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的Blade归来了吗

左非
让死者有不朽的名,让生者有无尽的爱

【FGO||伯爵天草】到天明·②

●有FA记忆的天草和奇怪设定的伯爵
●我流迦勒底,咕哒君(立香)和咕哒子(立花)并存,并没有什么用的设定,只是为了写斗嘴x
●灵感来自那句“十夜九梦都有你,一夜无梦到天明”,但是脑洞完全跑偏
●太过啰嗦以至于完全看不出cp倾向,诸位将就着看吧……

   那人的指尖是冰凉的,不,应该说,他的一切都显得冰冷而尖锐,恰如深冬屋檐垂下的冰凌,透出一种泛着寒气的美丽,不知何时便会下落,割断某个路人的脖颈。但他偏偏被火焰围绕,那些带着不祥气息的黑炎如同它们的主人一般诡谲,在天草的脸侧、身后乃至头顶不断地炸裂开来,花火一般散落在黑暗中。这些漆黑的火焰,算是不要靠近的警告吗?但对方的手指却分明划过他的头发,灼去一缕素白的发丝,冰冷的指尖挟着滚烫的黑炎擦过脸颊,留下一道不轻不重的伤痕,重到血液自伤口溢出,在空气中晕染成腥甜,轻到魔力在下一刻便将伤痕填补,再无痕迹。
   天草四郎听见那人的嗤笑。
   “年轻的神父,我想,关于你擅自闯入我的领域这一件事,我们之间不存在什么误会吧。”他似乎刻意压低了声音,低哑如同呓语的嗓音透露着一丝不符合他苍白面孔的成熟,气息扑打在耳畔, 带来一阵轻微的瘙痒感。
   指腹刮走血液,他在对方的凝视下将那抹鲜红纳入舌尖,化作一丝微不可查的魔力混入周身的黑炎之中。
   这个动作似乎太过挑逗了,尤其是对于一位那般俊朗的先生而言。
   不可否认的是,这位先生的面容十分英俊,即使是被历史评价为“相貌俊美,举止高雅”的天草四郎也不得不承认,那种如同刀削斧凿般雕刻式的深邃轮廓与被精巧组合的五官,配合着他身上虽稍显阴郁却高贵的气质,足以构成每一个怀春少女梦中完美的情人形象——如果这位先生的表情不是那般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话。
   少年神父因自己不适时的想法稍稍红了脸,所幸此处着实昏暗,而且对方似乎也不甚在意自己的表情。
   真是太失礼了。
   他用一声轻咳掩过自己的失态。
   “这件事情解释起来可能有些复杂,先生。”他轻轻将手腕从对方手中抽出,整理好略显凌乱的祭袍,颔首行礼,然后小心地避开那些黑炎,后退了一步,“虽然很难相信,但我非有意闯入这里。”
   “我想这并不是一个良好的说辞,神父。”那人保持着笑意,瞳中的冷淡却不曾消减半分。
   “暂时相信我也没有坏处吧,先生。我想您应该也认同这里不是一个适合战斗的地方。”这里是他的空间吗?这样窄小逼仄的地方,怎么看都不适合他这般高贵的人,但他身上沉郁的气质却与这里阴森压抑的气氛不谋而合。
   他究竟经历了什么?那样完整,却又那样分裂。天草张开五指,十字架的链尾挂在小指上,在墨色的空气中划出一道浅浅的亮银色弧度。
   “那么,你也应该清楚,主动权在我这方吧。”玩味性地眯起鎏金的眸子,警觉却是真实的。
   “我无意冒犯。”礼貌地微笑着,天草在胸前划一个十字,颔首行礼,“天草四郎时贞,先生暂时将我当成一名普通的神父便可。”
   就这样将真名告诉对方,若是被御主知道的话,一定会被责备的吧。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也只有说出真实,才可以取得信任。
   “岩窟王。”
   姑且算是得到回应了吧?有些无奈地想着,天草抬起手,试图将十字架挂回胸口,才发现自己的指尖似乎渐渐透明。
   时间到了吗?看来与这位先生的际会,也只能到此为止了。
   他合上双眼。
   天草能感受到有火炎将他围绕,突然消失这种事肯定会引起那位先生的怀疑吧,虽然不能继续与这位自称“岩窟王”的先生交谈下去难免使他觉得有些遗憾,但这是最好的发展,就让他们的相遇成为偶然,让彼此成为记忆中的一段幻觉,直到岁月将最后的印记抹去,他们便不曾相遇。
   就让此刻,成为他们最后的交集。
   再睁眼时,阳光正从窗沿洒进,雪山将暖金的初阳映射成冷银,又跃过厚厚的玻璃,在地面投成半透明的影子。
   似乎比起平时起得有些迟了……天草四郎赤足踏上地面,向前迈步的同时魔力化作衣装,推开门时,已然挂上了得体的微笑,希望现在赶去餐厅的话,还能有幸品尝到卫宫先生准备的早餐。
