造了他,帕拉德却有着人类的外貌人类的体温,甚至有着人类一般温暖而腥甜的血液,有时连自己都会恍惚觉得,这是一个人类。但他远超出常人的体能,诸如瞬移的不为人类掌握的技能,却一直提醒着自己帕拉德并非人类的事实。
   帕拉德也会流血,这大概是一个令他有些欣喜的事实。
   即使此时檀黎斗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想要与他亲近,或许是为了了解自己的造物吧,至少他是这样想的。
   但檀黎斗依旧感到欣喜。
   “呐,补偿一下我吧,黎斗?”
   手腕被人牵住拉至头顶,向后抵在坚实的墙面上,仰起头时看见那人靠近,下一秒,亲吻落在唇间。
   帕拉德在他的唇间尝到自己鲜血的味道,以及一丝令他深陷的甜腻。
   或许,那就是恶魔馥郁的耳语。

   第二次听到这句话,是在一个过于暧昧的场合,以至于这句问话显得过于冰冷,甚而将空气中盘亘的旖旎消耗殆尽。
   “帕拉德,Bugster会流血吗?”
   檀黎斗的语气有些慵懒,表情却带一丝餍足,他半阖着眼,目光扫过半撑在他身上的那人。
   “我会不会流血你还不清楚吗,檀?”帕拉德微凉的指尖抚过腰腹的沟壑,在青紫处略微停留打转,嗓音带着情欲后的喑哑,手指顺腰侧滑落,捕捉到他的手十指相扣,“我现在不是就在流血吗,是谁害的啊?”
   他牵着对方的手抚上颈侧微微渗血的伤口。
   “刚才还咬得那么用力,现在就忘了吗?”
檀黎斗的指尖沾上一抹殷红,他抽出自己的手置于唇边,以舌舔去那抹红色,又将对方揽下亲吻他的颈侧,舌苔舔过伤口,卷走溢出的鲜血,用暧昧的水渍取而代之。
   “也对,是我犯傻了,帕拉德。”他微笑着,咽下口中带着铁锈味的液体,将帕拉德拉入一个缠绵的吻。
   只是檀黎斗,那个人会问出多余的问题吗?即使在情欲顶峰也维持三分清醒的他,为什么会忽然问出这样的问题呢?
   帕拉德没有追问。
   而檀黎斗也无意作答。

   “帕拉德,Bugster会流血吗?”第三次的询问发生在夜晚,有着宽大落地窗的办公室恰好俯瞰着车水马龙的街道,广告牌的霓虹灯在瞳孔烙下或红或绿的光斑。
   Zero Day后,他的同伴骤然增多,找到同类的喜悦使他暂时忘记了自己已经好几天没有看见檀黎斗的事实。
   幸而檀黎斗也不空闲,所以他多半也没有注意到这件事。
   檀正宗顶罪入狱后,幻梦的大部分决策被移交到他手上,董事会的老古董们显然对这个年轻的新社长不甚信任,光是与他们周旋便耗去大半精力,更何况檀黎斗还要负责新游戏的制作,而骑士系统与卡带的开发也被正式提上日程,可以说忙到脚不沾地也不为过。
   因此当帕拉德出现在他的办公室时,专注于眼前程序的檀黎斗并没有注意到他。
   直到他被帕拉德一把拽起纳入怀中时,他才意识到了对方的存在。
   帕拉德在他脖颈边嗅闻几下,因古龙水的香味微微皱起眉。
   “我不喜欢这个味道。”他赌气般扯开檀黎斗的领口,啃咬着他颈侧的肌肤,“还是你自己的味道比较好闻。”
   “现在可不能像以前那样任性了。”从对方的拥抱中挣出,伸出手指挡住对方的唇,浅笑间语气却意外认真,“不能留下痕迹啊。”
   一时沉寂。
   两人似乎失去了能使对话继续的话题,只是相对无言,自顾自沉默着。
   怕是他们太熟悉对方了,熟悉到失去新鲜感,任何曾经有趣的话语再说起,都是味同嚼蜡。
   帕拉德是不变的,他始终那副鲜衣怒马的恣意模样,对刺激的热爱也是永不消退,而檀黎斗却从少年长大成人,身材拔高的同时面容褪去稚嫩,原本可以一手环抱的人此时已然比肩,只是人的本性,却是难以改变的,他不是什么崇高善良的人,却是足以改变世界的人。
   伪善的神明对他展露笑颜,而他拉过神明的右手,在手背印下浅吻。
   “帕拉德,Bugster会流血吗?”
   询问的话语在此时炸开寂静。
   “我想这是你第三次问这个问题了吧,社长大人。”
   帕拉德斜靠在落地玻璃上,有光线越过卷曲的发射入,在檀黎斗的眸中印出一片陆离的色彩。
   “我想问的是,”檀黎斗走上前,凝视对方波澜不惊的眼瞳,五指点在他的心口,“帕拉德,Bugster的这里,也会流血吗?”
   “那么好奇的话,要不要刺一刀试试呢?”帕拉德挑起眉,噙着微笑扣住他的手掌按在胸前,“如果是你的话,我大概不会介意吧。”
   掌心传来平缓的心跳与隐约的体温,多像一个人类。
   但他终究不是人类。
   即使有着相同的心跳相同的体温,甚至身体奔流着相同的赤红而温热的鲜血,他们说着相同的语言吃着相同的食物,偶尔也在相同的时间沉沉睡去,但他终究不是人类。
   所以,他也会流血吗?
   哪怕没有溢血的伤口,也会因沉痛心如刀割吗?
   Bugster,也有着人类的感情吗?
   或者说,帕拉德有没有?
   他能理解什么是喜爱,还是仅仅出于玩味才说出那般危险而暧昧的话,他的占有是源于爱意,还是对于新鲜事物的追求,抑或是觉得摧毁高高在上之人能带来更多快感?
   檀黎斗想要得到答案。
   “算了,我大概是太累了,才会问你这种问题。”他收回手,向后退到桌边,食指在桌面上轻轻叩击着,“对于Bugster来说,这样的话还是太难理解了吧。”
   只是对方恐怕连这句话都无法参透,他的思维简单直截,自不似人类拐弯抹角。帕拉德一如既往地微笑着,情绪简单到一眼看破,却显得愈发捉摸不透。
   令人恼火的笑容。
   檀黎斗选择了沉默。
   而帕拉德本就不知道如何作答。