   “早安,愿您今天也会有好心情。”
   他握着十字架,微微低头向在走廊偶遇的英灵致意,却还是有些在意那个梦境。不,那真的是梦吗?天草四郎无比确信这世上不会有那样的场所存在,即使天主不甚垂怜于这个世界,他也总是不吝于给所有的情景添上一丝希望,所以天草四郎将一切归于梦境,或许是自己舍弃的那部分阴暗的思想找上门来了呢,梦中的事物一切皆为可能,谁知道呢?但昨晚,那位先生,那位如此真实的人,他的话却让天草开始怀疑起自己的判断。
   是否真的存在那样黑暗的世界——被仇恨吞没,不存在救赎的世界。
   他就这样胡乱地思考着,推开了餐厅的门。
   “啊,天草先生,早安!”橙发的少女依旧元气满满,“昨天真的非常感谢,立香都告诉我了,要不是天草先生,他差点就没能打败那位影从者呢!”
   “你不许乱说啊,我怎么可能被打败!”少年的声音插入,藤丸立香挥了挥筷子,似乎在表达自己的不满,“只是因为一时大意啦,大意。”
   “可是你差点被那个影从者抓住是事实吧!”
   “你上次不也差点被奇美拉咬到!”
   “总比你直接被鬼魂吓到尖叫要好吧,胆小鬼!”
   “你还不是一看到翅刃虫就跑?”
   “女孩子对虫子有点生理性厌恶怎么了!”
   “看来两位御主之间的关系还是很好呢,但是再这样吵下去就又要被玛修小姐责备了哦。”有些无奈地微笑着,天草四郎咳嗽一声,稍稍提高音量打断他们的争执,“非常感谢您的赞扬,立花小姐。不过这不仅仅是我的功劳而已,同行的大家都在打败影从者这件事上出了不少力,我想立香先生待会儿也去和他们道个谢比较好,还有,感谢您的指挥,立香先生,我们能有那样出色的配合,都是因为御主的领导。”
   “不用向我道谢啊,天草先生。”两位年轻的御主这才意识到自己或许有些失态,立香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发,“应该是我向您道谢才是,我们还要去医生那里做个检查,暂时先告辞了。”
   “对了,天草先生最好快些去吃饭,卫宫妈妈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了哦!”少女抓起少年的手向门外跑去,被刻意拔高的音调却分明是为了让此刻身在厨房中的某位英灵听见。
   “立花,你再叫我妈妈就别想要饭后甜点了。”下一秒,系着围裙的红色弓兵从厨房中走出,将吐司和咖啡摆在桌上,“早安,天草先生。”
   “知道了,卫宫妈妈!”少女的声音伴着笑声从门口传来。
   “立花小姐,还是不要在走廊奔跑比较好哦。”拉开椅子坐下,天草带着笑容欣赏了这出时不时便在迦勒底上演的戏剧,“对了,御主。”
   “怎么了吗,天草先生?”立花探出头,对卫宫扮一个鬼脸。
   “你知道岩窟王吗?”
   如果那个人真的是英灵,是自己的同类的话,身为迦勒底御主的他们,或许会知道些什么。虽然他们可能再也不会见面,但他依然有些在意,那个人,会是真实的存在吗。不过他可能问错问题了,因为他看见两位御主难得一致地露出了同样的疑惑表情。
   “天草先生以前是对小说感兴趣的人吗?”立香附在立花耳边说,而少女回报给他一个痛苦的眼神。
   大概是“对不起虽然我是他的头号粉丝但我真的不清楚他为什么会突然对一本十九世纪的法国小说感兴趣可能是那六十年把他教坏了吧”的意思。
   “这……或许您可以问问安徒生先生,我想他或许会和这本书的作者比较熟悉……”立花迟疑地给出了自己的意见。
   书?作者?他不是在询问那位先生的事吗?难道那位先生是一个作家?真是很难想象那样的人会写出什么样的故事……
   “好了,立香,立花,医生还在等着你们去做检查呢,闲聊先结束吧。”卫宫端出最后一份煎鸡蛋,“还有,立花你今晚的甜点取消了,我说到做到。”
   “卫宫先生!”
    无视了少女的哀嚎,红色的弓兵再次转身走进厨房,开始收拾碗筷。
   虽然这么想有些失礼,但确实很像妈妈呢,卫宫先生。
   夹起一块煎蛋放入口中,不论品尝多少次都想赞美的口感。果然还是把那件事当成单纯的梦境比较好吗?还是说,按照御主的意见,去请教一下那位童话作家……
   他搅动着咖啡,盯着那杯褐色的液体形成的漩涡,有些出神。
   那位先生……

【FGO||伯爵天草】到天明·①

●有FA记忆的天草和奇怪设定的伯爵
●我流迦勒底,咕哒君(立香)和咕哒子(立花)并存,并没有什么用的设定,只是为了在后面写斗嘴x
●灵感来自那句“十夜九梦都有你,一夜无梦到天明”,但是脑洞完全跑偏【。】

   天草四郎发现自己最近的睡眠不甚安稳。
   或许是因为过于劳累吧,他暗自猜测着,但是英灵是不会有疲劳这种感觉的,只要供应的魔力充足,他们就可以无止境地生活,或者说战斗,下去,而在有着可以说是充沛魔力供应的迦勒底这种情况显然是不可能发生的。这样说来的话,身为英灵的他会感到疲惫的唯一原因就是,有什么在影响着他的思绪。
   那到底是什么,会带来那样的梦境?
   他可以肯定自己重未经历过那样茫茫的灰暗,在他短暂而曲折的人生里没有,于他后加的隐忍再轰烈的六十年也没有,而在他来到迦勒底之后,即使陪伴着御主走过了许多奇异的特异点,却也从未见过这样的地方——冰冷,黏稠,如同浸入零下二百摄氏度的液氮一般令人窒息。
   那是无法忍受的寂静,偶尔能听见极其微弱的海浪拍打崖壁的声音,却总是转瞬即逝,让人怀疑这是不是因为自己过于寂寞而产生的幻觉。在这种环境中,心跳与呼吸被无限放大,每一次跳动每一次吸气,都让他觉得自己的身体快要被撕裂,他开始听见血液在每一寸血管运行的声音。他低声念着《圣经》中的字句,那声音却如晚钟一般洪亮,直直地在狭隘的空间中炸裂开来,轰得他耳膜作痛。
   天草发誓他从未这样对黑暗深恶痛绝过,即使眼前尚有一点灯火,那种泼墨般的暗终究无法被如豆的油灯所拯救,只能放任其至足尖纠缠,沿着肌肤蜿蜒而上,最终没入天灵骨,化作更为冷彻的恶寒。
    背后是坚硬的石壁,身下是散发着霉菌气息的被单与床板,冰冷的触感自地面传来,这里的一切,一切,都是那样绝望。
   纵使他向来是心怀希望之人,也无法否认,这里只有绝望存在。
   这是他从未有过的感觉。
   在他被奸人出卖,被幕府军俘虏,被烈焰焚烧时,他只觉得这是宿命如此,虽抱憾归于天主怀抱,却也不虚短短十七年的生命,此刻死守此城者,来世永为朋友;在他的梦想功亏一篑,于最后时刻失去并肩作战的御主时,他更坚定了救赎“人类”的信念,或许是因为那过于强烈的执念,才使他换来了人世六十年的停留;在他被那位圣女驳倒,再次面向死亡时,他在赛米拉米斯的膝上反而寻得了宁静,若有其他的机会,再来吧,无论多少次,他始终坚信自己终能前往万事万物皆被温柔以待的世界。
   他从不曾感到绝望,但此刻,他却觉得自己只能以绝望来形容这个世界。
   于是他于夜半惊醒,结束了对英灵来说并不需要的睡眠,并发现自己的汗水浸透了睡衣纯白的布料,在枕巾上留下浅色的痕迹。他没来由地感到不安定,仿佛在未被邀请的情况下窥探了某人的内心一般。
   这一切都过于不寻常了。