   第四次,事实上没有第四次,毕竟那时的檀黎斗没来得及问出口。
   染红地面的是他自己的鲜血,口腔中腥甜的血液顺着唇角滑下,声带已然撕裂,每一个字句都伴着难言的疼痛。
   他看见帕拉德向自己走来,眼角有鲜红模糊视线。
   雪中送炭与落井下石,你觉得答案是哪边?
正解是显而易见的。
   从来都知道他信奉成王败寇,败者便该有败者的结局,但在那人扶起自己时依旧心存侥幸,也是可笑吧,最了解的他的自己,竟会期冀在帕拉德眼中,自己能与众不同。
   不同的只有M,那是他的半身,剩下的万事万物,都不过是拿来寻求新鲜感的刍狗。
明明再清楚不过,他有多自私。
   怀着不该有的希望与信任,才会失败吗?因为一开始便将他错置,才落得而今被手刃的境地。
   真是奇怪啊,不是已经被背叛了一次,为何要相信他呢?
   然而拳头击打在腹部的感觉是清晰的,鲜血自胸腔上涌,在喉口哽成咽不下吐不出的沉痛。
挣扎着想要再次站起,唇齿张合间吐出一些不甘而疯狂的话语。
   血液顺着喉管逆流,在心口郁结成疾。
   终还是脱力地倒在地上,砂石蹭破皮肤染作绯红,血液的颜色。
   帕拉德在他身边蹲下,抬手温柔地抚过他凌乱的发,一如很多年前,抚过那位睡梦中的少年一般。
   他看见檀黎斗被艳红遮盖的眼,却开始怀念那双眼睛尚且澄澈的时候,他看见那人双唇张合,却没有听见哪怕最细微的声音。
   但他仍然能够辨别出那句话,那是他无比熟悉的问题。
   帕拉德,Bugster会流血吗?
   不会啊,Genm,我想我的心脏里,没有血液存在。
   他起身离开。
   檀黎斗的身影化作数据消散。
   就像从没有存在过。
   Genm,既然Bugster不是人类,他们为什么会流血呢?