   天草四郎明白,他可以向自己的御主寻求帮助,但那位少女对自己的关心甚至超过热情的界限,使他一时不愿再麻烦她。若让那位少女一时心急到动用令咒的程度就不好了,虽然令咒那庞大的魔力会使这般梦魇成为不值一提的把戏。
   所以,他选择忽视这个诡异的梦。
   只要不会影响出战就行了吧,他微笑着向同队的从者道了早安,低头整理自己的衣领掩过瞳中那一丝倦意,没事的,如果是那位少年御主的话,应该不会那样关注自己。
   天草四郎只是闭目祷告,若真的有这般世界存在,只期望有一天,那里也将阳光普照。
但今夜的梦是不同的。
   最初依旧是照常的死寂与黑暗。天草靠着烛火倚坐在墙边,手中紧握着的十字架硌得他掌心发疼。真是怪异,他明明身处于梦中,他也明知自己身处于梦中,但这种痛感却万分真实。他在心中默念耶和华的真言。耳畔心脏的鼓动声逐渐清晰,大约是到了半夜吧,在这片不见天日的封闭空间里,他只能依靠这种方式来判断时间。
   而现在,他分明听见了第二个人的心跳。
   于是他缓缓起身,向后拂了宽大的祭袍,一手掠过墙壁向前走去。他知道这片空间十分狭窄,在这场足够持久的噩梦中他掌握了这里过于乏味的一切。再走三步便是拐角,然后就可以触到那个硬挺的床铺,床铺的尽头是简单的置物柜,再往前的话……
   他的指尖碰到一片布料,那是一种柔软而顺滑的触感,猛然传来的灼烫使他急忙收回手,魔力在指尖缠绕,很快修复了那一小片被灼伤的肌肤。
   这是,麂皮绒?他在人间多停留的那六十年帮他迅速得出了答案。
   无论如何,这都是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东西,或者说,这都是昨晚为止不存在于这里的东西。是敌人吗?他后退一步,犹豫着是否应该用魔力凝聚出黑键,毕竟他不知道在这个“梦境”里魔力是怎样的存在,而冒然使用这种力量是否会带来什么不可预料的后果……
   但是他很快失去了思考的机会,下一秒,他被人拉住手腕向前拽倒,只堪堪在扑入那人怀中之前用另一只手撑住地面,才让自己没有过于狼狈。
   他抬头,撞进一双如猛兽般的眸,那对金色的瞳孔失却阳光的温度,只泛着一阵有如此地般透彻的寒意,眼侧盘亘的黑炎似乎正是烧伤自己的元凶,它们照亮了这片狭小的空间,却又吝啬地将亮度控制在昏暗与清晰之间,灼烫,也没有温度。
   “没想到这样的牢狱也会有访客啊。”那人开口,抬手以同样的黑炎贴近他的后背,嘴角却分明勾起一抹微笑,“那么,有何贵干呢,尊敬的神父大人?”
   看来自己确实是闯入了某人的地盘啊。天草暗暗调动魔力凝集于后背,那人微微阖起双眼,似乎正不屑于他的行为。是魔术师吗?不,这种程度的力量,对方也是英灵吗?
   究竟是什么样的经历,才会让他有着那样恣意却冷漠的笑?
   “这位先生,”他开口,少年温润的声线被石壁吞没,“我想,我们之间有些误会。”

观众老爷们求求你们看看这个小料吧😭

上海怎么这么热:

一个突如其来的业余小料,挣扎一下可能会变成付个邮费就送到你家的无料,一共只有四个人轮流干活,非常艰辛(抹眼泪)


主催: @木桃  @上海怎么这么热 

执笔: @木桃  @伊野尾沫  @今日的Blade归来了吗 

校对: @木桃  @上海怎么这么热 

排版: @上海怎么这么热 


收录了5个帕檀短篇,HE BE AU 原著向应有尽有,字数爆的差点逼疯排版

骑马钉装钉,页数40p↑↓,字数2w左右


我是试阅


印调烦请评论(逃走)

尘曦·①

明明什么都没写,非说有敏感词
错了一个很重要的字,BGM是《你曾这样问过》
看不了图的走评论

论沉迷FGO与地球毁灭之间的必然联系

假面骑士EX-Aid人物判词

●别和我谈韵律,我已经要疯啦——
●含结局推测,有空可能会写个解析
●想印无料啊,有没有画手一起来搞事

宝生永梦
愿为歃血浇世冷
奈何歧路难为盟
春来日暖花尽放
残梅并作雨吹风

镜飞彩
莲子含心心作苦
杏林济世世为污
寒芒自执柳叶刃
且问荆棘可斩除

花家大我
夜阑风卷落残花
黄尘加身难饮茶
愁思往事成片语
只道浪子本无家

九条贵利矢
戏言作面痛作魂
半句笑谈半句真
曲终人散帷幕落
愿邀来世续前尘

帕拉德
为怪非人自轻狂
贪欢逐乐堪荒唐
笑语晏晏背离日
此生余路始炎凉

檀黎斗
恃才放旷厌无能
恣意轻狂难善身
人世既无真意在
不得成仁便成疯

   算是个双黑群,帕檀和檀帕都可以来,不过一般脑洞可能偏帕檀
   不要问我最近为什么死了,没了社长以后我就失去了动力,好吧其实是因为论文写不完【瘫】
   各位对双黑感兴趣的客官就赏个脸加一下吧