   再后来,他们作为敌人相遇。
   檀黎斗到底还是檀黎斗,无论如何都不会使自己置身于绝境。
   LV0的银色条纹冷静自持,一如招式凛冽。但他明明更适合紫色,带一点神秘与自傲,浓郁而疯狂的色彩。
   他注视着那个身影,忽觉胸口泛起钝痛。
   明明还没有受伤吧?
   有风扬起披下的后摆,扯出一些猎猎的响声。
   他会说些什么呢,面对背叛多次的自己,责骂也好埋怨也罢,总好过相对无言。
   那人的面容隐藏在假面之下,看不见他的表情。
   这有如何呢?即使没有假面,现在怕是自己也无法揣摩他的想法。
   不是自作自受吗,帕拉德?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天道轮回吧。
   也是时候尝尝任性的苦果了。
   但他想再听一次那个问题,毕竟难得找到了答案。
   帕拉德,Bugster会流血吗?
   会的啊,黎斗。
   你看,我现在不就是在流血吗?
   只是你再也不会为此担忧。

没错这又是个群宣……
有没有吃骨科的一起来玩玩啊
求你了

记一场别开生面的国王游戏·①

●虽然开始写国王游戏了却完全没有考虑过惩罚,所以请把你们想看的惩罚砸给我好吗?
●CP为九条贵利矢x宝生永梦,花家大我x镜飞彩,帕拉德x檀黎斗,你说古拉法德?让石墨出场不就是为了欺负他吗(x)
●我不是故意黑飞彩的唱歌水平的,真的
●Genm外传很甜,打了鸡血,痛哭流涕,旋转升天

   尽管在这个世界人类与Bugster达成了诡异的和平,但这并不意味着CR的骑士们在看见了檀黎斗一行人时不会想怼上去。
   起码他们得找点什么事情来做,不然很有可能下一秒这里就会变成聚众斗殴现场。
   这就是他们出现在KTV包厢里,拿着话筒面面相觑的原因。
   尽管九条贵利矢的提议一如他自己一样跳脱,但为了双方好不容易维系的和平考虑,他们还是决定采纳这个意见。
   反正唱歌死不了人。
   其实一开始他们确实相处得还不错。
   九条先亮了一嗓子,唱了首抒情性的老歌,然后拖着宝生永梦硬生生把Might Action X的游戏主题曲搞成了对唱,也不知道坐在底下身为开发者的檀黎斗会有什么感想。古拉法德唱起歌来倒是很温柔,而帕拉德出乎意料地是个高音担当。在花家大我一曲《Unite ~为了与你相连~》完成后,檀黎斗拿到了话筒。
   万万没想到看上去一本正经的檀黎斗,居然会是个摇滚爱好者。
   到现在一切看上去都很和谐,直到镜飞彩在众人的怂恿下拿起了话筒。
   我错了,唱歌也是会死人的。
   九条贵利矢用悲哀的目光望向其他人,示意他们快点上去把意外陶醉的镜飞彩的话筒抢下来,而其他人则死死捂着耳朵表示我们才不想上去找死。一曲终了时宝生永梦已经瘫在了九条贵利矢身上,眼中红光若隐若现,嘴里还喃喃着“放我出来我要打死他”这一类的话,转头又看见坐在一旁的帕拉德已经准备伸手去摸卡带了。
说实话作为一个LV 3是音游的骑士你把歌唱成这样真的好吗……
   不对,现在的重点是,再这样唱下去真的要出人命了。
   最终还是九条贵利矢本着大无畏的精神上前把话筒从镜飞彩手里抽出来——虽然力道大的接近于抢就是了——然后在对方逼问性的目光下耸耸肩,故作轻松地说道:“飞彩啊,你看一直唱歌也挺无聊的不是吗,把话筒放下我们来玩玩游戏吧?”
   “可是我们才唱了半个小时吧?”
   要是再这样唱半个小时骑士就要全军覆没了好吗。
   “怎么,小少爷你怕了吗,没想到堂堂天才外科医生连玩个游戏都不敢啊。”
   花家Good job,这个激将法用的好啊!
   “谁说我不敢了,玩就玩,玩什么?”
   看来镜飞彩还是一如既往地容易炸毛呢。
   趁他与花家陷入下一轮拌嘴的间隙,九条从桌下摸出了一盒扑克,但是以目前的人数,打牌显然不是一个好选择。
   “我们来玩国王游戏吧。”他将扑克打开摊到桌上,摸出红桃A到7,又抽了一张Joker放在上方,“抽到Joker的就是国王了,可以命令其他人哦,不过可要小心别坑到自己啊。”
   “听上去很蠢。”被九条强行收走话筒的镜飞彩依旧有些忿忿不平,抱着胳膊站在一边,语气非常冷漠。
   “虽然很难得,但是这次我赞成小少爷的看法。”花家点点头。
   “如果聚集在一起只是为了这种无意义的活动的话,我就要回去继续开发游戏了。”第二个附议的是檀黎斗。
   “能不能快点,我还要回去做饭。”古拉法德皱着眉看了看墙上的时钟,直白地表达了自己的不满。
   我说你们,我提出这个活动还不是为了你们的生命安全着想啊!檀黎斗也就算了,花家大我你要不要这么容易叛变啊,还有古拉法德,做饭就那么重要吗,你作为Bugster的尊严呢?
   九条贵利矢第一次感受到了什么叫做一群猪队友。
   “我说,我们还是继续唱歌吧。”镜飞彩试图伸手去拿放在桌上的话筒。
   下一秒永梦扑到桌上用身体死死挡住了话筒。
   “那个,飞彩桑啊,这个游戏其实挺有意思的。”
   干得好,名人,果然只有你才是我的天使!
   “听上去很有趣啊,社长,我们来玩玩看吧。”帕拉德举起手中的游戏机,对檀黎斗露出一个笑容。
   你们两个的距离是不是越来越近了?坐在你们中间的石墨都要被挤下去了好吗?
   “既然你这么说了……”
   看来你们幻梦的人都是一样的没原则。
   “可是我还要做饭。”
   请不要把原则用在这种地方,你的行为会给你的Bugster同胞们丢脸的。
   帕拉德微笑着亮出了卡带,而檀黎斗扬起眉毛,俨然一副看戏的样子。
   古拉法德屈服了。
   其余人不知为何突然对古拉法德生出了一丝同情。
   “好啦好啦,五对二,少数服从多数,我们开始玩吧。”
   九条拍拍手打破沉默。
   “那么第一局就由我来发牌吧。”

假面骑士EX-Aid人物判词

●别和我谈韵律,我已经要疯啦——
●含结局推测,有空可能会写个解析
●想印无料啊,有没有画手一起来搞事

宝生永梦
愿为歃血浇世冷
奈何歧路难为盟
春来日暖花尽放
残梅并作雨吹风

镜飞彩
莲子含心心作苦
杏林济世世为污
寒芒自执柳叶刃
且问荆棘可斩除

花家大我
夜阑风卷落残花
黄尘加身难饮茶
愁思往事成片语
只道浪子本无家

九条贵利矢
戏言作面痛作魂
半句笑谈半句真
曲终人散帷幕落
愿邀来世续前尘

帕拉德
为怪非人自轻狂
贪欢逐乐堪荒唐
笑语晏晏背离日
此生余路始炎凉

檀黎斗
恃才放旷厌无能
恣意轻狂难善身
人世既无真意在
不得成仁便成疯

帕檀·夜雨

●一篇为了在名朋卖安利而产生的戏(wen)
●CP为(其实算没有的)帕拉德x檀黎斗
●趁官方还没说明捏造双黑初遇

   我是檀黎斗,拥有神之才能的人。
   这句话由我自己来说或许多少显得有些自负,但直到收到那封信前,我还是这样坚信着的。
   毕竟,某种意义上,我的人生过于顺遂,从没有为学习苦恼,只需要花上很少的精力便可以掌握新事物,因此,我坚信自己的才能。
   不过这种自信,在我收到那封信的时候崩塌了。
   “宝生永梦……”低声念出信封上的名字,信件上的笔迹过于稚嫩,明显来自于某个尚且年幼的孩子。
   但是他的才能过于耀眼。
   有那么一刹回忆起了曾与父亲看过的《莫扎特传》,当时也疑惑于萨列里为何要谋害莫扎特,现在想来,恐怕是因为莫扎特的才能太过耀眼了吧。
   与日月相比,群星是无光的。
   我不是莫扎特。
   那么,不如毁了日月吧?
   萨列里谋害莫扎特不过是传闻,但他的恨却是真实的。
   我要毁了他。
   将载有Bugster的游戏光盘寄给他不过是一时冲动,但毁了他这一点是计划好的。
   只是我也没有料到,这个决定会给我的生活带来多大的异变。
   故事的转折总是发生在雨夜,伴随着雷声的雨夜,很适合不属于光明的故事展开不是吗?
   事实上,我在推门的那一刻便察觉到了异常。但对方的动作过于敏捷,当时的我尚且无法反抗。
   不,应该说,我从不曾反抗他。
   我完全可以叫我的父亲,或是直接推开门逃脱,但我不想反抗他,那时,现在,恐怕未来也是。
   猛然撞到墙壁上,背部传来剧烈的疼痛,那人覆上颈部的手带着一丝雨水的凉意。
   耳边炸开鸣雷,他的话却分外清晰。
   “你就是让我来到这个世界上的人吗?”
   他的指尖顺着颈侧摸上脸颊,扳过我的头强迫我与他对视。
   “你说什么?”
   此刻已没有余裕装出镇定,他的眼神过于危险,而我也毫不怀疑这个人能在一瞬间将我杀死,所以暂时顺应他,应该是最好的选择。
   “你就是让我来到这个世界上的人吗?”
   他的瞳中闪过一丝紫光。
   看上去不像人类。
   我有了一个猜测,如果这个猜测成立的话,我、幻梦甚至是人类的命运,都可能被颠覆。
   “你是Bugster吗?”
   我的声音颤抖,恐惧或是激动,究竟是哪边呢?