量产型石墨使用说明书

●本产品纯属扯淡
●微量提及帕拉德x檀黎斗,雷者自行跳过最后一条Q&A
●最想要一只石墨的是我

恭喜您,您已经成功拥有了古拉法德(Graphite)。为了使该产品正确发挥最大效用并充分保障您的安全,请您在使用前务必仔细阅读以下条款。
特别提示:若因未仔细阅读并按照本手册操作引发事故,或者对您的古拉法德产生不良后果,本公司概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若您对此条款有异议,请于工作日8:00至21:00联系幻梦会社客服,联系电话:XXXXXXXX
【技术参数】
名称:古拉法德/Graphite
性别:男
种族:Bugster
外表年龄:25岁左右
身高:178厘米
身份:Bugster战斗部门队长
制造日期:20XX年XX月XX日
制造商:幻梦会社
有效日期:无限
特别提示:如果在您购买古拉法德时未在CR进行登记或使其超出允许的活动范围,可能会导致其与CR工作人员发生争端并出现受伤、消失或死亡等情况,请保持冷静,不要与CR工作人员发生争执,并尽快与幻梦会社客服取得联系。若超出您的处理能力,请您在第一时间迅速逃命!
【配件】
标准配置:服饰一套(包含衬衫、外套、长裤,请自备内衣以供使用),刻有编号的铭牌一个
可选配置:特殊服饰一套(包含帽衫及长裤),Giri Giri Chambara卡带一份(仅有娱乐功能),Chambara Gama机器人一个(仅有娱乐功能)
除标准配置外,可选配置可自行购买,可选配置中Giri Giri Chambara卡带及Chambara Gama机器人需凭铭牌及编号购买,且每个编号只可购买一次,您可通过预定获得可选配置,或在日后另行购买。若您购买了多个Giri Giri Chambara卡带及Chambara Gama机器人,可能会造成古拉法德亢奋并极富战斗欲等情况,因此类产生的损失不在售后三包服务范围内,本公司有权拒绝履行赔偿义务。
当您收到古拉法德时,请根据装箱清单核对配件是否完整,若有破损或者缺少,可拒收或者凭发票在购买之日起7日内更换。若本产品配置有更改,请以装箱清单为准,恕不另行通知。
【激活操作方法】
请先根据开机指示运行Graphite.exe安装包,确认程序安装完毕后,按照以下序列激活您的古拉法德:
(1)请刮开售后保修卡末页的涂层,输入铭牌编号及九位密钥首次启动您的古拉法德
(2)当您的古拉法德睁开眼睛并询问当前状况时,表示您已激活成功。
警告:如果以上操作步骤出现颠倒,可能会产生无法激活或者其他不良后果,请您严格按照本规定顺序执行!请保证激活时您的古拉法德衣着完整,否则您的古拉法德可能因为羞愧而对您留下糟糕的印象。
【进食】
您的古拉法德是本公司最新一代的高科技生化产品,理论上Bugster无需进食,但若古拉法德对食物表现出兴趣,您的日常饮食也可以满足他的需求
实验表明甜食能为古拉法德带来更多的好感。
【其他需求】
您的古拉法德对其余Bugster有一定基础好感,并称呼其为“同伴”。但请不要让您的古拉法德随意接触非幻梦会社出品Bugster,因此行为产生的后果本公司概不负责。
【模式设置】
本公司的该产品预置三种模式:
(1)常态模式:该模式为出厂预设模式,在此模式下您的古拉法德将表现出一定程度的好斗,但不会造成破坏,用户无需担心
(2)休闲模式:当周围环境和平稳定时,您的古拉法德将进入休闲模式,该模式下的古拉法德将激活生活技能。处于休闲模式下的古拉法德将是良好的厨师及管家,可为您提供卫生清扫,烹饪,办公杂物处理等服务。实验表明古拉法德也是照看儿童的专家,若有此需求,您可放心地把孩子交给他。
(3)战斗模式:(警告:为保证用户及社会安全,量产型古拉法德的威力已被大幅削减,但仍可对未经受训练的普通人及周围环境造成破坏,因此本公司不建议用户开启该模式。)该模式需由可选配置Giri Giri Chambara卡带激活。激活后您的古拉法德的武力值将大幅上升,并有概率转化为Bugster外形,若有该状况发生,请用户尽快联系幻梦会社应急小组进行处理,小组电话为:XXXXXXX。