   “Bugster?原来我是Bugster吗……”
   那人冰冷的指尖终于从皮肤上移开,我看着他拨开额前被雨水沾湿的头发,对我露出一个笑。
   孩童般天真的笑容。
   这不公平吧,明明我才是看上去比较小的一方,现在竟对这个刚才还在胁迫我的家伙起了宠爱之心了。
   “你叫什么名字?”
   确认了对方没有再次攻击的意图,我从地板上爬起,胸前的衣服沾了那人带来的雨水,湿淋淋的覆在身上,印出几道皱缩的痕迹。
   我不曾如此狼狈过。而我的狼狈都是因他而起。
   “帕拉德。”
   “什么?”
   “我想我叫帕拉德。”
   说来Bugster也是奇异的产物,他们似乎生来精通某些知识,却对另外的一些一无所知。
   没有哪个人出生时便知道自己的名字,他们却很清楚自己叫什么。
   “帕拉德?”
   我重复一遍那个音节,他点了点头算作回应,然后直接带着那身浸透雨水的衣服坐在了我的床上。
   床单和被子算是报废了。
   帕拉德,Paradox,他确实是一个悖论,起码是将我的一生囿于其中的悖论。
   但那时的我显然不在意这个音节的意义,我只是想要一个称呼罢了。
   “帕拉德,你是怎么进来的?”
   窗户紧闭着,并没有被人打开过的痕迹,偶尔一道惊雷劈下照亮夜空,他留下的水渍也全部分布在靠近门的地方,以及他刚刚挪去床那边的路上,但是,如果从门进入,不可能不被人注意。
   “应该是类似于瞬移或者传送的能力吧,按照你们人类的游戏来设定的话。”
   他张开双臂向后仰躺下去。
   我想我需要心疼一下我的床。
   “那你为什么还要淋雨?”
   皱着眉走上前想要打开床头的台灯,却被他一把抓住手臂。
   见鬼,Bugster的力气怎么这么大?
   “我到了这里,发现窗户上了锁但很想进来,然后就发现自己在房间里了,那个时候我才知道自己可以瞬移。”
   姑且算是个不错的解释吧。
   “那你为什么……”
   “我知道你是檀黎斗,知道这里有让我来到这个世界上的人。”
   问句被打断,他拽着我的手将我揽入怀中。
   这个拥抱过于糟糕,他全身被雨水浸得冰冷,即使他身为Bugster无须在意这些细枝末节,但我到底是个人类,而且是个还处于儿童与少年间的人类,而帕拉德显然也没有什么拥抱的技巧,脖颈上的拉链硌得我耳朵发疼。
   “不要问我这么多问题啊,檀。”
   保持着拥抱的动作躺倒在床上,我感到他的气息扑打在耳畔。潮湿的感觉渐渐褪去,他的衣服以一种可观的速度边干,又是什么奇怪的能力吗?
   我转过身,半跪在床上,自上方俯视着他,想要开口问话,却被他用一根手指挡住。
   “我才是来找你提问的那个。”
   他挑眉微笑着。
   “不过你看上去很累了,我想人类是需要休息的,睡吧。”
   再次被人按到胸口,只是他的话似乎勾起睡意,竟也有些昏昏沉沉了。
   “那么明天,教给我更多新鲜的东西吧,檀。”
   这是我和他的相遇。
   我想错了一点,我并非日月,却也不是群星。
   我是黑夜。

【严重超标的】二十字微小说

●诈尸,证明自己还能战
●CP为帕拉德x檀黎斗,最后一题涉及RPS
●真的不来群里玩玩吗,群号605595272

01 Adventure(冒险)
   第一次冒险,是将你留在身边。
   第二次冒险,是不闻不问,允许你在背叛后归来。
   第三次冒险,是将我自己交给你,承受你的抛弃,以死亡消磨期待。
02 Angst(焦虑)
   幻梦的新游戏要上市了,这意味着檀黎斗接下来的日程将被各种各样的会议填满。
03 Crackfic(片段)
   不需要睡眠的Bugster也会赖床,听起来或许有些不可思议吧。
   但他依旧会耐心地把人叫醒,再被某个装睡的Bugster拉入今日第一个吻。
04 Crime(背德)
   少年柔软的身躯很适合抱在怀中,呻吟也透着甜糯,染上红晕的脸颊,蒙上水雾的眼,一起堕落。
05 Crossover(混合同人)【无限恐怖】
   “想明白生命的意义吗?你想真正的……活着吗?”
   电脑上突然跳出的对话框。
   选择是“No”。
   这是神的自信。
06 Death(死亡)
   你杀了我,而我是同谋。
07 Episode Related(剧情透露)
   多年以后,无人记得那场战斗,幻梦之名消散于历史,Bugster成为传说。至于那些印在唇边的吻,本就无人知晓,便放任埋没。
08 Fantasy(幻想)
   他没有将Bugster当做工具。
   他没有背叛我。
09 Fetish(恋物癖)
   帕拉德有一个旅行箱。
   但他从没有出去旅行。
   或许对于能够瞬移的Bugster来说,旅行的概念本就不存在。
   但只要是他喜欢的东西,檀黎斗便没有拒绝过。
   事实上那个箱子里装的只是破旧的游戏卡带和光盘。
   如果非要说有什么特别的,大概就是那些游戏的开发者都是檀黎斗,而且都是初版。
   只是檀黎斗本人或许都不清楚帕拉德的这个爱好,只偶尔好奇问过一次箱子里装的是什么,见他不愿意回答便也随他去了。
   那只箱子跟着他从住所转移到基地,直到那次来不及带走被卫生省没收。
   不过也不重要了,虽然当时收集了很久。
   既然连檀黎斗都决定放弃,这些物品自然应该丢掉。
10 First Time(第一次)
   从亲吻时便开始颤抖的身躯。
   附在少年白皙胸膛上青紫的痕迹。
   紧咬下唇也难以咽下的呻吟。
   无论再怎么温柔,进入的一刹还是逼出眼泪。
   破碎的话语,呼唤的是自己的名字。
   背德的占有。
11 Fluff(轻松)
   再喜欢追求刺激,偶尔也会想要那种平淡的日常吧。
   想在某个有着温暖阳光的午后,和他一起待在阳台上。
   淡金色的日光勾勒出他的轮廓,将微笑涂抹成暖色。
   一如既往自信的模样。
   计划与游戏,都暂且抛到一边吧。
   这时候便该走上前,给他一个如午后阳光般带着蜂蜜气息的吻。
   不过这只是想象罢了。
   平淡可不适合他们。
   还是背叛和杀戮更合拍。
12 Future Fic(未来)
   据说人死之后,会前往另一个世界。
   那么Bugster呢?
   当数据从这个世界消失,他们会前去哪里?会有属于他们的天堂吗?
   只是需要杀死人类才能诞生的他们,更应该前去的是地狱吧。
   而创造他们的自己,该背负多少罪孽呢?
   不如作为罪人,在地狱再见吧。
   于业火相拥,以爱意渎神。
13 Horror(惊悚)
   14岁的檀黎斗经常在推开房门时发现某个Bugster赖在自己的床上。
   只能说他已经习惯了。
   然而那天推开门的是檀正宗。
14 Humor(幽默)
   檀黎斗只是因为帕拉德是第一个Bugster才纵容他。
15 Hurt/Comfort(伤害/慰藉)【18集后】
   带着满身伤痕回到基地时,并未感到太多疼痛。
   或许从这个计划开始之时,便已然对痛感麻木。
   毕竟肉体的疼痛怎样也比不上灼烧心头的痛感,这就是背叛吗?
   也罢,是时候厌恶了,该让他离开了。
   窗外夜幕昏沉。
   帕拉德出现在基地中时正是夜半,黑暗中只有电脑屏幕发出幽幽的荧光。
   是在录入数据时睡着了吗?
   他总说不能理解自己对游戏的追求,然而自己也不是那么明白他近乎疯狂的执着。
   为什么要成为神,现在的一切已经足够证明你的才能了。
   明明是在互相利用,为何要关心对方呢?
   他走上前,指尖划过那人沉睡的脸,小心翼翼地避开伤痕。
   细碎的吻落在眼睑上,下一秒他便该惊醒了吧。
   或许是时候拥抱对方了。
16 Kinky(变态/怪癖)
   檀黎斗的穿着永远非常得体。
   一丝不苟的发型。
   搭配合适的西装与皮鞋。
   永远系到最上方的纽扣。
   严肃,禁欲,优雅。
   因此,没有人知道衣装包裹之下的躯体残留多少吻痕。
   让这样的人沉溺于情欲中,不是很有趣吗?
17 Parody(仿效)
   仿效人类的语言,模拟人类的表情。
   那么人类的情感,该如何模仿呢?
18 Poetry(诗歌/韵文)
   恃才放旷厌无能
   恣意轻狂难善身
   人世既无真意在
   不得成仁便成疯