注意:常态模式和休闲模式下,古拉法德也有一定可能转化为Bugster外形,此时外形为绿色,用户无需担心,一段时间后会自动切回人类形态。若外形呈现黑色,请保障自身安全并尽快应急小组取得联系。
【操作事项】
您的古拉法德是新开发的可声控式产品,界面友好易于操作,请使用标准日语或者英语交流。如果您使用奇怪的方言,您的古拉法德将无法与您沟通。其他语言正在开发中。
您的古拉法德目前已开发的用途:
(1)贴身护卫:所有模式下,古拉法德均具有超越常人的武力值,在面对危难状况时可以最大程度保障您的安全。若您正在进行格斗、柔术、空手道、跆拳道等方面的训练,古拉法德也会是一个很好的陪练。
(2)私人管家:休闲模式下的古拉法德拥有高超的生活技巧,他会是您在居家生活中的良好帮手,采购、做饭、清洁等杂物均可一手包办,堪称万能的管家。研究表明,休闲模式下,若您对古拉法德做的饭菜给予肯定,可大幅提高古拉法德对您的好感度。
(3)模拟恋人:开启该功能后,古拉法德可作为用户的模拟恋人存在。古拉法德是一款高颜值产品,强大的武力值可以为用户提供安全感,高超的生活技能保证了他作为恋人的体贴。选择古拉法德作为模拟恋人是一种良好的体验。(开启此功能需安装幻梦提供的对应模式插件,插件可在实体店或幻梦会社官网购买,若您从不正规渠道获得插件,本公司对此行为产生的不良后果不承担法律责任)。
……
更多产品用途,期待您的开发!
警告:请勿使用古拉法德从事任何违法活动,一经发现幻梦将联系警方严格查处。
【兼容性】
在实验阶段,本产品展现出了良好的兼容性。
一般情况下,古拉法德对人类有较好的兼容性,且对其余Bugster有一定基础好感。
初次激活时,古拉法德可能对您表现出一定的警觉性并拒绝您的靠近,此类行为均属于正常状况,请耐心安抚他,大约15分钟后抗拒症状就会消失。
警告:实验表明古拉法德对穿着白大褂的人员表现出一定的攻击性,虽然不会袭击穿着白大褂的用户,但该种行为可能导致古拉法德对您的好感度下降。
【常见问题】
Q:我的古拉法德总是发呆,不爱活动且自理能力极低该如何处理?
A:请确认您是否使用正确方法激活古拉法德,若已确认为正确方法,请回想最近古拉法德是否接触CR工作人员/医生/一切穿着白大褂的人物,若有接触,请等待一段时间(一天到一星期不等),症状会自行消失,若没有接触或该症状长时间不消失,请联系幻梦客服,我们将尽快派人上门维修
Q:为什么当我回家总是发现古拉法德莫名消失,过一段时间又会出现?
A:请注意您家附近是否有其他购置了Bugster系列产品的用户,若有请尽量与他取得联系,古拉法德将其余Bugster视作同伴,并试图向他们传递自己的理念,因此您的古拉法德很可能出现在他家。若失踪时间超过24小时,请通知警方并与幻梦客服取得联系,我们将尽最大努力通过铭牌标号追踪您的古拉法德的去向。
Q:为什么我买的食材会凭空消失一些,或者全部失踪?
A:请检查您家厨房的冰箱及垃圾桶,您的古拉法德可能正在磨炼他的厨艺。您可以装作不经意提起他最近是否又学会了新的菜式,古拉法德会很高兴和您分享,并且该举动将大幅提高古拉法德对您的好感。
Q:我可以购置多个古拉法德吗?
A:不可以,在购置古拉法德时,我们将登记您的身份信息和对应铭牌编号,一户家庭只能拥有一个古拉法德。
Q:我暂时不需要使用古拉法德了,请问我该怎么办?
A:古拉法德拥有极强的生活自理能力,不需要您的照顾也可维持自身生活。若古拉法德会影响您的工作生活,您可以选择暂时将其寄养在幻梦会社提供的基地中或联系技术人员使其进入休眠状态。
Q:为什么我的古拉法德身高超过描述,喜欢往自己身上挂数据线并且一直玩着一个奇怪的游戏机无视我的存在?
A:很抱歉,您的古拉法德很可能还未发货,若出现此种状况,请第一时间联系幻梦应急客服,我们将尽快与社长取得联系并将他带走,除他要求进食等情况外,请用户不要随意与他接触,若因此产生心理问题,幻梦会社概不负责。