   为怪非人自轻狂
   贪欢逐乐堪荒唐
   笑语晏晏背离日
   此生余路始炎凉
19 Romance(浪漫)
   浪漫并非适合他们的词汇。
   可能连温柔都不是。
   亲吻也如搏斗,唇为枪舌为剑,直到唇舌溢血,满口腥甜。
20 Sci-Fi(科幻)【星际迷航设定】
   据说幻梦号是星际联邦拥有的最大星舰之一。
   那么舰上的工作人员自然也代表了联盟顶尖的实力。
   尤其是作为檀黎斗,虽然是联邦最年轻的舰长,但不可否认,他也是联邦最优秀的舰长。
   毕竟是被认为拥有“神之才能”的人。
   大副,舵手,科学官,医疗官,通讯官,轮机长……
  幻梦号汇集了联邦最优秀敬业的人才。
   唯一不怎么正常的大约是领航员吧。
   比起广袤的宇宙,帕拉德先生似乎对他的舰长更感兴趣。
   拜托了,帕拉德,请停止对舰长动手动脚,好好看着雷达。
   我们可不想再因为偏离路线被长官指责了。
21 Smut(qing色)
   帕拉德推开卧房的门时,檀黎斗正好从浴室里出来。
   松垮的浴袍下隐隐露出的胸膛,顺畅的肌肉线条上依稀可以看见之前印下的吻痕,因水雾蒸腾微微泛红的皮肤,湿漉未擦干的发。
   他唇角勾起的笑。
22 Spiritual(心灵)
   你在意过他想的是什么吗?
   你无比熟悉他的身体,那么心灵呢?
   人类的笑容下,或许掩盖着哭泣。
   思绪多少百转千回,出口依旧平淡无奇。
   更何况他的情感已因过分的固执而崩坏。
   你不是介意他将你的同伴作为道具,那你想过触碰他的心灵吗?
   最先被当做道具的,是他自己。
23 Suspense(悬念)
   帕拉德对着空气呼唤了檀黎斗的名字,似乎在与他交谈。
24 Time Travel(时空旅行)
   想回到过去吗?
   想窥视未来吗?
   想要阻止你们的相遇吗?
   想将背叛遏止于未发生之时吗?
   溯流时光的话,你能对他下手吗?
25 Tragedy(悲剧)
   败者的结局就该是死去。
   不论那个败者是你还是我。
26 Western(西部风格)
   旷野上驻立的酒馆。
   收纳于腰侧皮质枪套中的手枪。
   推门时铃铛的响声。
   与灰黄昏暗环境格格不入的亮色。
   他的唇有尘土的味道。
   但微笑是亮的。
27 Gary Sue(大众情人(男性)
   檀黎斗。
   幻梦会社社长。
   三十岁。
   未婚。
   多金。
   英俊。
   彬彬有礼。
28 Mary Sue(大众情人(女性)
   在面试时摔倒在他面前的女孩,有着一张很好看的脸,不,不只是好看,应该说那是一张完美的脸。
   这是第几个突然出现的“完美”的女人了,这个时空未免太不正常了吧。
   霸道总裁爱上我的戏码,她们就玩不厌吗?
   只可惜本应身为男主角的某人,只在意他家Bugster的想法。
   既然他不喜欢你们,便抹消掉吧。
29 AU(Alternate Universe,平行宇宙剧情)【哨兵向导AU】
   “我知道S级向导数量稀少,但是绑架可不是什么好行为吧。”
   “是的,我拒绝接受政府指派的哨兵,还是说你们认为这种货色配得上我的才能?”
   “你说你就是S级哨兵?塔的测试制度大概需要改良了吧。”
   “想要强制链接吗?你尽可以试试。”
   “隐瞒已经链接的事?对呀,你们想怎么办呢?你这个所谓的S级哨兵,不也是脆弱到经受不起这么一点精神施压吗?”
   “帕拉德,你来得有点迟啊,我想瞬移消耗不了这么多时间吧。”
   “你问那个人?处理掉就好了,塔不敢提这件事的。”
   “那么,我们回家吧,帕拉德。”
30 OOC(Out of Character, 角色个性偏差)【18集】
   被帕拉德打到解除变身的檀黎斗委屈地哭了起来。
   CR有幸目睹了某个Bugster手足无措的场景。
31 OFC(Original Female Character, 原创女性角色)【子世代设定戳头像】
    在使用编年史穿梭时间时,檀黎斗注意到在某个世界他们有个女儿。
   继承了帕拉德的体能和他的智商。
   Bug与神的后代,应该是当之无愧的天才吧。
   那个女孩,有着无愧于绮罗之名的耀眼。
   但那只是某个世界罢了。
   他深知这不是他的未来。
32 OMC(Original Male Character, 原创男性角色)
   我是一名Bugster。
   和其他兄弟姐妹不一样,我长得和人类很像。
   而且除了体力稍微强一点,我和人类好像也没有什么区别。
   不过因为我和人类长得很像,我被幻梦的社长捡回去了,他说我可以当个观察对象什么的。
   所以现在我在幻梦上班,职位是程序员。
   怎么,Bugster就不能当程序员了?我要举报你歧视Bugster啊。
   我的心目中有一个偶像,他就是帕拉德大人。
   作为世界上第一个Bugster,帕拉德大人从颜值到战斗力都完美的挑不出毛病。
   好想成为像帕拉德大人一样强的Bugster啊。
   今天部长派我到社长家里送文件。
   说起来帕拉德大人是住在社长家的呢,真不愧是帕拉德大人,像我都是住员工宿舍的。
   不知道今天能不能遇见帕拉德大人。
   按门铃没有得到回应,门都快敲烂了也没人理我。
   社长和帕拉德大人都不在家吗?
   可是部长说了这份文件很重要,一定要送到啊。
   我选择了翻窗。
   别看我,我不是那些高级的Bugster,我不会瞬移的,翻窗省力多了。
   我顺利地撬开窗户进入了别墅,顺便感慨了一下社长是真的有钱。
   所以他应该不会介意我把窗子掰坏了吧?
   路过书房的时候,我听见了里面传来一些奇怪的声音。
   不会是有小偷进来了吧?
   不行,我不能就这样放任小偷肆意妄为!
  我推了推书房的门。
  啊咧,锁着吗?
  我用力推了推书房的门。
  希望社长不介意再修一扇门……
  不过这是为了阻止小偷嘛。
  我冲进了书房。
  那个,帕拉德大人,你把社长压桌上是想干嘛啊?
   如果要打架的话请带上我好吗?
   帕拉德大人你别打我啊。
   我是一名Bugster。
   我想我的死期到了。
33 UST(Unresolved Sexual Tension,未解决情欲)
   帕拉德吻上他的颈侧时,檀黎斗扔在床头的手机响了。
   抬起手指放在唇边对他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檀黎斗按下接听键。
   “好的,我知道了,我马上过去。”
   弯腰拾起扔在地上的外套,檀黎斗无视他幽怨的眼神,跨步走出了房门。
   万万没想到我最大的情敌是工作。
   要是能炸了幻梦就好了。
34 PWP(Plot, What Plot? 无剧情。在此狭义为“上床”)
   跨坐于腰上向后分开的双腿。
   扫过嘴唇殷红的舌尖。
   扯开领带修长的手指。
   紧实的腰身。
   优美的线条。
   恰到好处的腰腹肌肉。
   从额角滑落的汗。
   自唇齿溢出的呻吟。
   弥散于空气的淫糜。
   难耐的扭动换来更深的冲撞。
   占有这一切。
35 RPS(Real Person Slash, 真人同人)
   “帕拉德是檀黎斗独一无二的小恐龙呢。”
   “就算很危险,也像留在身边。”
   “你说翔真吗?”
   “别看角色是那样,其实他很乖的,大概像玩偶一样吧。”
   只是我很喜欢玩偶而已。

   算是个双黑群,帕檀和檀帕都可以来,不过一般脑洞可能偏帕檀
   不要问我最近为什么死了,没了社长以后我就失去了动力,好吧其实是因为论文写不完【瘫】
   各位对双黑感兴趣的客官就赏个脸加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